首页  »  另类小说  »  【网球对决】【作者:foxaiwo】
字数:140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背景:80年代的日本,社会上依然有强烈「男尊女卑」的传统观念。
  但是这个时代,得益于社会的发展,物质的丰富,女孩子在饮食和教育上得到和男生相同的待遇,也导致了她们在体能和智力上长足的提高,不断缩短和男生的差距;不论在学校还是在社会上,越来越多的女性表现出不弱于男性的竞争力。

  特别在学校里,年轻少男少女思想还比较单纯,拥有天生优越感的男生如果败给女生,会产生极大的屈辱感。

  而女孩子们,由于生活在男尊女卑的社会,不断被灌输「女人比不过男人」的观念,导致很多产生了强烈的逆反心理,当发现某种对抗中女性获得优势时,她们会感到十分兴奋,并毫不容情地嘲讽叱责失败的男生。

  故事讲述人:薮平

  高中的时候,我属于网球部。

  也有和女社员在练习比赛中对战的机会,但我都尽量回避。

  参加社团活动的人应该会明白,输给女生是非常严重的事,对男生来说,如果背负了「输给了女孩子」的污名,将连社团活动也没脸继续参加。

  当我一年级的时候,在社团内的练习比赛中,我亲眼目睹了与顺子前辈对战的圭一郎前辈被打败的过程。

  圭一郎前辈是三年级学长,顺子前辈则是二年级的学姐。

  第一局拥有先手发球权的圭一郎前辈,他不擅长的反手弱点被女性对手精心针对,最后轻易地输了这一局。

  圭一郎前辈满脸通红地在球场上跑来跑去,随着比赛的结束,在最终比分6- 2定格的瞬间,他的脸陡然变得苍白。

  比赛刚结束,顺子前辈就非常积极地跑到球网中央,等待握手,美丽的脸上带着会心的微笑;

  相对的,圭一郎前辈则无精打采地低着头,拖拉着脚步,仿佛很难动弹的样子,慢慢挪过去。

  按照部内的规定,输给女生的圭一郎前辈,下星期一必须理光头。

  从那以后,我听说圭一郎学长变得沉默寡言,见到女孩子就忍不住低头脸红,再也没有和社团的女生说过话了。

  我很怕变成圭一郎前辈这样。

  持有「在部内必须保持地位的心」,在1年、2年级的时候,在部内的比赛中遇到了3次左右和女孩子对战的机会,我都全力以赴,最终取得胜利。

  在大家面前,超级认真地赢得了胜利,圭一郎前辈的事给我留下的印象也逐渐淡化了,内心中树立起「战胜女人是理所当然的」的想法。

  到了3年级,那个时刻终于到来了。

  是某个星期天的事。这一天是男子大会的个人赛日,因为日程的关系,那天没有比赛的男子在赛场外的训练基地自由练习,女子则和附近的女校学生一起合练。

  我偷偷观察,我一直很有好感的那名网球部的可爱后辈,正穿着贴身的运动服,认真的参与合练。

  对了,据说合练的女校,她们的主将在全国大会可是取得优胜的成绩呢我脱去了外套,看了下四周,包括我在内,网球部的男生大概有几名左右。

  不远处,女子学校拳击部和田径部的女学生们也在训练,并且她们还邀请了同样在训练的相同项目的男生们一起练习。

  过了一会儿,女校网球部的主将就主动过来打招呼了她的名字叫做惠子。
  惠子:「想和男生比赛看看呢。」

  我们几个男生本能地觉得不妙,周围可是有不少女孩子啊在这么多女孩子面前,被女生打败可就麻烦了……

  而且,惠子可是在全国大会都拿到第一啊我们正想退缩的时候,惠子很干脆地靠过来请愿「请与我比赛,拜托了!」

  说是请求,却带着不容置酌的逼迫意味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很认真地注视着我仿佛在说:被女孩子挑战而逃跑,这可不是男人哦你害怕输给一个女孩吗?
  没有退路了。

