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花嫁1-7章

第一章



冬日的上午格外清冷,水壺咕噜噜響動,悠然的吐出了白色氤氲,給客廳窗

台的玻璃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霧氣,我無聊的拿著手指在上面劃動,描繪的是一個

風姿綽約的女性輪廓,這時候玄關的門響起了一陣鑰匙扭動的聲音,一個穿著米

色風衣的麗人走進屋內。



我叫了一聲:「媽媽,你回來啦,今天怎麽這麽早。」



媽媽脫掉外套,把手中的包放到了儲物櫃上,走過來摸了摸我的頭說:「今

天怎麽沒有出去玩啊,讀書的時候就盡想著往外跑,放寒假了怎麽就呆在家?。」



說完她淺淺一笑,轉過頭去看到了窗戶上我畫的東西,問:「這畫的是誰啊?」



我回答說:「是媽媽呀。」



媽媽笑著說:「媽媽身材哪有這麽好?」可以從她的笑容看出來,媽媽看見

我畫她心?十分高興。



我嘟囔的嘴說:「媽媽還沒回答我爲什麽今天回來這麽早呢。」



媽媽用抱怨的語氣說:「今天公司高管開會,大家手頭都沒事,就給我們放

假了,害的我冒著這麽冷的天白跑一趟。」



我哦了一聲,媽媽見我心不在焉的表情,說:「怎麽,不想看到媽媽啊,這

麽不高興。」



我忙說:「沒有,沒有,我恨不得天天黏在媽媽身邊呢。」



媽媽一把抱著我說:「你這孩子,都十四歲了,還這黏人,長不大了麽?」



我認真望著媽媽說:「媽,我知道你平常一個人在家很無聊,我現在懂事了,

當然要經常陪著你。」



媽媽聽了我這句話,瞬間眼角有淚光顫動,握著我的手說:「好孩子,你能

這麽乖,媽媽真是高興。」



說完擦了一下眼睛,繼續說:「你看,你這小鬼,你都把媽媽感動了,媽媽

今天買了好多吃的,你想吃什麽,媽媽給你做?」



我說:「隨便什麽都行,隻要是媽媽做的菜,都好吃。」



媽媽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說:「小鬼頭,這麽會說話。」



那頓午飯,我和媽媽吃的都非常開心,聊很多生活瑣事,媽媽平常是個非常

素靜的女人,不多話,自從知道父親有了外遇之後,媽媽更是變得寡言少語,她

的性格與世無爭,面對這種事情,她除了獨自哭泣隻有沈默面對,父親雖然偶爾

回家一次,但都對媽媽冷言冷語,年幼的我不明白爲什麽媽媽這麽美麗溫柔,爸

爸還要在外面亂來,雖然當時的我並不明白出軌的含義,隻是從心中烙下爸爸對

不起媽媽的這個印記。



寒假過得飛快,馬上就要開學了,整個寒假我想盡辦法使媽媽開心,因爲年

紀小,能力有限,我隻能幫她做做家務,偶爾攢下零花錢幫她買個發飾,或者價

格比較低廉的首飾,媽媽每次收到這些禮物都要流淚,我不想看到她流淚,我告

訴她:「媽媽,等我長大了,我要賺好多好多的錢,給你買很多的禮物,使你變

成世界上最幸福的媽媽,好麽,您別哭了。」



媽媽一邊抽泣,一邊摸著我的頭說:「我現在已經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媽媽了,

小岩,媽媽是高興才流眼淚的。」



雖然隻是初中,但因爲我考的是重點學校,學校離家比較遠,所以我選擇的

是住校,一個月隻能回去一次,媽媽也不想我每天跑來跑去,路上時間長又不安

全,每次分別雖然隻有一月,媽媽還是會在臨行前爲我準備一大堆東西,吃的用

的,並且再三叮囑,好像我要出很遠的門,很久不能回來似得。



我抱了抱媽媽,笑著說:「媽媽,我月底就回來了,又不是出遠門,您看你

爲我準備的這些東西,都夠用一年了,您別擔心,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媽媽看見自己準備的這一堆東西,不禁也笑了:「我就你這麽一個兒子,當

