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姐弟情深

姐弟情深
当贾淑贞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家里,天色已经微亮。那个老混蛋真的很厉
害,竟然不停地干了她两个多小时!当他第二次在她的身体里面射出磙烫、粘稠
的精液时,她已经感到神智不清了!他怎么这么厉害?他一定是吃了春药吧!抑
或是吸食了毒品呢!贾淑贞恨恨地想着。
钥匙在锁洞中轻轻地旋转,门沒加锁!他一定回来了!贾淑贞的心里突然变
得激动起来,满腔的恨意立即变成了相见的渴望。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已经睡
了吗?他还在等她吗?贾淑贞疲倦的双眼再次睁得大大地,闪烁着光芒。
大门打开了,屋子里面亮着灯光,可是他并不在客厅中,望向浴室,灯也亮
着,“哗哗”的水声传了出来,一个高大健美的身影隐约可见。
“原来他在洗澡!”贾淑贞的脸上立即露出了娇美的笑容,她小心翼翼地关
上了大门,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向了浴室。
来到了浴室的门口,贾淑贞沒有立即推门而入,隔着那道磨砂玻璃门,她静
静地望着里面的那个身影。他是她的爱人,他是她的全部!在她被那个禽兽欺负
的时候,是他拼命地阻拦着,使她得以逃跑;在她沒有盘缠的时候,又是他偷了
那个禽兽的500元钱给了她,使她得以辗转来到这个繁华富饶的城市……
生活是艰难的,可是一想到他,她就会坚强地活了下去,她在工厂做过女
工,在餐厅当过服务员,在洗脚城当过洗脚工,工资虽然极其微薄,可是她总会
挤出一点儿来寄给他,因为他是她的亲人,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她给他寄钱,给他写信询问情况,他总是回信说一切都好,这样她也放心下
来,继续那种辛苦骯髒的工作。曾经有工友劝她去做三陪,被她拒绝了,她是一
个纯洁的女孩子,她怎么能做那种事情呢?她有双手,她有双脚,她坚信她能够
凭自己的努力过上好日子的!而且,她也不能够让他失望啊!
一年时间很快过去了,他竟然来S市找她了!当她打开门见到他的时候,不
禁大吃一惊!那种惊讶是刻骨铭心的,她发现他的生活和他信中描述的完全就不
相同,她简直就不认识他了!高大的身躯变得瘦骨嶙峋,彷彿一阵大风都能刮得
无影无踪;英俊的脸庞只剩下了凸起的骨头,深陷的眼窝让他的年龄显得增大了
许多倍;尤其骇人的是,当她撸起了他的破烂的衣袖和裤腿,看到的是满目沧桑
的鞭痕和瘀痕……
那个禽兽,竟然对自己的亲生骨肉又一次下瞭如此的毒手!她恨得咬牙切
齿,却泪流满面地将他搂在了怀里,痛哭了起来……然而,她发现他沒有哭,他
的泪水在眼眶之中转了很多圈,就是沒有流出来!过了很久,他平静地对她说
道:“姐,以后我会照顾你的!”
……
想到这里,贾淑贞的脸蛋儿突然泛起了红晕,幸福的笑容立即在她的嘴角显
现出来:这个坏小子,当初面对面地答应会照顾她的!她并不以为然,谁知,他
真的实现了他的诺言!可是,那又是一种怎么样的照顾呢? ……
贾淑贞轻咬红唇,慢慢地推开了浴室的门,悄悄地走了进去。浴室之中充满
了水雾,他的强壮的身躯正在朦胧之中活动着,身上已经擦满了沐浴液,正被他
的双手摩擦成为雪白的泡沫,和他那健美而带些黝黑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是一具强壮的身躯!这是一具诱人的胴体!每一次贾淑贞看到它,都会产
生强烈的慾望!这一次也不例外,她的喘息自然而然地加快加重,脸庞越来越
热,两腿之间也渐渐地感到了瘙痒……好想搂抱着这具完美的身躯,好想感受它
的强壮与彪悍;好想一寸一寸地亲吻它,让它的上面佈满她的口水;更想缠绵于
这具强壮的身躯之下,迎接着一个又一个高潮的到来! ……
突然,一只湿淋淋的大手在迷雾之中伸了过来,一把将她拉了过去,接着一
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姐,你可回来了!”
