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妻主】(10)【作者:一生留邪】
字数:5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变化(中)

  学校那边,昨天我已经打电话与教导处王主任商谈好老婆出院后第一天的授课事宜,具体情况王主任也了解一点,他明确表示过,如果以老婆现在的状况能胜任教书工作那就万事大吉,还是照以前的作息方式工作内容来教授学生,倘若老婆失忆状况很严重导致不能胜任以前的教书工作,对此王主任也无能为力,但承诺会尽力帮老婆调换到诸如图书馆里、档案整理之类的清闲岗位,毕竟老婆属于公立小学的在编教师,不是说辞退就辞退的,但老婆如果连整理档案、图书的工作都做不了,可能就只有面临辞职选择,这种情况怪不了学校、怪不了别人,打碎牙齿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王主任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我们两家私下的关系还算可以,之前我和老婆结婚、乔迁等喜庆日子请客吃饭从未漏过他一次,而且没有收过他的礼,还有他儿子考大学、父亲八十大寿以及逢年过节,私下里老婆反送出去的红包更是一分钱都没少过,凭以往的交情,我相信他会尽心尽力帮助老婆重新投入教学工作。但此时我却考虑到另一个问题,假设老婆真被学校辞退,这种刚营造出来的家庭尊卑氛围还能保持吗?

  可能是我多虑了,正在公司忙着核计上个月陈粮、新粮出入数的我,原本已经做好一整天面临老婆求救电话的轰炸的心理准备,结果一上午过去快到午休吃饭的时候,一个来自老婆的求救电话都没接到,我很担心老婆那边的情况,好几次想主动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又害怕撞上因出院后第一次授课而出了差错被领导训斥后正满肚子火气无处发泄的老婆,那样自讨没趣,只能压下心中担忧,苦苦熬过整个下午,老婆也没给我打过一个求救电话。直到下班匆匆赶回家里,开门之后第一眼便看到老婆慵懒的缩在沙发里看电视,一双美丽的丝袜玉脚搭在靠落地窗的沙发枕上,在落日余晖的照射下反射出白玉一般的光泽,我看着丝袜玉脚暗吞口水,只见老婆一副红光满面的样子,显然心情不错,我悬在心头的一块巨石落下了,但老婆并没有准备晚餐,她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下班后贴心的为丈夫准备晚餐,我只好放下公事包转身进厨房准备今晚的饭菜。

  「站住,先别做饭,今天累死了,打盆水来,先给我洗洗脚,晚饭待会儿做。」老婆叫住了我,毫不客气的发出她的指令,声音是那样好听到令人浑身酥麻。我没有任何怨言,调转方向先去卫生间接了盆热水,又端着洗脚盆来到客厅将热水置于沙发下,习惯性抽出小凳子欲要坐下,中途停顿转念一想,既然跪都跪了,坐矮凳子和下跪有何区别?便轻轻踢开矮凳子,面朝老婆顺势跪在地板上。老婆一点也不吃惊我的举动,阳光下她顺直的长发闪耀着淡金色彩就像下凡拯救苍生的女神,可脸上的表情没有对我一丝的怜悯,反而更加鄙视,冷冷道:「既然你喜欢跪,以后帮我洗脚、穿鞋,跪着做就行了。」

  「嗯……」我应答一声,手捧老婆的玉足,足底还是那样柔软,肉色的水晶丝还是那样光滑,黑色的指甲油还是那样诱人,只是这双玉足一整天闷在鞋巢里,脚底有些潮湿且黏乎乎的,当我的手掌离开老婆足底,掌心明显沾满了来自老婆足底的脚汗,并伴随一股浓烈的丝袜酸臭的迷人气味。嗅着这股味道,我贱根蠢蠢欲动,象征性的卷缩上身去吻老婆足背掩饰下面的尴尬。老婆突然踩在我脸上,蔑笑道:「好闻吗?这可是走了一天路的原味脚,今天外面出太阳,我们班级又在三楼,我爬上爬下至少十次,这味道我自己都受不了,你却一脸发春的样子,真搞不懂你的想法。」

  「好闻,很香。」我尝试性伸出舌头贴在脚底,老婆敏感的缩回脚,随后一记势大力沉的耳光扇在我脸上,「我没让你舔脚,你这蠢货擅自决定,看来还是不清楚家里的规矩,舔脚对你来说是一种恩赐,没有我的命令就没有恩赐,看样子必须给你个深刻的教训,才能让你记住家里的规矩!」言罢,老婆反手又一个耳光朝我扇来,那柔软无骨的玉手总是挟裹着一股子我无法抗拒的威严,这股威严让我屈服、让我下跪、让我卑微!说实话我很享受这种感觉,它时时刻刻提醒着我在这个家庭卑微的地位,接连挨了几个耳光,我把头磕在地上,「对不起,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是第一次惩罚,真不知道你怎么还没看清形势,我已经很努力去适应以前的规矩,你却再三违反规矩,如果你不想遵守,那就工作多努力,当工资追平我的工资,那你可以不准守规矩。」老婆用脚尖勾起我的下巴,居高临下俯视着我,「不是说香吗,现在,舔吧,不过脚上出了很多汗,要舔就必须把脏东西舔干净,包括脚皮、脚泥、脚汗,不准留下一丝脏东西!」「是,多谢老婆!」我捧起丝袜玉足,舌尖贴在足底,隔着袜子痴迷的为老婆舔脚,老婆躺在沙发上,闭着双眼享受着我的舔脚侍奉,她竟然当着我的面把手伸进裤裆,在销魂的叫声中一边自慰一边催促我舔快点。

