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生財有道1-20

第一回:本來想當護士



劉娜,黑龍江省望奎縣新河鎮人,父親劉漢年是鎮中學的歷史教師,母親張

豔麗在鎮上開了一家小飯館。她還有一個哥哥劉猛,是當地的一個混混,靠給人

看場子為生,已經結婚;嫂子名叫白燕,在鎮上的鞋廠當工人。



2000年,十五歲的劉娜考上了雙鴨山衛校。在這個三年制的中等專業技校裡

,她學的是護理專業,希望將來能成為一名白衣護士,留在市裡的大醫院,成為

真正的城裡人。



衛校的生活很愜意,學習很輕鬆,業餘時間很多。學校裡早戀成風,很多女

學生都有社會上的男朋友,晚上夜不歸宿的情況很常見。荳蔻年華的劉娜清秀俊

俏,自然有不少的男孩子追求,可她並沒動心。在她的觀念裡,戀愛結婚是很遙

遠的事情,她現在只想專心學習,將來憑自己的能力進到大城市的醫院裡當一名

合格的護士。



同宿舍的好友李薇對她的想法很不認同,勸她不要太苦了自己,女人就像鮮

花,花期短暫,不趁著年輕的時候尋找快樂,等老了後悔就晚了。



李薇是劉娜的老鄉,但人家是縣城的,又是獨女,父母都有體面的工作,家

庭條件比劉娜好多了。李薇花錢大手大腳,高檔時裝、名牌化妝品、珠寶首飾應

有盡有,讓劉娜咋舌不已:「你家裡有多少錢啊?經得起你這樣折騰?」



李薇不屑地撇撇嘴:「家裡給的那點錢哪夠花?這些東西大部分都是靠本姑

娘自己掙來的。」



劉娜吃驚地瞪大了雙眼:「掙來的?你在外面打工啦?」



李薇撲哧一聲笑了:「傻姑娘,打工多辛苦啊,又能掙幾個錢?!本姑娘談

談戀愛就能把這些東西輕輕鬆鬆地掙到手。」



劉娜半信半疑地說:「你的男朋友真有錢,對你真好。」



李薇搖了搖頭,卻又眨了眨眼睛,笑著問道:「你動心了?要不我給你也介

紹一個?」



劉娜想了想,還是拒絕了李薇的好意。



劉娜知道李薇在外面有男朋友,卻從來沒有見過。不過,從兩個人閒聊中,

劉娜知道李薇的男朋友換得很勤,最短的甚至不到一個月。劉娜很奇怪,那些男

人對李薇都挺不錯的,李薇為什麼要甩了人家?



李薇滿不在乎地說:「我現在又不想結婚,就是跟他們玩玩,高興就在一起

,不喜歡了就分手,有什麼奇怪的?」



劉娜嘆了口氣,對李薇的做法很不以為然。她覺得李薇有點像玩火,擔心她

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事。



果不其然,二年級上學期,李薇就懷孕了,劉娜陪她去墮胎。李薇忿忿地說

:「我每次都讓他們戴套的,可誰知道安全套也不安全,偽劣產品真是害死人!

國家也不管管,政府是干什麼吃的?」



劉娜暗自好笑,心想你要不跟男人鬼混,又怎麼會懷孕?這時候怨天尤人,

又有什麼用?