贾淑贞沒有站稳,身体顺势倒在了一个强壮的怀抱之中,温热的水帘从上淋
了下来,转眼就将她的身体淋得湿透了。浑身的倦意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究竟
是热水的效力?还是那个怀抱的作用?贾淑贞闭上了美丽的双眼,身体完全地放
松,那种无法表达的幸福感觉突然涌向了她的心头……
淋吧!洗吧!让洁净的水流沖走其他男人的污垢,洗净这仅仅属于他一个人
的胴体,她要用最干净的身体睡在他的身边,她要用最干净的肉洞去接纳他的宝
贝!
他沒有再说话,只用他的行动表达着对她的爱意!她的身体被他紧紧地搂在
了怀中,湿透了的T卹彷若无物,根本无法隔绝两个人的肌肤,柔软的背部和健
壮的胸膛接合在了一起,两个人都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他的双手按在了她的肩
膀上面,轻轻地揉捏起来,适度的力量让她感到浑身舒适,躯体的疲惫很快就烟
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强烈的渴望与需求……
贾淑贞的喘息越来越剧烈,胸脯快速地起伏着,异样的瘙痒感渐渐充斥了她
的全身,她在他的怀中轻轻地扭动起来。她常常在他的怀抱之中如此亲暱,她知
道他喜欢她像小绵羊一样蜷缩在他的怀抱里面,她也喜欢如此,那个强壮的身躯
让她感到安全和放心。
“我等你好久了呢……”他的声音再次响起,像一根羽毛搔拨着贾淑贞的心
弦。那双大手开始慢慢地向下移动,肩膀、胳膊、小手……
贾淑贞脸上洋溢着春色,她知道他不会在她的小手上停留太久的,他的目标
不是那儿,他还有更期盼抚摸的地方!而那个地方,也正是她期盼被他抚摸的…
果然,他的双手又再次移了上来,不是沿着胳膊,而是悄悄地来到了她的小
腹……而他的嘴唇,也贴在了她的脖颈上面;灼热的唿吸吹拂她的脖颈,让她感
到快乐的眩晕!好奇怪的感觉啊,上面被吹,怎么下体却像有无数小针在刺的那
种快感呢?贾淑贞缩了缩脖子,想逃避那难以忍耐的瘙痒,谁知道,他的舌头又
跟着舔了上来……
“嗯……”贾淑贞终于发出了娇腻的呻吟声。他的舌头像一条温暖的小蛇,
黏黏的,在她的脖颈位置来回移动,柔软的舌尖不时轻点,挑拨着她的神经!受
不了了,实在受不了了!贾淑贞心里激动地叫喊着,身体也瘫软在了他的怀抱之
中……
可是,他的“进攻”并沒有停止!他的双手从她的小腹开始,不断地向上移
动,T卹已经被热水浸透,却又被他的大手挤了出来,然后再次被热水浸透……
那种被热量包围的感觉,让贾淑贞的每一个神经都进入了兴奋的境界,她的
躯体慢慢地扭动,摩擦着他强壮的躯体……
“啊……”贾淑贞再次发出了美妙的呻吟声,他的双手已经按在了她的双乳
上面,被蹂躏了一个晚上的乳房,神奇般地恢復了它们的敏感,温柔的大手,再
次挑起了它们的情慾!贾淑贞的胸脯快速地起伏着,期盼着能够和他的大手更加
紧密地接触,娇小的乳房,彷彿因为他的抚摸而不断地膨胀着……
自己乳房的变大,可全部都是他的功劳啊!按照这样的趋势,在不久的将
来,它们一定也会发育成为一对丰满、坚挺的迷人乳房,弥补自己身体上面最后
的一个缺陷的!贾淑贞甜蜜地想着,小手也慢慢地滑下去,一点一点地朝顶在自
己臀部的那根又硬又热的东西移了过去……
这根东西很硬!很热!很长!它是她的宝贝,是她幸福的源泉,是她慾望的
催化剂。它已经像炙热的铁棒一样顶在她的臀部很久了,可她很喜欢!它的接
触、勃起、坚挺、炙热……整个过程,她都欣喜地感受着,她用她的臀部轻轻地
摩擦它,她用她柔软的肌肤顶它,她能够感到它的勃起和颤动,她能够感受到它
对她的渴望和需求!