  由谁下场呢?我们男生们最终商量的结果,果然,是我。

  因为那天的其他男生都是后辈,只有我是三年级的前辈,而且我也确实是所有人里最厉害的。

  惠的身高只有155厘米,外表看上去很娇嫩,皮肤雪白,很稚气的长相,看上去就像个初中生。

  有着黑漆漆的瞳孔,是名非常可爱的女孩子。

  她的个子虽然不高,但是身材比例匀称,迷你裙下,是一双雪白圆润的美腿唯一不匀称的,可能是她的胸部吧也许她的胸部实际体积只是一般,但是配上她不高的个子和匀称的身躯,就显得非常的丰满了这么可爱又苗条的姑娘,不可能比男人打出更强力的球吧虽说是高中校际比赛冠军,但那也只是「女子网球」层次的冠军让她见识下「男子的网球」就行了!像这样给自己打气。

  总之,我振作精神,决定全力以赴去对待。

  自己喜欢的后辈也在旁边看着呢!

  如果在这里展现出帅气的一面话,后辈也许也会喜欢上自己……

  比赛开始了。裁判是我校的女社员。

  其他女社员也穿上外套,在周围观看。

  第一局由惠子先发球。

  她的发球和接球比想象的要轻,毕竟是女孩子吧,我能还打回去,问题不大。
  [ 这样啊,不是用高速的重击球取得胜利的类型,而是靠技巧,在连续的对峙中,等待对方的失误的类型吧。那我就用男子的力量压倒你!].做了这个决定后,下一球我用力回击过去,结果出界了。

  接下来几个回合也一样,每次我觉得找到机会,重重回击,结果球几乎都出界了这一局的分数,还是被抢走了。

  薮平0-1惠子

  「还没完!我还没热身开来!」我觉得丢脸了,就对惠子逞强地说。

  第二局是我的发球局。凭借灌注力量发球,我赢下了这一局

  薮平1-1惠子

  这局的胜利给了我勇气

  「这样就赢了呀,」我对惠子说,「归根结底也就是」女子网球「的程度嘛」
  我应该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了,明显感觉到,惠子的表情改变了。。

  第三局,惠子的球速依然不快,我却无法击败她。

  无论是正打还是反打,球都会被接回来很快地,我接二连三地失误,这局分数被抢走了。

  薮平1-2惠子

  之后,也都像这样第四局,即使我用劲全力的高速超重发球,也会被反击回来。

  发球被接回来后,又进入相持阶段

  这时候我如果出现失误就会被抢到分数

  发球不能得分,就很可能输掉一回合的想法,给了我很大压力

  终于连擅长的发球局都输掉了

  薮平1-3惠子

  「喂喂喂。这样下去会输给女孩子的。].。

  从那时起,我就知道自己的脸开始发白了。「难道女子的网球这么强?
  我的网球水平还比不上这个女孩子吗?

  在这么多人围观下,展露出被女孩子打败的可悲身影吗?].之后,我失去冷静,失去集中力,在小惠高超的技术下,我左支右绌,场面呈现一面倒的姿态。。
  小惠露出了从容的笑容,不急不缓地来回左右击球,诱使我、等待我失误,并且保持着这个战略,似乎想用最可靠的方法来干掉我。

  虽然知道了她的想法,但是无论将球打到哪里,都会被她打回来,所以我毫无办法现在回想起来,实力的差距是明显的。

  「已经不行了。这样下去会被女孩子打败的。这可怎么办啊。没有办法了啊,真想从这里逃出去……但是无处可逃」 .

  惠子一发扣球得分

  她挥拍的时候,迷你裙扬起,我看见了白色的胖次。

  「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一边大方地展示着内裤,一边毫不留情地将男性打败。」
  我心中突然胡思乱想起来

  而且我还明白了自己学校的女社员们,并没有支持我,反而支持外校的惠子。
  每当惠子得分时,女社员们就欢呼「耶~ 」

  年轻女孩子的娇笑声,带着色情的味道,刺穿了我的心。

  似乎被场地周围的女生们侵犯了。

  我们学校的女社员也在分享着「打败男人的快感」吗?