然擔心麽,你看看還少什麽,媽媽替你去準備。」



我眨了下眼睛,說:「還少一樣特別重要的東西,不知道媽媽肯不肯給呢?」



媽媽疑慮的望著我說:「什麽啊?我記得我準備的挺齊全的呀。」



我說:「少一個媽媽臨行前的吻別啊,哈哈。」



媽媽聽了我這句話,臉頰瞬間變得嫣紅,說:「小岩,吻別可是你以後妻子

才能給你的。」



我說:「那以後我長大了,娶媽媽當妻子,不就可以吻別了麽。」



媽媽愕然了一下,隨即笑道:「瞎說,嘴巴這麽甜,可不要再學校談戀愛啊,

你還小,聽到麽。」



我點了點頭,說:「知道啦,我會聽話的。」



媽媽抱著我的臉頰,親了一下,說:「這樣行了吧,換上鞋子,咱們去車站

吧。」



第二章:



學校的時光總是無聊的,枯燥的課本,老師的教谕,同學的歡笑,似乎都和

我沒關系,我隻想著每個月能見到媽媽的那兩天,她一個人在家?是不是會很孤

單,會不會跟父親剛離去那段時間一樣,靜靜的一個人沖一杯茶,坐在窗戶旁邊,

看著窗外蕭索的景色,等待著那個永無歸期的人,正當我在胡思亂想的時候,一

個粉筆頭「啪」的一下,砸在我腦袋上,一個嚴肅的聲音響起:「李岩,你來說

說,對于胡適這篇《我的母親》,你有什麽讀後感?」



突然被叫到名字,我猛的站起來,還把桌上的書筆灑了一地,同學們見我狼

狽的樣子,都紛紛笑了起來,我被這嘲笑聲弄的臉頰通紅,支支吾吾道:「我覺

得他描寫的是……是,一個偉大母親的形象……」



老師點了點頭說:「然後呢?」



我定了定神,繼續說:「文章記敘了作者幼年的生活,回憶了母親對自己的

教育和母親與家人的和睦相處,字?行間洋溢著對母親的感激之情。文章通過透

過細膩的筆法,展示了母親對自己的愛和母親善良、寬容。」



老師壓了壓手,示意我坐下,說道:「李岩同學說的很正確,胡適所想要表

達的,正是這種感情,同學們家?也都有慈母在堂,讀過這篇文章之後,我希望

大家能真切的去體會和感受母親的愛。」



我剛坐下,同桌的女同學就用手肘蹭了蹭我,說:「不錯嘛,你明明就沒聽

課,還能瞎謅的這麽好。」



我笑了笑說:「因爲我媽媽也是這樣的。」



她驚訝道:「你也沒有爸爸啊?」



聽她說我沒有爸爸,我頓時怒氣就竄上來了,臉色一下變得非常難看。



她見我面色不善,吐了吐舌頭說:「對不起,我說錯話了,上課吧。」



經過一個月的好盼歹盼,終于是可以到回家的周末了,我中午就把行李準備

好了,下午最後一節課下課,我就飛奔到宿舍,拿著東西就往外跑,舍友見我急

急如喪家之犬的樣子,拉著我說:「你跑這麽快幹什麽去?」



我說:「回家啊,能幹嘛去?」



他說:「哎,這麽早回家有什麽意思,咱們去網吧打幾把CS吧?」



我說:「不要了,回家我媽還等我吃飯呢,下周再打吧,拜拜。」



舍友松開我的手,說道:「你這人真掃興,滾吧滾吧。」



我對著他歉意的笑了笑,提著包就跑了,一路坐車顛簸到家,用鑰匙開了門,

家?還是一如往常的幹淨整潔,我大叫了幾聲媽媽。



媽媽從廚房探出頭,笑著說:「回來啦,我以爲你會晚到會呢,回來這麽早,

我還剛開始擇菜。」



我說:「我想媽媽了嘛,所以早點回來陪你。」



媽媽哼了一聲:「就知道花言巧語,把東西放下吧,把髒衣服放到洗衣機?