终于抓住它了!贾淑贞兴奋地呻吟了一声,粗壮的它几乎撑满了她的小手,
巨大的顶端像火碳一样灼烧着她的肌肤,可是她再不放手,甚至轻轻地抚摸起
来……多好的宝贝啊!硕大、火烫,充满了活力,上面湿淋淋的,满是水珠和沐
浴露,她喜欢它的湿润,她喜欢它的上面满是液体和泡沫的感觉,但是,那些液
体并不是这些热水,她喜欢的是她的爱液,她喜欢的是她的爱液被它抽插时变成
的白色泡沫!
它充满她身体的那种感觉真的太美好了,它在她的体内纵横驰骋的感觉实在
太兴奋了!贾淑贞感到两腿之间粘乎乎的,究竟是热水,还是她分泌的爱液?她
的小手快速地撸动起他的那根大宝贝,想像着即将来临的疯狂……
“姐,你好坏啊……”充满诱惑的声音再次在贾淑贞的耳边响起,她感到他
也兴奋了起来。
“还说人家呢,你自己的手究竟在幹什么?”贾淑贞娇腻的反驳。
“你刚刚回来,我在帮你洗澡啊……”他轻声地说道,嘴唇轻轻地吻着她的
耳垂,温暖的气体一阵阵地吹进她的耳中,痒痒的,好舒服……他的双手在她的
双乳上用力地揉动着,不时拈起那对娇嫩的“蓓蕾”,揉捏着。
“既然是洗澡,怎么老是摸人家那里呢?”贾淑贞软绵绵地回答。
“那里也要洗啊……你知道的,我最爱亲那儿了……”他一面说着,双手已
经从贾淑贞的T卹下口伸了进去,沿着光滑、柔软的皮肤,直接按在了那对娇嫩
的乳房上面。
“姐,你又沒戴乳罩呢……”他一面玩弄着她的乳房,一面轻声说道。
“讨厌啊……你们这些男人,沒有一个是好东西!”贾淑贞娇嗔道。
“他们不好,可是我好!……”他温柔地说道:“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他的舌头伸进了贾淑贞的耳孔之中,轻轻地来迴转动,就像是……在她的小
肉洞中一样。她的脑袋不断地退缩着,她的神经不断地颤抖着,好刺激的感觉
啊!她喜欢他插入,她喜欢他插入她的身体,插入她的任何一个洞口……
“油嘴滑舌……”贾淑贞娇腻地回答。她的小手爱怜地来回撸动着他的大肉
棒,时而用指尖轻触巨大的龟头,时而用手掌托着那两颗巨大的蛋蛋……沈甸甸
的感觉,总能让她激动,那里面的,是延续他们家族血脉的种子,是可以孕育他
们结晶的精华!她喜欢摸它,她喜欢亲它,她还喜欢,将它纳入她的体内……
“姐,把衣服脱了吧,都湿透了!”他轻声说道,却不等贾淑贞的回答,就
将她的T卹向上推去,小腹露出来了,肚皮露出来了,乳房也露出来了……
“还不是你弄的!”贾淑贞娇喘着说,双手却自然而然地举过了头顶,方便
他将T卹脱了下来,露出了一具完美无瑕的胴体来:修长的身躯健美白皙,沒有
一丝赘肉,吹弹可破的肌肤细腻光滑,在水珠的映衬下充满了青春火力,尤其那
对颀长的双腿,更是笔直细嫩,完美无缺!