  我还看到,所喜欢的后辈女生也一脸有趣的表情,十分愉悦地对同伴说「你看啊~ 男生要加油哦……」。

  薮平1- 4惠子。

  薮平1- 5惠子。

  薮平1- 6惠子。

  我的体能也不断地流失,到最后已经完全没有反手的余力了。

  惠子很随意地击打着球,而我由于疲倦已经失去了大半的思考能力只能在「不能输给女生」的思想下,凭着一口气在场上来回奔跑。

  社团的后辈女生拿摄像机都拍了下来

  我一直坚持到比赛结束的强大意志力,并没有挽回一点男生的尊严

  反而更显得屈辱

  球场上,穿着迷你裙的可爱女生,用雪白的胳膊挥舞着球拍,短袖衬衫紧紧包裹着的饱满胸脯,十分色情地摇晃着她把球击打到左边,我就得拼命地跑到左边,好不容易将球回击过去;

  她又很轻松地将球还打到右边

  我不得不大喘着气,又往右边跑几次后,我终于一个踉跄,摔了出去,由于惯性在场地上「咕咚咕咚」地滚了好远浑身沾满泥巴,半天爬不起来充当裁判的社团女生,一点不在意我的凄惨模样,大声地报数:「惠子得分!」

  周围的女生们又是大声欢呼起来,期间还夹杂着对我的嘲笑一直支持我的男子社员们,则都沮丧地低下头,默不作声惠子:「怎么啦,薮平学长?比赛还没有结束,快点起来!还是说,你要向我认输吗?」

  受到惠子的讥讽,我又咬牙站了起来,继续比赛继续在众人的围观下,被戏弄

  被小我一届的后辈女生残忍地戏弄

  被矮我一个头的可爱女孩子,摧毁了身为男性的全部尊严

  比赛终于无可奈何地结束了。

  摇摇晃晃地走回来,我浑身大汗,满身是泥巴尘土,被女孩子在球场上欺负的屈辱感,沮丧得令我几乎连保持站立都十分勉强了我拼命地控制住自己的情感,但是眼泪还是不由自主地流下来惠子一定清楚地看到了我半哭泣的表情,但她还是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走过来了。

  她伸出白嫩的胳膊,很礼貌地要和我握手,嘴上却毫不容情地羞辱我:「我弄哭你了吗,学长?

  可是你太弱了呀,就这样凄惨地输给一个女生,大家可都看着呢~ 男子网球,也没什么大不了嘛~ 「

  惠子柔软的小手,富有侵略性地握住了我手,脸上露出了小恶魔般的微笑,她安慰我:「不过学长,其实你很不错了哦~ 上次和我交手的男生,比赛结束后,居然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真是太可笑了啦……

  他还是个留级生,屈辱地输给一个小他两岁的女孩子,还在众人面前崩溃大哭这个孩子以后的人生,恐怕很长时间都要陷入黑暗中吧,嘻嘻~ 「。

  在那天的男生中,确实我是最强的换其他几个男社员来,恐怕是一样的下场吧在惠子的挖苦中,我羞愧得说不出话来;

  但是股间,却开始微微隆起。

  害怕被女孩子发现自己居然产生了冲动,我慌忙和几个男生一起,也不练习了,在周围女孩子们的嘲笑声中,匆匆逃跑

  后来的一段很长的时间里,我尽量调节自己,慢慢摆脱惠子给我留下的阴影。
  上了大学之后,算是逐渐恢复了不少。

  我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女孩子天生就比男生发育的快,所以在初中,高中的时候,还在青少年阶段,男生在运动上输给女孩子,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我故意回避掉,当年惠子体格可完全不如我)

  当男女都成年后,男性在体能上的优势就会体现出来「是的,就是这样,相同条件下,男人是不可能输给女性的!」

  我这么告诉自己,可是当年被女生羞辱的快感,又是怎么回事呢?

  在大学里,我积极地参加一些活动羽毛球,乒乓球比赛这些,都有和女孩子交过手,也都输过但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也没有围观的人的大呼小叫虽说是男对女,但我作为羽球桌球的新手,面对有经验的女性,就算输了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条件不对等和当年在高中社团活动时,和惠子的网球对决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我是网球社员,惠子也是;我甚至比惠子还多练习了一年,也更加高大强壮条件不但对等,甚至我还有很大优势,所以当年被打败时,有那样强烈的屈辱感。

  我还是加入了网球社团。

  我所在的大学,网球社团没几个人,更别说女生;隔壁A大学的体育会网球部的活动反倒很盛行,所以我直接加入了他们的网球社团;而且社团里有很多有经验的女生呢。

  但是,我一个都不认识。

  我经常去A大学,和他们社团的男生打球,但因为没有女性熟人,所以只能从远处看她们的练习了。

  远远看着,感觉是软绵绵的球啊!