最讓李薇懊惱的是,這次的意外事故連肇事者都找不到。因為她之前腳踏兩

只船,同時跟兩個男孩子談朋友,都上過床。兩個男孩子還為她打過架,既然連

她都鬧不清肚子裡的孽種是誰的,兩個男孩子自然誰也不承認。她不但沒得到經

濟賠償,還得獨自去醫院打胎。



那次的事情過後,李薇老實了一些,不再每晚夜不歸宿了。可惜沒過多久,

便又故態復萌,遊戲在男人叢中。



對好朋友的所作所為,劉娜也是無能為力。李薇是個我行我素的人,對別人

的善意勸說從來聽不進去。好在李薇也不干涉別人,對劉娜倒也沒什麼影響。



2002年的國慶節,學校放假,多數學生都回家了。劉娜白天去市裡逛了逛,

晚上回到宿舍,用鑰匙打開門進去後卻發現李薇和一個男人正在宿舍裡的床上激

情交合。兩個人脫得光光的,像兩條肉蟲子纏繞在一起,男人趴在李薇身上,屁

股快速地起落,幹得正歡。



劉娜尷尬得不行,進來也不是,出去也不是,臉漲得通紅。心裡暗暗埋怨李

薇,跟男朋友做愛也不反鎖房門,讓她處在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李薇倒是渾不在意,拍了拍身上的男人,讓他停止了動作,然後扭過臉對她