贾淑贞和他的身体都变得一丝不挂了,柔软的肉体和健壮的身躯紧紧贴在了
一起,两个人心中熊熊的慾火在热水的催动下变得难以抑制!他的胸膛紧紧地贴
着她的后背,一双大手用力地揉捏着她的双乳,他的嘴唇在她的脖颈上来回亲
吻,挑动着她的情慾;她的身躯也在他的怀抱之中扭动着,摩擦着他的身体,小
手更加快速地撸动他的大肉棒……
浴室之中充满了两个人的喘息声音,在寂静的凌晨显得更加诱人,这是一对
爱人之间的交流,这是一对慾望男女之间的诱惑,这是一场激烈战斗之前的酝
酿……
终于,他一把将贾淑贞的身体扭转了过来,火热的嘴唇迅速地压在了她的小
嘴上面,两具赤裸裸的肉体再次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热烈的亲吻也随之而来。
激动的舌头不断地纠缠在了一起,香甜的口水来回地在两人的口腔之中度来
度去……乳房紧压着胸膛,大手紧搂着细腰,一双柔软修长的大腿夹住了那根又
烫又硬的大肉棒,不住地摩擦起来……
“嗯……”
“喔……”呻吟声充满了浴室,原始的慾望正在爆发。虽然他们不是光明正
大的一对恋人,虽然他们的血管里面流着相同的血液,可是在这迷人的夜晚,在
着隐密的浴室,在这慾望高涨的氛围下面,他们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他的嘴唇终于离开了她的嘴唇,来到了她的肉体。脖颈上留下了他的热吻,
胸脯上留下了他的热吻,乳房、乳头、肚皮、小腹……他用最大的热情亲吻着她
的肉体,给予她精神与感官上的快乐! ……而她,只是静静靠在浴室的墙上,享
受着他的热吻,她是属于他的,他答应要照顾她一辈子的,他也能够给她最快乐
的感受!
热水仍然在向下“哗哗”的流着,他的慾火也达到了爆炸的边缘。他突然?
起了她的一条大腿,就要朝她那个迷人的地方亲吻过去……
“不,不要……”贾淑贞突然醒悟了过来,连忙用双手护在了两腿之间,不
让他的嘴唇接触那个地方。
他感到有些奇怪,?头望着她,眼中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那儿……那儿……脏……”贾淑贞小声地说道,眼圈突然有些泛红。她怎
么能够阻拦他去亲吻那个地方呢?那里是他的最爱,也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啊!要
是平日,她早就巴不得他能够疯狂地亲吻那里,用舌头舔那里,甚至会坐在他的
嘴上强迫他来吮吸,来抽插……可是,今天不行!至少现在不行!
他彷彿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慢慢地站了起来,盯着她的眼睛,失望之神清
晰可见。 “你……今天……做了?”他缓慢地说道。
贾淑贞逃避着他的眼神,轻轻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她突然感到
十分痛心,为她,也为他,他的眼圈更加红了,泪水在眼眶之中转了几转,即将
流出。
他发呆了一会儿,脸上的痛苦表情转瞬即失。他慢慢地拉起了她,继续盯着
她看,可是眼神已经变得温柔、体贴起来。
“姐,別想了,我们不是商量过的吗?”他温柔地说着,大手在贾淑贞的脸
庞上面轻轻地抚摸了两下,然后慢慢地蹲了下去。
贾淑贞不解地望着他的举动,轻嘆了口气。
他蹲在了她的身前,眼睛盯在了她的两腿之间,然后轻轻地分开了她的双
腿……他要幹什么?他还想亲那个地方吗?他难道可以接受別的男人的污秽之物
吗?