  但是让我下场去交手,我还是不太自信;

  脑海中又浮现出,高中时候的惠子小姐,她击打的球也是软绵绵的,但最后是我被追得团团转,被逼得不可开交,最后屈辱地输掉了比赛结果三年过去了,A大学网球社的女生,我还是一个熟识的都没有,最多几个点头之交。

  因为我不敢和女生交手,甚至因为怕被要求切磋,而不敢和她们说话其实很矛盾。我一直用理智告诉自己,女生没那么可怕,自己也经常拼命练习了,在社团里基本是最强的男生也许,我害怕的不是输,而是不想承认在屈辱下产生快感的自己吧

  我大学3年级的时候,A大学的体育部的1年级,来了名非常强的女子新生。
  名字叫K子,身高165厘米,是个有点丰腴的美人。

  在网球比赛中,她的表现非常突出,一看就知道是特别的。

  我一下就成了她粉丝,很想接近她,和她说话那么,就通过网球来制造和她接触的机会?

  这无疑是最可行的方法,但我又犹豫了

  还是因为惠子当年给我留下的心理阴影

  虽然已经告诉自己,成年后的自己,在自己擅长的项目上,不会再输给女生了但我还是忍不住设想,其实男性并没有想象中的强大?

  真的和K子交手,会不会是悲惨的失败方式呢?围绕着这种胡思乱想。时间逐渐过去了又因为我毕竟不是A大学的学生,结果到最后只是从远处眺望着她的表演,一直憧憬着她。

  机会意外地出现了。

  每年9月左右,A大学的社团,会举办单打淘汰赛,同好会所属的成员可以自由参加。

  虽然要缴纳参加费,但名列前茅的获胜者,好像是有丰富奖品似的,算是正式的大会。

  体育生不会参加这种比赛,最多做做裁判等幕后活动所以业务爱好者也可以参加,说不定运气好,混到比较高的排名呢?

  毕竟是淘汰赛,如果大半赛程能一直遇到弱小的对手,取得好名次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对像我们这样的社团选手来说,是一场愉快的比赛。

  然而,从今年开始,女性也可以参加了。

  而且如果是女生的话,体育生也是可以参加的。

  我心里怦怦直跳。

  居然能和女生在大学内的正式比赛中对战!

  这次我没有逃避,没有退出。也许能遇到K子呢?

  随着大会的临近,我感到有些不安。

  说不定K子小姐不会去报名。

  或者,其他体育系的女生,应该也很强吧又或者,根据抽签的不同,在和女生碰上之前。

  可能会输给其他男人。

  看来,还是很难遇上K子小姐啊在大会的一周前,我去了比赛组委会资讯一些事项;

  顺便,我看一下登记表。

  在那里发现K子小姐的名字的时候。

  心脏跳动起来

  总共有50名左右参加者,只有一名女生,就是K子小姐我鼓起勇气请求:第一回合让我和K子小姐对战吧!

  听我这么说,负责人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但他欣然答应了。

  其实,在和女生对战中退缩的男人比较多,谁都不愿意,不好安排赛程;
  像我这样反而主动求战的,负责人马上给我开了特例

  大会当天是晴朗的天空舒畅的早晨。

  早上8:30开始开幕式。

  我和K子小姐的比赛从10点开始。

  到了指定的场地,K子已经来了。

  今天K子小姐没有穿她平时练习用的朴素的运动服,

  而是打扮得非常抢眼

  她上身穿着一件粉色的运动背心,站立的时候,露出可爱的肚脐眼,和白嫩的小肚子弯腰持拍的时候,就露出胸口深深的乳沟(必须强调,一开始确实让我分心了,但是在正式比赛中并没有影响到我,又不是漫画,我也不是色中饿鬼)
  下半身则是粉色的迷你裙,跑动时候飞扬起来,衬托她雪白的大腿愈发的修长匀称。