說:「娜娜,今天回來得挺早哦,不在市裡多逛會兒?」



男人意猶未盡,在李薇的身上又聳動了幾下,惹得她大發嬌嗔,扭了他一把

,男人才依依不捨地從她身上下來,屁股一歪坐在了床上,胯間的大雞巴濕漉漉

的泛著水光,直挺挺地矗立著……劉娜的眼光不由自主地瞟了一眼,那根紅潤光

鮮、冒著熱氣的男性陽具讓她的芳心猛的一顫。她趕緊收回了目光,心裡怦怦直

跳。



屋裡的淫靡氣氛讓劉娜十分不自然,尤其是那個男人色迷迷的眼光直勾勾地

盯著她,更讓她渾身難受,她囁喏了一句:「你們……我……」就逃也似的離開

了這個房間。



直到夜深人靜,劉娜才返回來,男人早走了,李薇穿著睡衣躺在床上玩著新

買的手機。看到劉娜回來,李薇笑著說道:「今天的事情不好意思了,我沒想到

你回來得這麼早,讓你受驚了,你不怪我吧?」



劉娜的心情已經平靜下來了,隨口問道:「那男的是你男朋友?」



李薇一撇嘴:「就算是吧……」看劉娜一臉茫然,微微一笑,解釋道,「不

是你所認為的那種男朋友,說白了就是互相玩玩。他是在社會上混的,別看長得

不強,可路子野,能耐大,對我又大方……喏,這個手機就是他送我的。」



劉娜掃了一眼,知道這是一款三星的翻蓋手機,市面上要賣四千多塊錢,是

她這樣的窮學生消費不起的,她的臉上不覺露出了豔羨的表情。



李薇的臉上忽然浮現一絲壞笑,招手讓她過去。



劉娜不明所以,坐在她身邊。李薇忽然神秘兮兮地說道:「強子……哦,就

是你剛才見到的那個男人,他對你印象不錯。如果你肯跟他處朋友的話,別說這

麼一個手機了,就是再貴重的東西也不在話下。跟著他混,吃香的喝辣的不說,

將來畢業了他也能幫你找個好工作。」



劉娜的心裡一動,但一想起那個男人流裡流氣的樣子,心裡就有些不舒服。

她故意推搪道:「胡說什麼呢?他既然跟你好,怎麼會又喜歡上我呢?」



李薇苦笑道:「哎呦我的傻妹妹,男人哪有不花心的?哪個不是喜新厭舊,

見一個愛一個的?我又不是給你介紹對象,就當是多個朋友吧,各取所需,你也

不吃虧。」



李薇的話真的有些道理,劉娜心裡猶豫起來。



李薇趁熱打鐵:「你不要覺得跟姐搶男人不好意思,強子外面的女人多了去

了,我一點都不在乎。反正我就是圖快活,撈實惠……你要是答應了,咱姐妹倆

聯手,凡事也有個照應,豈不是更方便?」



劉娜心裡忽然反感起來,搖搖頭說:「我不想摻和你們的破事兒,你走你的

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我還是想把自己完整地留給珍惜我的人。」說完,看

也不看李薇,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還故意蒙上了被子。



李薇無奈地嘆口氣,知道劉娜別看外表柔弱,其實內心堅強,什麼事情都是

有自己的主意,強勸也沒用。



技校裡有計算機室,學生們可以自由上網,劉娜也經常來這裡消遣。她對電

腦還是很有天賦的,軟件硬件一學就會,讓許多男同學都驚嘆不已——在大多數

人的觀念裡,女性在電腦方面都比較弱智,除了打字外,其它都是男性的天下。



劉娜很少出校門,但也從網上瞭解到了當今社會的點點滴滴,也知道社會上

有許多的陰暗面。慢慢的,她的思想意識也有所轉變,對李薇的思想觀念和行為

方式也不那麼排斥了。



三年級下學期就是實習了,很多同學開始找工作,劉娜也不例外。但劉娜很

快就發現,現實跟她想像的差距很大。像她這樣的中專畢業生,如果沒有很硬的

關係,也沒有錢送禮的話,想進大城市的醫院當護士,簡直就是癡心妄想。她給

父母打電話,讓他們幫著問問,能不能進縣裡的醫院?母親很快打來電話,別說

縣醫院了,連鎮衛生所都進不去。不過,倒是有一個老中醫開的私人診所,同意

要她,月薪500 元。



劉娜聽了不免氣苦,自己是無論如何也不願意去什麼私人診所打工。她決定

,畢業以後就在雙鴨山市裡找份工作,她不信自己成不了城市人。



李薇有兩門課掛科了,補考前特意去找了任課老師,回來後得意地對劉娜說

,她都擺平了。劉娜半信半疑,因為這兩門課李薇幾乎沒有上過,就算是突擊複

習也很難及格。



李薇明白劉娜的心思,悄聲說道:「好在這兩門課的老師都是男的,只要是

男人,姐就有辦法,你就瞧好吧。」



果然,這兩門課補考成績出來後,李薇都是剛過及格線。可沒過幾天,學生

處的崔處長就把李薇叫去了。



李薇回到宿舍後,關上門就破口大罵:「什麼破處長?整個就是一個老色鬼

!想佔姐的便宜,門也沒有!老娘還就不尿他,不就是一張破畢業證嗎?姐不稀

罕!」



劉娜第一次見到李薇發這麼大的火,奇怪地問:「怎麼回事?幹嘛生這麼大

的氣?」



李薇坐到床上,氣呼呼地說道:「你知道老崔頭把我叫過去幹什麼?擺明了

就是想要挾我!先是列舉了我一大堆的問題,包括夜不歸宿、考試作弊之類的,

然後就說什麼看我認錯的態度好不好——認錯態度好,他可以網開一面,否則就