  「今天教学不错,很多知识本来已经忘记,可一看到课本全记起来了,什么时候可以完全恢复记忆啊?」好一会儿,老婆停止手上动作自顾自说道。我心里一咯,默不作声脱下老婆丝袜,三下两除二为老婆洗完脚,端起洗脚盆走进卫生间,关上门后给老婆的主治医生徐医生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后,徐医生在电话里告诉了我一个喜忧掺半的消息:老婆的记忆恢复情况很好,就目前情况来看,慢则半年左右恢复全部记忆,快则最近一两个月便能恢复记忆。

  挂断电话后,我内心陷入天人交战之中,一方面我希望老婆尽快恢复记忆好回到以前的生活,一方面我又希望老婆永远不要恢复记忆,按照我制定的女王养成计划逐渐蜕变成我梦想中的女王。

  下一步,我该怎么走?

  第十章变化(下):(家规——走向深渊的第一步)

  这是个最好的决定,也是个最坏的决定;这是个智慧的决定,也是个愚蠢的决定;这是条宽阔的道路,也是条狭窄的道路。

  也许生活由规则改变,也许规则由人制定。原本以为生活就维持在女尊男卑的当前状态,老婆家庭地位高处于统治阶级,而我家庭地位低处于被统治阶级,我很喜欢目前营造出来的尊卑氛围,尽心尽力服侍老婆且更乐享其成,最多为老婆洗脚、舔脚,吃饭蹲桌下,为老婆换鞋,这和以前没失忆的老婆相处的日子相比简直不敢想象,但足够满足我的变态嗜好,我没想过更没行动过主动走出下一步,而老婆沉浸在享受我毫无尊严的服侍之中,似乎她也不打算把这种地位差距变得更畸形,但下一步始终走出去了。

  主动走出下一步的不是我也非老婆,而是冰冷无情运转的规则推动我和老婆同时跨入下一步,这规则不是家规,是来自学校的更强大浩瀚的社会规则,当我和老婆面对降临的社会规则,不管是谁都没有反抗的实力只能无力承受。

  那一天,那天晚上,照常我下班回家为老婆准备晚餐,饭菜做好后端上桌供老婆享有,我蹲在桌子下手捧一碗白米饭上面覆盖几片可怜的拍黄瓜,桌子上食物很丰盛,两荤两素一汤(水煮鱼、辣子鸡、酸辣土豆丝、拍黄瓜、紫菜汤)。老婆自顾自的坐在上面享用美食,她翘着腿,变得逐渐爱美的她已经不满足西裤、衬衫、短跟皮鞋的职业妆扮,早在三天前她就开始尝试穿各种各样的高跟鞋、丝袜、低胸装、及膝裙,妩媚妖娆又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玉腿,美丽的丝袜脚尖此刻夹杂着浓烈的酸臭气息贴在我的瓷碗边沿上,我嗅着丝袜脚默默吞咽单调的饭菜,她突然夹了一块水煮鱼放在我碗里,顺手抚摸我脑袋。

  「老公……」破天荒的老婆自失忆以来自一次称呼我老公,听着这话我感动得快眼泪直流,结果她话锋一转,笑眯眯俯视着我,「老公,我记得你说过家里谁收入高地位就高,是不是啊?」「额…」我木然点头,心里却生出一种不妙的预感,但暂时不明白她想表达什么意思,只好顺着她的话说,「是这样,可你的地位已经很高了,难道还想再升高?」

  「猜对了,我的确想再升高自己的地位。」

  「理由?理由是什么?按照家里定下的规矩,收入越高地位越高,收入越低地位越低,你要想升高自己的地位我不反对,可你要先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老婆柳眉微皱,很不满我质问的话语,但还是给了一个我无法反驳的理由,「一级教师职称考过了!」