  K子小姐属于天生皮肤白嫩的,虽然经常运动晒太阳,但这只是令她的肤色带上一种健康的红彤。

  哇,多么漂亮的女人啊。

  我知道她身材不错,但以前看到的都是穿着朴素的她,没想到原来她身材这么好她把头发扎在后面。精致的小脸在近处看也很可爱。

  可能因为是比赛吧,女孩子终究还是爱风光的,K子小姐有实力,有样貌,所以今天刻意趁着机会,展示自己。

  「请多关照。」

  我们互相打招呼。

  因为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所以想和她多说几句话……

  但是,K子小姐好像想快点进行比赛的样子。

  K子小姐在校园内很有名,正要开始比赛的时候,球场周围就来了很多人。
  人潮聚集起来,变得嘈杂。但K子小姐很明显不在意这一点,专注于比赛。
  看到K子小姐认真的表情,我也打点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

  我可不能输啊,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赢了这一场,就能解除惠子给我种下的阴影。

  还能展现我男子气概的一面,给K子小姐看,女性,毕竟还是喜欢更强大的男性吧我在A大学的网球社团也算小有名气,甚至是本次比赛的夺冠热门在这么多人面前,和K子小姐对决,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已经代表了男性的脸面

  比赛从我的发球开始。

  然后我就发现,只有亲身体验,才知道K子小姐有多么厉害。

  我在脑海里不断的回忆,到现在为止,和我交过手的所有人,包括男性对手,甚至包括男性的体育生,有出现过和K子小姐一样强的对手吗?

  没有。

  只是短短一瞬,已经足够我把这几年的对手都过了一遍虽然是女性,但K子小姐无疑是我遇到过的最强对手。仅仅几个回合,我就得出了这个判断从K子小姐那优雅的身姿中,涌现出来完全不相称的力量,她的回击球,就跟扣球一样快这一球,跟不上了!

  即使追上也来不及了。

  完蛋了。

  我的脑袋里浮现出这几段话。

  「K子小姐得点!」裁判大声宣布「嗯。果然很厉害啊。] 一转眼就1- 0了,会输掉的吧。

  很快,我输掉了第一局,以「LoveGame」的形式。(即一局比赛中一分未得)

  「K子小姐第一局获胜,1- 0领先!」

  充当裁判的体育系女生大声地报送赛果。

  裁判小姐的公告,让我再一次被迫承认了当下的状况:我在一场正式认真的比赛中,以男性的身份,先一局输给给了我的女性对手。

  接下来的第二局、第三局,连续两场,K子小姐又是以「LoveGame」的形式,轻而易举地夺得比分到目前为止的比赛,丝毫没有什么激烈的场景,甚至连「比试」都算不上吧在周围一群人的注视下,在这些观众的眼里,仅仅看到的是我被女生单方面地侵犯、欺负的男性身姿。

  简直就是「毫不留情」的感觉。

  观众们似乎被男人这样单方面输给女生的情景吓了一跳,齐齐发出了惊呼声。
  感觉围观的男人们好像在同情我一样。

  但是女孩子们似乎是K子小姐的应援,一个个发出兴奋的欢呼声。

  K子小姐的发球也是超一流的,能将球用很高的速度切实地打在对角线上。
  因为她几乎每次发球都能做到这种程度,所以我基本上完全无法接到她的发球。

  即使偶尔几次,总算是将球接了回去,她却已经逼到了网前,轻易地用扣球给我致命一击。

  「嗯。好厉害啊。怎么也敌不过啊。].她用可爱而漂亮的姿势将球击打回来,像是突刺一样飞速。

  我无能为力,只是徒劳地站在场上。

  [ 对于自己的网球实力,还是有着自信的;但是现在,充满自信的「男人的网球」,被这个可爱的1年级女孩子轻易地摧毁了……].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女孩子捉弄。].或许回去后,会觉得很不甘心吧但是现在的比赛中,连不甘心的想法都浮不起来,因为差距实在太大了。

  虽然K子小姐是女性,而我是男性,而且是发育完全、身高超过180厘米的成年男性。

  虽然我也很努力地在练习网球了,这是我的爱好,从初中到现在快7年了,而K子小姐,据说高二的时候才决定往网球发展,至今只有两年的球龄。

  但是,无论是网球的技巧还是充沛的活力,身为后辈女性的K子小姐,都比我强出太多太多。

  还是没能得分,转眼间就变成了5- 0。

  或许是因为在换场休息时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她的表情变得柔和了。

  看到铁丝网外给她应援的女孩子们,她还对她们比出「V」的手势。

  K子小姐弯下腰整理头发,重新系上鞋带。

  因为单膝重新打结,所以从粉红色的迷你裙下面,白色耀眼的小内裤从我的角度看得一清二楚。

  被女性侵犯,被女性欺虐的焦躁感,和因为耻辱而产生的兴奋感同时达到了顶点。

  又一次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上,被女性轻易地击败,我感到十分沮丧和羞愧
  而且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