不給我發畢業證。我一看他那色迷迷的樣子就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本來姐也不

是什麼貞潔烈女,他要是好言好語地求我,我心一軟,說不定就答應他了。可這

老色鬼太著急了,還沒等我說話就過來抱住我,伸著臭烘烘的大嘴想要親我。這

下子把我惹惱了,推開他隨手就搧了他一巴掌。姐寧可不要畢業證,也不受他的

侮辱,把我當什麼了?我又不是婊子……」



劉娜同情地說:「那你這次可就慘了,憑老崔頭的小心眼兒,你真的有可能

拿不了畢業證。你怎麼跟父母交代?」



李薇一撇嘴,不以為然地說:「現在這個社會,本科畢業證都不見得好使,

一個破中專畢業證頂什麼用?我幹嘛要向父母交代啊?他們又不會來查我的畢業

證。反正姐也不想當什麼破護士,以後就去社會上闖蕩了……」



第二天,李薇就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從宿舍裡搬走了。劉娜問她要到哪裡去

,李薇只是笑了笑,卻什麼話都沒說,頭也不回地走了。



從此,技校裡再也沒有看到過李薇的身影,畢業照裡唯獨少了她這個校花。



劉娜心裡暗暗嘆息:人各有志,看來自己與李薇走的不是一條人生道路,注

定不會有什麼交集了。她當時絕對想不到,命運多變,自己後來竟然和李薇從事

了同樣的職業。



從雙鴨山衛校畢業後,她一直沒有找到適合自己專業的工作,又不願意回家

鄉,便想暫時在雙鴨山市找一份臨時的工作安身。雖然當不成護士了,但想到自

己在電腦方面還有些特長,不管是銷售還是組裝電腦都能應付,劉娜就去了電子

市場找工作。沒想到連問了幾個攤位,人家都說不缺人,就算想招人的話也只招

男的,劉娜只能是失望地離開了。



劉娜把自己的檔案轉到了人才市場,留下了自己的簡歷,但沒有哪家單位跟

自己聯繫。看報紙上雖然有很多招工信息,但像樣點兒的工作都要求本科學歷,

或者工作經驗;而那些對學歷和工作經驗沒什麼要求的工作,薪酬都很低——那

樣的收入,除了租房子和吃飯,恐怕連件像樣的衣服都買不起了。



劉娜還住在學校宿舍裡,學校已經催了好幾次了,她都說找到工作就搬走。

她心裡明白,無論如何要在假期裡找到工作,不然等到新生入學,不用學校再催

自己也只能搬走了。



學校忽然對她下了最後通牒,三天之內搬走,因為學校要統一對學生宿舍粉

刷牆壁。劉娜很苦惱,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閒逛,忽然在一家飯店門口看到一則招

工啟事:本飯店招女服務員,要求年齡18—25歲,品貌端莊。包食宿,工資面議。



這是一家中檔飯店,看上去生意還不錯。劉娜心裡一動,就走了進去。



老闆姓喬,是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一臉的肥肉,眯著一雙小眼睛仔細

地打量著劉娜,滿意地點點頭,說道:「你條件還不錯,願意在這裡干就留下吧

。每個月基本工資是500 元,看表現得好壞給獎金。飯店管兩頓飯,樓上有一個

房間是給女服務員住的,你要是不嫌擠可以住。」



劉娜想了想,決定暫時就在這裡打工了,她也沒有別的路可走了。



從學校搬出來住到了飯店二樓的小屋裡,劉娜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房間很小

,也不通風,屋子裡一股子難聞的氣味。牆壁黑不溜秋的,靠牆放著四個鋼管床

,都是上下鋪,四個下鋪都有人了,她只能選擇上鋪。好在靠窗戶的兩個上鋪還

有一個是空的,她將自己的被縟放了上去。看樣子,這個飯店加上她才六個女服

務員。



飯店的營業時間是從上午11點開始,女服務員一般八點多起床,擦桌子掃地

擇菜。另外五個女服務員都是農村打工妹,沒怎麼上過學。其中有兩個長得很漂

亮,一個叫娟子,對象也在市裡打工,聽說快結婚了;另外一個叫小鳳,對象是

老家的,小鳳不滿意,天天琢磨著要退婚,留在市裡。



跟劉娜一樣睡在靠窗上鋪的是一個叫圓圓的女孩子,又矮又胖,長得很磕磣

。六個女孩子別看天天在一起,私下裡關係卻並不親密,各有各的心事。



劉娜幹活很勤快,可到月底只給了她500 元的基本工資。劉娜很奇怪,問為

什麼沒有獎金?喬老闆把她叫到一邊,眯著小眼睛,皮笑肉不笑地說:「你想知

道為什麼嗎?」



第二回:人挪活,樹挪死



劉娜搖搖頭,喬老闆得意地說:「在我的飯店當女服務員,不但要勤快,還

要有眼色!這個月除了你都有獎金,最多的是小鳳,六百元。還有圓圓,別看長

得醜,可最懂事兒,這個月也有五百塊錢的獎金。你是一個聰明的姑娘,自己琢

磨琢磨吧。」



小鳳和娟子因為長得漂亮,只在雅間盯包。圓圓長得醜,就在大廳裡端茶倒

水。論長相,劉娜覺得自己比誰都不差,論勞動強度,自己更是最賣力的,髒活

累活搶著幹,客人沒有對她不滿意的。她怎麼也想不通,自己怎麼沒眼色了?