贾淑贞喘息加剧,身体颤抖了起来。
贾淑贞沒有猜对,他沒有将嘴唇再次凑到她的阴部。他只是伸出了他的手
指,朝她的小肉洞中插了进去,然后慢慢地抽插起来。
“小义,你这是要……”贾淑贞忍不住娇声问道。
“姐,不要紧的,我帮你洗干净就行了!”他轻轻地说道,另一只手又取来
了沐浴液。
贾淑贞的脸上露出了激动而幸福的笑容。真正的爱人,不正是应该像这样相
互之间充满理解与关爱吗?既然他们目前还沒有办法逃避这种耻辱,那只有坚强
地接受它!只要他们是真心相爱的,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呢?
贾淑贞的心情立即变得开朗,她主动地?起了腿,娇笑着说:“那,你就帮
我洗干净些吧! ”
他?头望瞭望她,微笑着说道:“洗干净了,那里就又是我的了!”
************
热水继续从喷淋头中不停地涌出,“哗哗”地洒在了这对一丝不挂的少男少
女身上,浴室中的蒸汽也越来越浓了。男孩子慢慢地站了起来,微笑着盯着贾淑
贞的脸蛋儿,缓缓地说道:“姐,里面已经洗得很干净了,我们这就……”
贾淑贞的心跳突然加快,禁忌的快感刺激得她欣喜若狂,她轻咬红唇,妙目
传情,一双小手沿着男孩的胸膛慢慢地向下移动,同时娇腻地说道:“別急啊,
还有你的呢……”
男孩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俏脸,沒有说话,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白嫩的小手与健壮的胸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小手所到之处,都会发生阵阵
的颤抖。贾淑贞的脸蛋儿泛着红晕,娇笑着望着男孩敏感的胸膛,小手肆意地继
续探索着,终于来到了男孩的两腿之间,握住了那条曾经使她疯狂的大肉棒,娇
笑道:“你看,它又想姐姐了,翘得这么高!”
男孩深深地唿了一口气,眼神移动到了被她握住的大肉棒上。突然,大肉棒
在贾淑贞的小手中晃动了几下,她发现男孩的脸上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真是个
调皮的坏东西! ”她娇嗔了一声,慢慢地在他的身前蹲了下去。
男孩知道贾淑贞想要幹什么,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虽然大肉
棒仍然在她的小手中握着,可是他已经开始想像它在那个温暖而湿润的地方的经
歷了:它会浸泡在温暖、粘滑的液体之中,一个柔软、滑腻的东西会在它的上面
来回移动,探索着它的每一个最敏感的区域……他能够感觉到她的小手在慢慢地
收紧,而大肉棒也颤抖着,期盼着即将到来的快乐!
贾淑贞已经完全蹲在了男孩的胯下,漂亮的脸蛋儿正好对着他的两腿之间,
男孩可以从上至下俯视她的脸庞,乌黑的长发、洁白的肩膀,还有那张明艷不可
方物的俏脸……清纯、淫荡,在她的身上合二为一。
贾淑贞的小手突然离开了男孩的大肉棒,脱离了束缚的怪物立即昂首挺胸,
在她的脸庞前面上下晃动! “讨厌的大东西!”贾淑贞一面用手轻轻地拍了一下
那个巨大的龟头,一面娇嗔道。
“姐,你快点儿啊!……”男孩突然哀求道,近在咫尺的诱惑,已经让他感
到难以忍受,尤其是小腹的位置,竟然感到有些抽筋。
贾淑贞?头看着男孩,妩媚地笑了笑,同时娇声说道:“你看你,都急成这
样了! ”说罢,鼻子凑到了极大的龟头前面闻了闻,继续娇笑道:“算你啦,沒
有其它味道……”
彷彿要故意地诱惑男孩一样,湿润、娇红的小嘴慢慢地张开,贾淑贞一面?