  但同时,胯下抑制不住的兴奋感,一浪又一浪地来袭。

  就是这种兴奋感,支撑着我完成了比赛在我的短裤里,特意穿了非常紧绷的内裤了,才令我股间的隆起没那么明显运动中,应该不会被人注意到吧就是因为太紧了,会经常摩擦到最后,我终于在内裤里射精了。

  比赛就这样简单结束了。比赛后通过球网握手。

  在这之前,被年轻可爱的后辈女孩子单方面地,甚至最后连一分都拿不到完全找不到话语辩解了,我羞愧地低着头认输。

  还想着,漂亮地击败K子小姐,展现自己男性的英姿,顺便和她进一步接触,最后和她交往

   结果却是这么耻辱的收场

  K子小姐笑嘻嘻地握着手说「对不起」。

  被后辈女性压倒性地打败了,最后还被对方同情。

  而且,K子小姐一脸愉悦的表情,恐怕下一场,她依然还会在比赛中,毫不留情地「虐杀」她的男性对手吧。

  漂亮的脸蛋下,果然住着一只小恶魔呢。

  输球后一段时间内,我都沉浸在地狱绘画的余韵中……

  最后把这些情绪沉浸在心里,重新振作起来,然后去看K子的比赛。

  又获胜了!

  第二回合、第三回合她对上了网球社团里的男人;

  结果都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在半决赛中,K子小姐的对手,是去年和前年单打比赛的冠军。

  这个男人,在网球社团社员的应援中,也鼓足了干劲去努力比赛,

  我也在场边为他大声加油

  我两经常一起练球,看得出比起以往,他今天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但是,还是没能接住K子小姐的正面击球,没坚持一会儿,就干脆利落地被打败了。
  K子小姐获胜!

  在决赛中,她依然轻轻松松、毫无波澜地打败了男人,最终无可争议地赢得了冠军。

  在场地周围的观众的注目下,在自己的伙伴面前,又或许,在自己女友面前……

  男人们在K子的压倒性强势下完全地败北了。

  一个男人在屈辱地输给K子小姐后,哭着离开比赛场地。

  另一个男人,仿佛无法接受自己输给一个一年级的后辈女性,不断地用自己的球拍敲打地面泄怒。

  在比赛的时候,K子小姐一边确认男人们的网球水平,一边切实地敲打着这些男人。(K子さんは、男达のテニスのレベルを确かめながら、それを确実に片づけていくという感じでした。原文如上,我体会不出意思来,瞎翻一下)
  就像是在向社团、同好会的这些男生们,展示体育系女生的强大,想要告诉这些男生,你们无论如何也敌不过女生这一事实。

  到现在为止,在社团里说大话,假借指导初学者的女生来搭讪的男人们,他们身为男性的威严,甚至是社团存在的意义,被这个1年级的可爱的女孩子,一个人就全部弄垮了。

  决赛后有简单的表彰仪式。

  被屈辱感折服的男子们,又不甘心又无可奈何,只能翻着白眼表达无力的不满;K子小姐毫不在意,微笑着接受了奖状和奖金。

  虽然是简单的表彰仪式,但也设置了站台。

  第二名,第三名的男性站在两边;最终的优胜者,实力凌驾在所有男生之上的,是一名娇俏可爱的女孩子。

  K子小姐高举起奖状奖品,向围观的人们展示;

  她的运动背心因此又往上提了些,露出了更多白嫩的小腹肌肤她的腹部还带有一点小肚腩,有点肉嘟嘟的,非常可爱;

  和好几个被她屈辱击溃的男性对手的六块腹肌,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她丰满的胸部,也由于兴奋而不断颤动着所以说,这些男子汉们,就是完全败北在这样一个女子性征十足的后辈女孩子手中「啊啊啊!」