  我顿时像霜打过的茄子萎缩着蹲回桌子下,不甘心问道:「工资提高了?」
  「嗯!」老婆点点头。

  「提高了多少?」

  「2000,现在薪水接近10000。」

  「噢~ 」我抬起头哀求的看着老婆,「可现在家里的硬性条件已经不能再抬高你的地位了!」「我不管,总之不能吃亏,既然不能提高我的地位,只有降低你的地位,相对来说,仍然是提高了我的地位。」老婆无视了我哀求的目光,她那双动人心魄的美丽眼睛直视着我,「丑话说在前头,规矩是你定下的,也是你先遵守的,如果你现在不愿意降低自己地位,那就离婚!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那要怎样降低嘛?我都已经为你舔脚了!还能怎样降低!」

  「这很好解决!」老婆突然将手按在我天灵盖,又掌心向下平移过去抵住她肚脐眼的位置,然后说道,「我觉得你现在所处的位置太高了,你不觉得吗?」【咚】,不用老婆下达命令,我膝盖一软直接跪在地板上,顿时头顶的水平线只达到老婆臀部位置,又矮了老婆一大截,我额头贴在老婆脚背上,双眼默默流下两行泪,呛声道:「老婆,我求求你,不能这样下去了,我怕我回不了头,我怕你回不了头,我怕我们再也回不到以前的日子!」

  「不行!本来就回不到以前的日子,我已经忘掉以前的日子,也不想回到以前的日子!」老婆抬脚踩住我的脑袋,训斥道:「你能力低!收入低!地位也只能低!我告诉你,现在你只有两条路选,要么遵守规则继续玩下去,要么离婚!」
  「我…我遵守规则…」

  「那钻进桌子下去!」

  老婆挪开了踩在我头顶的脚,我用衣袖偷偷抹掉眼角的泪痕,钻进饭桌,头朝前正对老婆,那双修长白皙的丝袜玉腿就位于我两耳侧,老婆居然抬起穿着拖鞋的丝袜玉腿踏在我头顶,我承受着老婆两条腿的重量,屈辱的低下了头,我…竟然成了老婆的脚蹬?从现在的视线,我只能看到老婆挺翘迷人的臀部,透过及膝裙的缝隙勉强能看到双腿间圣区露出边角的丁字裤,她在上面享用美食,而我却跪在下面给她踮脚,她第一次以最高贵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

  老婆一边踩着我脊梁骨一边享用美食,突然收回一只脚把我吃饭的瓷碗踢到我面前,那只碗就位于老婆的胯下,我在想如果她想撒尿,液体会很顺畅的淌进碗里。紧接着老婆把丝袜玉腿重新压在我身上,轻飘飘说道:「吃吧,这是你以后的地位,以后你只能这样吃饭,快吃,过了饭点就不准再吃!」闻言我心中悲哀的吞下这枚苦果,用手去拿碗筷,结果老婆一脚踢开我伸过去的手,「用嘴!」
  我埋下头,泪水淌进瓷碗,在老婆的践踏下用嘴吞进生平第一碗混合着泪水的下贱饭菜。

  「这个赏你!」老婆大略的瞄准地面的瓷碗,随手丢下一块鸡肉,可惜准头不足,肉块撞到瓷碗边缘滚落在地板上,我连忙用手去捡,老婆却用一只脚将我踩趴下去脸颊紧贴地面,另一只脚踩在肉块上,肉块就在我的嘴边,老婆的拖鞋也在我嘴边,我能闻到拖鞋底的灰尘,然后老婆才开口道:「继续用嘴!」
  「是!是!」我蜷缩在下面轻轻颤栗,用舌头勾出被老婆踩住的肉块,混合鞋底的灰尘吞进肚子。当我以为羞辱到此为止,老婆却从桌子上扔下一张纸,冷声道:「以前的家规太混乱了,这是我制定的新家规,看完签了它!」

  我拿起一看,浑身一震,随后长叹一口,该来的始终来了。

  【夫妻新协议】(协议自2018年4月4日签订之日生效到离婚日终结,若选择双方不离婚,则永久生效)

  【1、从此妻子(夏筝)是家庭唯一主宰,任何指令家庭成员都应无条件服从】

  【2、丈夫(胡岩)作为服从方不得违背妻子的任何指令】

  【3、从此家庭的一切收入都归妻子所有】

  【4、丈夫收入低地位低,按照规矩,以后在家除洗衣做饭外只能下跪、爬行,不能直立行走,违者由妻子执行家法,家法内容妻子自行拟定,丈夫必须无条件服从】【5、丈夫必须尽心尽力服侍妻子,做好即是仆人又是丈夫的本职工作,每天有义务磕头叫妻子起床、帮妻子洗衣做饭、洗脚等任何家务,妻子可以任何时候使用任何方法惩罚丈夫,且不用任何解释】

  【6、丈夫违背以上任何条约,经劝告无果后将被净身出户,得不到任何家产】

  【7、本协议最终解释权归妻子所有】

  这是我签订的第一份夫妻之间的协议,也是我从人生岔路迈向深渊的第一步,但我心想这决不是最后一份协议,也不是最后一步,最终在老婆的逼迫下我流着泪签下名字,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打开,终点是光明还是黑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