很快,劉娜就發現了其中的秘密。



宿舍裡沒有衛生間,有一天半夜劉娜肚子疼去廁所,路過老闆的房間時聽到

裡面傳來了女人的呻吟聲。劉娜知道喬老闆鄉下有個老婆,可從來沒見過。那麼

,老闆房間裡的女人是誰?她忍不住好奇心,躡手躡腳地走到門口偷聽。



屋裡的戰鬥很激烈,大床的「吱呀」聲、肉體撞擊的「啪啪」聲和女人放肆

的浪叫聲混在一起,聽得劉娜臉紅心跳。



過了一會兒,動靜小了點兒,聽到女人說話:「死鬼,乾脆你跟你的黃臉婆

離婚,娶了我吧……」



劉娜嚇了一跳,這聲音分明就是小鳳。



屋裡傳來喬老闆的聲音:「嘿嘿,黃臉婆我倒不在乎,可我捨不得我那兩個

兒子。」



小鳳不高興地說道:「兒子有什麼稀罕?我也能給你生!」



劉娜不敢再聽下去了,上完廁所趕緊回到了宿舍,看到小鳳的床上果然是空

的。



除了小鳳,娟子也跟老闆不清不楚的,劉娜撞見過她跟喬老闆摟著親嘴。劉

娜不理解,都快結婚的人了,對象又在本市,娟子就不怕出事?



圓圓別看長得醜,脾氣還不好,幹活又懶。因為跟劉娜一樣,都是在大廳裡

伺候客人,圓圓經常指揮她幹這幹那的,她動作稍微慢點兒,圓圓就給她臉色看

。劉娜心裡就有些不服氣,暗想,你又不是老闆娘,憑什麼指派我?



有一天晚上九點多了,劉娜來例假身子不舒服,圓圓卻看不見人影了。看大

廳裡客人也不多,劉娜抽身上樓回宿捨去拿衛生巾,路過老闆的房間,發現裡面

傳出來圓圓的浪叫聲:「親爹,用力,使勁兒肏圓圓的小騷屄……」



劉娜呆住了,她沒想到喬老闆連這個醜丫頭也不放過。



下樓來,劉娜心裡很煩躁,她不明白現在這個社會到底怎麼了,男人和女人

為什麼都這麼放蕩?



包間裡的客人打著飽嗝出來了,其中一個客人摟著小鳳說說笑笑地出了飯店

上了出租車。喬老闆一臉滿足的疲憊從樓上下來,招呼著服務員準備打烊。走到

劉娜身邊時,她忍不住對喬老闆說:「小鳳跟著客人走了。」



喬老闆笑嘻嘻地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滿不在乎地說道:「你管那麼多干

嘛?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屁股被男人摸了一下,劉娜很生氣,瞪了喬老闆一眼,扭身上樓了。



這個月,劉娜領到了一百元的獎金。她心想,難道這是因為喬老闆摸了她的

屁股?



後來她才發覺,除了她之外,另外五個女服務員似乎跟喬老闆都有染——雖

然她也沒什麼證據,也搞不清她們跟喬老闆的關係分別到了什麼程度。喬老闆的

臥室也在二樓,就挨著她們的宿舍,差不多每晚都有女服務員陪睡。讓她不解的

是,好像數圓圓陪的次數最多,除了來例假那幾天外,圓圓差不多每天半夜失蹤

。難道就因為圓圓最小,還不滿十八歲,所以喬老闆才最喜歡她?