  来助威的体育系的女生们围成一个圈子欢闹着。

  由于吵闹,她的迷你裙都不时飞扬起来,圆润的长腿曲线毕露。

  她不但没穿安全裤,居然连内裤也选择了最方便运动的小三角裤我也因此,得以窥见她大半雪白的臀肉「啊啊啊!」

  来助威的体育系的女生们继续欢闹着

  那些娇俏的声音,使我们这些败走的男人们的屈辱感变得更大了。

  不仅如此。

  还有K子小姐饱满的胸脯、丰腴的腰肢,修长的大腿和圆翘的雪臀,这些明显的女子性征,无一不在刺激着我们,我们这些强壮的男人们,就是被这个可爱性感的女性后辈在比赛场上,毫不留情地,单方面地欺凌,侵犯,羞辱。

  不管是直接交手的,还是作壁上观的所有参加比赛的男性的尊严,都被她冷酷无情地踩在了脚下。

                 啊

                焦躁

                好屈辱

               好不甘心

               但是好无力

              这么多的男人

              面对唯一个女生

             然而没有一点办法

             已经完全地输给她了

            即使给每人再十次机会

            我们这些男人也无法赢她

           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没有的

           所有的男人都是她脚下的败犬

  我感到我的股间,又隆起来了……

  在那之后的社团活动中,我们明显感受到,女生们对男性的态度变得随意起来,对男性前辈也不再尊重。

  我不知道女生们是不是这么想的

  感觉头上被贴了沉重的标签啊「全部的男人们,连一个1年级的后辈女子选手都赢不了」

  从那以后,我总是把这种强烈的被虐体验寄托在幻想中。

  抽空去了A大学,从远处眺望着体育生的练习。

  在那里发现了K子小姐的身影,想起了自己被打败的场面。我完全被K子小姐迷住了。

  在那之后的一年,我到了四年级,我期待着9月的淘汰赛。

  自己能有又被K子小姐耍得团团转。

  自负于力量的男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被女孩子打倒,光是想想就兴奋起来。
  但是听说那一年体育系的女生不参加了。

  很失望所以跑去向组委会询问。

  虽然不太清楚,但是说是和别的比赛日程有冲突的关系。

  但是后来才知道,那天并没有女子体育比赛。

  肯定是去年以惨败而被女子夺取冠军的男人们,今年因为害怕而哭了起来吧……

  为了照顾这些男人的心情,体育系的女生就不参赛了算了,即使今年K子小姐能够出场,也一定会轻而易举地获胜所以我觉得男人们逃跑也是理所当然的。
  被打败的男人们都无法从那被虐待的经历中恢复过来吧。

  有一天,去了A大学,看了体育会的练习场,好像在进行社团内的练习比赛。
  比赛的一方据说就是K子小姐呢。

  而且她的对手是男的。

  我急忙跑到场地附近。

  近距离看,K子小姐的对手同样是体育系的男生。

  从裁判的严格程度,以及两人认真的表情来看,可以看出这是一场认真的比赛。

  比赛开始了。

  K子小姐的对手甚至都不用我去听说,光看外形就知道是名体育生,是个肌肉紧致,骨骼粗大,浑身充满力量的男人。

  看来他的力量和速度都比K子要强,对K子同学来说,情况视乎似乎不妙。
  「嗯……男人当然知道K子小姐的强大吧。

  完全没意识到对方是女性,似乎在认真地打出击球。

  从那男子气概的手臂中射出豪爽的击球,将K子小姐逼入绝境。

  头三个回合,都是男子方得分他不但有强健的体魄,同样也有着高超的网球技艺,所以他就是练习网球项目的体育生不是练田径,不是练拳击这些其他项目的果然,最后比赛第一局和第二局,也都由男体育生取得胜利。

  但是,随着第3、4局比赛的进行,K子小姐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已经习惯了对手的节奏和力量,开始能够巧妙地回击了。

  面对K子小姐小心翼翼地攻击边角的回球,男子开始出现失误。

  「这个流程!……这个男人一定会被K子逆转的。] 我好像看到了结果。
  就好像我高中时体验过的那样,被带入了女子网球的步调,不断地受到压力,并最终出现失误——我好像又陷入了当时那个感觉中呢……