去,看會電視,我做好了叫你。」



我自豪說:「衣服我自己都洗啦,廚房需要我幫忙麽?」



媽媽驚訝道:「喲,會洗衣服啦。」說完拉開我的包,看見幾件我洗的衣服,

上面還有許多我沒洗幹淨留下的頑漬,大笑道:「哈,洗到是洗了,不過跟沒洗

也差不多嘛。」



我不高興道:「媽媽嘲笑我,哼。」



媽媽忙解釋道:「沒有啦,你能自己洗衣服我很高興,不過這種事現在不需

要你來做,好好學習是你現在最主要的任務。」



看見我的一番努力得到這個評價,不滿道:「知道啦,我隻是希望媽媽不那

麽辛苦。」



媽媽看出來我不高興,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不要氣餒嘛,媽媽沒有否認你

的努力呀,這樣吧,看你這麽聽話,媽媽明天帶你去泡溫泉,怎麽樣?」



聽到這個消息我開心的蹦起來,上次去泡溫泉還是六七年前,那時候爸爸還

沒走,我記得那?面還有水上樂園。我抱著媽媽的脖子說:「真的麽?不許騙我

啊,媽媽。」



媽媽笑道:「我什麽時候騙過你,你快松手,脖子要被你拉斷了,我要去做

飯了,你看電視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媽媽吃過早餐就開車往水城溫泉出發,媽媽預定了一個

溫泉房間,超級豪華的,?面有客廳,臥室,還有後院,後院是個很大的露天溫

泉池,媽媽平常是非常節儉的人,看這房間的樣子,應該是非常貴。



我問媽媽:「媽媽,這個房間應該很貴吧?」



媽媽說:「隻要你開心,花點錢沒關系啊,好不容咱們母子出來遊玩一趟,

再貴也值得。」



在房間休息片刻,媽媽提議說先去水城?面的水上樂園玩,我當然欣喜的答

應。



水城水上樂園面積非常的大,巨型泳池、水上滑梯,水上摩天輪,各種階段

的跳水闆因有盡有,我和媽媽各自去了男女更衣室更換泳裝,出來後我就蹲坐在

出口等待媽媽。



不一會媽媽就從出口款款走出來,她穿的是比較傳統的連體泳裝,包裹著她

性感而豐滿的身軀,碩大的乳房驕傲的挺立在胸前,泳裝上雖然沒有多餘的花式,

但依然可以把媽媽的身材襯托的玲珑有緻,我畢竟是個已進入青春期的男孩,看

到這一幕不禁驚在原地,這也是我第一次開始已這樣的感覺欣賞媽媽的身材。



媽媽看見我這個樣子,奇怪道:「怎麽,我的身上有什麽嗎?」



我從驚豔中回過神來,說:「沒有啊,是媽媽太漂亮了。」



媽媽笑著轉了個圈說:「真的麽?我好久都穿過泳裝了。」



我認真的點了點說:「真的,媽媽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了。」



媽媽害羞道:「瞎說,這麽漂亮你爸爸還不是……」說到爸爸,她又黯然的

低下了頭,把下面半句噎了回去,我忙安慰道:「那不是媽媽的問題,是爸爸自

己沒眼光,走吧,咱們去玩去。」



媽媽嗯了一聲,走過來拉著我的手,往泳池走去,因爲我遺傳了父親的基因,

從小就比較高大,才初二就175了,比媽媽都高出了幾公分,此時我感覺我們

牽著手倒不像是母子,更像是情侶,想到這點,我不禁暗罵自己一聲「該死」。



我拖著媽媽一會遊泳,又去坐水上滑梯,媽媽說她害怕,太高了,我說沒事,

我先下去,在下面等著你,有危險我立馬撲上來救你,媽媽聽了哈哈大笑說,真

的有什麽危險人都飛出去了,你怎麽救我?我憋紅了臉,反駁說,那我也飛出去

抱著你。



媽媽讪笑道:「小鬼頭,你是超人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