其實劉娜不知道,圓圓雖然長得醜,但最聽話,在床上玩得最瘋;加上年紀

最小,又是喬老闆的遠房侄女,所以他打心眼兒喜歡這個有眼色的醜丫頭,變著

法兒地跟她玩性遊戲取樂。這在一定程度上縱容了圓圓又饞又懶,對著劉娜頤指

氣使。



但劉娜卻對喬老闆越來越反感,總是躲著他。幾次他想往她跟前湊,劉娜都

沒給他好臉色……結果,她就再也沒有拿過獎金。



在飯店裡當服務員,每月幾百元微薄的收入,僅僅夠她自己的開銷。劉娜很

想換個工作,可又沒有目標,這讓她很苦惱。



2005年,正當劉娜為自己的前途一籌莫展之際,李薇突然來到了她打工的飯

店。當李薇出現在她的面前時,劉娜幾乎認不出來這個當年同宿舍的蜜友了:一

身時髦的服飾,濃妝豔抹,散發著濃烈的香水味兒……



李薇神秘兮兮地將她叫到外面,告訴她:「有一個特別賺錢的好活兒,你願

意幹嗎?」



劉娜問:「什麼活兒?一個月能賺到500 元錢嗎?」



李薇故弄玄虛地說:「500 元算什麼!這個活兒不用動腦子,更不用出力,

還不用風吹日曬……只要每天守在電腦螢屏前,給電腦那一端的陌生男人表演…

…明白了嗎?」



劉娜聽了,驚異地問:「你說的會不會是利用網絡裸聊啊?這可干不得!」



李薇對劉娜說:「是裸聊!現在都什麼時代了,怎麼還這樣保守啊?你怕什

麼?對方都是你不認識的人,他知道你劉娜是何許人呀?只要是能賺到很多錢,

你還在乎裸不裸啊?!」



看她猶豫不決的樣子,李薇掏出一張名片遞給她,語重心長地說道:「這是

目前最輕鬆、最安全、最賺錢的工作了,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這上面有我的地

址和電話,想好了就去找我。」說完,李薇嫣然一笑,轉身離去。



想起自己在飯館打工捉襟見肘的生活,經不起金錢的誘惑,劉娜當晚夜不成

眠。在學校時,她就在上網的時候通過一些網站廣告和彈窗知道了網絡裸聊,但

她從沒想過自己會跟它有什麼牽扯。



劉娜暗自琢磨:在當今社會,出身貧賤的女孩子一般有三條路可走:一是正

當職業,有學歷有能力的進企事業單位,掙死工資;沒學歷的像她這樣去超市、

飯店打工,收入微薄。二是擦邊行業,例如做按摩、當歌廳小姐,如果不出賣肉

體,不但很辛苦,收入也不高。三是徹底放棄自尊,條件好的給人當二奶、情婦

;條件差點兒的就賣淫——雖然掙錢,但為法律道德所不容,黑白兩道的威脅、

性病、虐待等都是需要經常面臨的問題。



綜合比較,裸聊這種新興的職業既對學歷、能力和社會關係沒要求,又輕鬆

、安全、收入可觀,只要長得漂亮點兒、思想開放點兒就可以了。劉娜決定試試

看,反正總比窩在這個齷齪的飯店裡舒心,而且將來不想幹裸聊了再退出也來得

及。



第二天上午,她毅然辭工。喬老闆很驚訝,也很不捨。畢竟劉娜長得很漂亮

,雖然沒讓他得手,但看著就養眼,也給飯店帶來了人氣。但劉娜的態度很堅決

,就是喬老闆答應給她漲工資也不想在這裡幹了。她馬上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

結清了這幾天的工資,就打車去找李薇了。



按照名片上的地址,劉娜很容易找到了位於城鄉結合部的玉龍小區19號樓。

這裡的每個單元都有防盜門,安裝了可視對話系統。劉娜按了701 室的按鈕,一

陣悅耳的鈴聲響起,隨即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你找誰呀?」



「我找李薇,她在這裡嗎?」劉娜趕緊回答。