  果然,我的预感猜对了。

  自从慢慢地被3- 3追赶之后,男人的失误突然增多,男人越着急,越是陷入了K子的节奏中。

  从那开始比赛变成了单方面的欺负。

  K子小姐把因焦躁感、屈辱感而陷入恐慌的男子逼入绝境。连续往男人的边路上打出灵活的击球。

  男人每打一次击球,都会大声喊「啊」「啊」「啊」的,这样子不断地大喊大叫。

  在被逼入绝境中,它听起来像是在尖叫,空洞地回响在球场上。

  「啊啊啊!」体育系的男生,被女孩子打败……

  不是普通的平常男子。

  也不是我这样其实算是业余的网球爱好者。

  从初中和高中开始每天都在进行严格的练习吧。

  经过严格锻炼的强健身体,经过严格磨练的网球技艺。

  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上,在自己最骄傲的领域上那个体育系男生的网球,他百般磨练的,表现出来十分豪快的「男人的网球」,就这样,被这个女孩子轻而易举地击垮了。

  这一刻,这个体育系男生过往的一切努力,这许多年来所有付出的青春和汗水,甚至包括他未来的网球人生,都被K子小姐淡然地否定了。

  他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

  嗯。被女人打败了。

  一边倒的屈辱失败,太惨了。

  大家都在看。

  太羞愧了。

  好想赢

  但是已经输了。

  而且就算再来一局,恐怕也没有胜算吧。

  没有办法了。

  赢不了的,虽然是这么可爱的女生。

  嗷嗷嗷,好不甘心。

  好想逃出去啊!

  他一定是这么想的吧

  比赛结束了。那个男人很明显心态崩溃了,直接瘫倒在地上。

  K子小姐笑了笑,走过去对刚被她打败的男人说着什么。

  K子小姐对自己的强势感到自豪吗?还是同情那些在众人面前被她耍得团团转的男人呢?

  这个男人之后的人生会是怎样的呢?

  K子小姐打败了部内的男子,或许已经是家常便饭吧。

  因为她实在太厉害了,就算身为女性,轻易地击垮男性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我曾经认真考虑过,想和K子小姐交往,如果可能的话。

  不过这只是做梦吧,自己无论如何也敌不过的女性,无论何时都会进行认真比赛的K子小姐……连一丝赢她的可能都没有啊但是,直到毕业为止,我都没有勇气去K子小姐身边。

  我想,像我这样弱的男人,她是不会理我的。

  又因为她是名人,所以听到很多传闻,据说A大学网球系的男子部,这几年成绩都不好。

  据说一开始只是和K子小姐打练习赛

  后来就变成了部内的挑战赛

  一个又一个公认最强的男性选手被推选出来,和K子小姐交手。

  结果最后都变成所有人一起共同见证,球场上K子小姐单方面的欺凌。
  明明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打法套路也是大家都熟悉了的,但最终还是赢不了她而且每次都变成单方面的被侵犯,责备。

  基本上男生们总能拿下开头一两局,但是当K子小姐适应了打法,开始带动起局势后

  很快就是男人这边全面的崩盘

  不但被K子小姐戏耍的男人留下了心理阴影,就连围观的男性部员也对自身产生了怀疑。

  「男人当然是优于女人的啊!」

  「男性天生就比女性要强!」

  怀抱着这种公认的思想,而结果却是被女性一次又一次毫不留情地欺虐想法和现实的强烈反差,应该给这些男人带来极大的屈辱和痛苦吧体育系男生的心理动摇了,女孩子们反而愈发的自信。

  再往后,不仅仅是输给K子小姐了。

  越来越多不自信的男生,发挥不出实力,输给了自信满满,超水平发挥的女生。

  这些已经是成年人的男子体育大生,他们从小时候开始至今的努力,一次次在阳光曝晒下的挥拍练习,一次次在寒风中坚持的跑步,

  还有很多其他珍贵的回忆和信念

  全部被这些青春可爱,但是又残酷无情的女孩子们摧毁了。

  大部分的男性成员们,从肉体和精神上,被女生们有意无意地,轻易地否定了。

  但对于A大学来说,虽然体育系的男子网球部一蹶不振了,但是女子网球部却在K子小姐的带领下,屡创佳绩。

  后来又听说,她正在和其他大学体育会非网球部的主将交往。

  「果然比起弱小的男人,还是更喜欢强壮的男人吧。」很遗憾,我决定放弃了。

  K子小姐即使后来成为社会人,也活跃于实业团的团队中。

  在全日本大赛中都取得了好成绩。在网球杂志的一角,每次看到她的活跃,我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出自己所受的,以及许多男人所受的虐待经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