好久沒有回音,劉娜又看了看手上的名片,地址沒錯啊。



劉娜焦慮地等待著,忽然聽到李薇驚喜的聲音:「是娜娜呀!快進來吧,我

就在頂樓,你自己上來吧。」接著單元門「嗒」的一聲輕響,指示燈由紅變綠。

劉娜打開門,順著樓梯上去,一直爬到頂樓。這棟樓都是一梯兩戶,沒有電梯,

屬於多層建築。劉娜後來才知道,這是村民自建的村證房,也叫小產權房。一至

四樓分給了本地村民,五、六、七三層賣給了外來人口,所以魚龍混雜,什麼人

都有。小區沒有物業,管理鬆散。



站在701 室的防盜門前,劉娜的心情忐忑不安,不知道進門後她的命運會發

生什麼樣的改變。平靜了一下呼吸,劉娜輕輕按響了門鈴。



李薇透過貓眼確認了來人的身份後,馬上打開了防盜門,將劉娜領了進去,

並隨手將防盜門又關緊鎖好。



老闆是一對名叫孫喜才、周晶的中年夫婦,仔細打量了劉娜一番,暗暗點頭。



周晶看上去四十多歲了,身材挺胖,皮膚倒是很白,穿著睡衣,頭髮也沒怎

麼打理,睡眼惺忪地問劉娜:「李薇跟你談過了吧?你願意幹這行?」



劉娜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她不敢跟周晶的目光對視,「嗯」了一聲,點點頭。



孫喜才是一個精瘦幹練的中年人,一臉的橫肉,留著寸頭,兩眼死死地盯著

劉娜,色迷迷地說道:「那好,先把衣服脫了,讓我看看你的身材怎麼樣。」



劉娜吃了一驚,失聲問道:「在……在這兒?」



周晶不悅地說道:「不在這兒在哪兒?既然打算幹這行,你還在乎這個?」



劉娜用眼神向李薇求助,她真的不習慣在男人面前寬衣解帶。



李薇笑道:「嫂子,孫哥,劉娜沒交過男朋友,今天剛來,還有點兒不適應

。這樣吧,我帶她去屋裡脫衣服,行嗎?」



周晶鼻子裡哼了一聲,李薇拉著劉娜七繞八拐,進了一個房間。這個房間看

來是個臥室,放著八張床,也是上下鋪,顯得屋子很擁擠。李薇示意劉娜把行李

放在一張上鋪,對她說道:「這兒雖然條件艱苦點兒,可只有你好好幹,能掙大

錢。關鍵是你要放得開,懂得迎合男人。在男人面前脫衣服是家常便飯,你連這

個都適應不了就徹底沒戲了……」



劉娜羞愧地說道:「我知道,我明白。」



「那就趕緊脫吧,別讓老闆等著急了。」李薇忍住笑,催促道。



劉娜一咬牙,將身上的衣服迅速脫下,在李薇的帶領下,又回到了客廳。



站在那裡,劉娜感覺自己像一隻待宰的羔羊,她的雙手下意識地摀住了下身

的羞處。



孫喜才走過來,噴火的雙眼在劉娜的身上前後左右地仔細打量,又轉到她身

前,輕佻地托起劉娜的下巴,順手在她的臉上摸了一把。



劉娜羞得不行,渾身像有螞蟻在爬,她的身子繃緊了。



孫喜才的雙手摸住了劉娜的兩隻乳房,連捏帶揉……劉娜咬著嘴唇,一聲不

吭。



「拿開手,把腿叉開點兒。」孫喜才的聲音雖然不高,但那語氣不容反抗。



劉娜像個木偶,順從地將下身袒露在這個男人面前。孫喜才蹲下去,用手扒

開她的陰唇,嘖嘖地讚道:「還真是個雛兒,粉嫩粉嫩的……咦,這就是處女膜

吧?這可是個稀罕物,輕易見不著!我可得好好看看……」



孫喜才看個沒完,劉娜羞臊得都快哭了。直到周晶怒斥了孫喜才一聲:「夠

了!」這個猥瑣的男人才戀戀不捨地罷手,回到了周晶的身邊。



周晶說道:「好了,先這樣吧。你今天先跟李薇熟悉一下,明天上崗。」



劉娜如獲大赦,趕緊拉著李薇回臥室穿衣服,隱隱約約聽到周晶低聲罵孫喜

才:「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兒!是不是沒看到過我的處女膜,心裡一直很遺憾哪?」



穿好衣服後,劉娜的心情才平靜下來,跟著李薇開始熟悉環境,學習業務。



孫喜才買下了頂樓,將兩套房子打通,雇了十幾個女孩子從事網絡裸聊。這

兩套房子都是三室兩廳,孫喜才夫婦住了一間臥室,還有一間臥室成了女孩子們

睡覺休息的地方。另外的四間臥室和兩個客廳都是裸聊工作的地方。女孩子都有

自己的專用電腦和網名,工作時間是下午兩點到淩晨五六點鐘,外出要向老闆請

假。



李薇說下午一般沒什麼生意,晚上七點以後到淩晨兩點之前生意最紅火,所

以白天可以請假去逛街、辦自己的事情。別看老闆是孫喜才,其實主要是周晶負

責管理,孫喜才雖然好色卻很怕老婆,平日裡也不敢太放肆,最多就是跟女孩子

開開玩笑,摸兩把。



「管飯嗎?掙錢多不多?」這是劉娜最關心的問題。



李薇撲哧一笑:「管飯。掙錢多不多就看你自己了。」



「你現在一個月能掙多少?」



「少說也三千多塊吧。」李薇的眼神有點兒躲閃。



劉娜並沒注意,驚呼:「這麼多啊!你真厲害。」



李薇笑道:「我還不是掙錢最多的。你長得漂亮,只要肯好好幹,不會比我

少的。」



「該怎麼幹,你可得教我。」



「其實很簡單,就是陪男人開心,迎合男人的心理,用語言、身體讓男人心

甘情願地掏腰包。」



「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客戶會不會知道我們是誰?在哪兒?找上門來怎麼辦

?還有,警察會不會查到我們?」



「放心吧,這套程序軟件是國外開發的,服務器也在國外,要通過代理登陸

,不會因為IP地址洩密的。」



李薇將劉娜帶到了工作的地方,其實就是在房間隔成的一個個小格子,只有

五個平米左右。



「喏,這台電腦以後就歸你使用了,程序都裝好了,你註冊後就可以進去。

我們在網上統稱『寶貝』,但也有各自的暱稱,你也起一個吧。」



劉娜有自己的QQ號和暱稱,叫「粉荷青萍」,因為她喜歡荷花那種出淤泥而

不染的高尚品格,但在這裡顯然不合適了。她拿不定主意,就問李薇:「你叫什

麼名字啊?」



「呵呵,暱稱是可以隨時換的,我叫過的名字多了,現在叫『林間小溪』。」



劉娜很快就琢磨出這個暱稱的真實含義,應該不是指自然風景,而是女人胯

間陰毛叢中春水長流……她的粉臉霎時變得通紅,央求道:「你幫我取一個好不

好?」



「嗯……你是處女,叫『純情玉女』怎麼樣?」



這個暱稱不怎麼露骨,劉娜馬上就同意了。李薇幫她註冊後登陸進去,詳細

給她講解了聊天的流程和常用的一些操作技巧。劉娜一點就透,看了一遍就學會

了。



孫喜才租了聊天軟件的一個大廳,叫「百花爭豔」,裡面有二十個房間。李

薇說這樣的規模只能算是中等,還有五十個房間的豪華大廳,也有小規模的大廳

只有一到五個房間。國外老闆不僅從聊天所得中提成,還按大廳的規模收取租金。



孫喜才手下的女孩子吃晚飯時才全部回來,看著這些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劉

娜感覺到一種無形的壓力。現在哪個行業都競爭激烈,自己能不能成為其中的佼

佼者,她連一點兒自信都沒有。



李薇看出了她的心思,鼓勵她道:「別怕,看姐今晚給你演示怎麼讓男人心

甘情願地從口袋裡掏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