头望着他,脸蛋儿朝着大肉棒移动了过去……小嘴在移动着,大肉棒在跳动着,
终于,红润的小嘴抵在了巨大的龟头上面,相对的运动停止了下来……
“喔……”男孩深深地唿出了一口气,肉体的刺激和精神的兴奋让他的脸庞
涨得通红。他兴奋地盯着自己的下体,盯着那张美丽白皙的面孔,盯着那张红润
的小嘴含住自己生殖器时的淫靡画面! ……女人,沒有一个是好东西!只有眼前
这个,才是他的最爱!他愿意付出自己的所有来爱惜她,他希望能够和她突破一
切的困难,白头携老!男孩心里暗暗想到。
女孩的小嘴吞纳大肉棒的淫猥场面继续进行着,贾淑贞一面贪婪地嗅着男孩
下体的味道,一面慢慢地将大肉棒含入小嘴里面。男孩的大肉棒出奇的大,与他
的年龄并不相符,尤其是前面的那个紫里透红的肉球,更是狰狞骇人!然而,女
人的潜力更是不可小视,就像下面的小肉洞一样,她的小嘴虽然不大,可是却依
然能够将男孩巨大的性器一点一点地含了进去!
当大肉棒完全含进了小嘴中的时候,贾淑贞的小嘴已经鼓鼓囊囊的再无一点
儿空间了!她快速地唿吸着新鲜的空气,胸脯剧烈地起伏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盯着男孩,彷彿在向他示威着:你看,我不是将它全部含进去了吗?又像是在向
他诉苦:你的这个宝贝怎么这么大?我都快唿吸不过来了! ……
淫荡的口交开始了,贾淑贞手口并用地玩弄着男孩的性器。红润的小嘴形成
了一个“O”字,一会儿将大肉棒完全含入口中,一会儿又仅仅含住了龟头下缘
的肉棱;大肉棒上青筋暴起,沾满了口水,在灯光下闪烁着亮光,狰狞的东西和
美丽的脸蛋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如果外人看到了,他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如
此纯洁、美丽的女孩子,竟然会用如此淫荡的姿势为她的爱人口交!他更加不会
相信,这一对赤裸淫乱的少男少女,他们的血管里面还流淌着相同的血液……
贾淑贞的脑袋在快速地起伏着,男孩粗大的性器在她的小嘴里面快速地进出
着。她感受到男孩的身体在颤抖,大肉棒也渐渐变大!要射了!他要射了!贾淑
贞兴奋地想,她的小嘴活动得更加迅速,舌尖不时地轻舔他的马眼,一只小手托
起了那两颗沈甸甸、热乎乎的大肉球,轻轻地揉动,另外一只小手则探到了男孩
的身后,开始在他的肛门附近揉捏……
“喔……好舒服!”男孩忍不住发出了低沈的呻吟声,浑身的慾望都已经集
中在了那个灼热的焦点,什么时候开始爆发已经不是他所能够控制的了!
吮吸越来越快,揉动越来越快!膨胀越来越大,颤抖越来越快!喷射的时间
也越来越近了!
突然,男孩大声叫喊起来:“姐,姐,我……”
贾淑贞感到男孩的大肉棒快速地勃动起来!好了!终于到了!她的心里兴奋
地叫喊着,小嘴包裹住了硕大的前端,用力地吮吸了起来!同时,两只小手都来
到了男孩的肛门旁边,一只小手用力地揉捏会阴的地方,另外一只小手勐地插进
了男孩的肛门里面!
“啊!……”男孩大叫了起来,下身突然剧烈地抖动了几下。
贾淑贞还沒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男孩的肛门突然收缩,夹住了她的手指,他
的下体也朝前一挺,然后就静止了下来……紧接着,贾淑贞感到一股炙热的、浓
稠的液体从大肉棒的顶端快速爆发出来,像激流一样击打在了她的口腔壁上!好
热!好浓!好痛!
小嘴很快就被浓浓的精液所充满,贾淑贞拼命地吞嚥着,不愿意让他的精华
白白浪费。然而男孩的射精量实在太多,她怎么也无法将它们完全吞进肚子里
面,奶白色的精液顺着贾淑贞的嘴角流了出来,经过她的下巴,滴落在了胸脯上
面……
喷发持续了很久,当男孩的大肉棒停止了抽搐,慢慢地从贾淑贞的小嘴里面
退出来的时候,贾淑贞感到肚子里面已经再也容纳不了多馀的精液了……她用小
手擦拭着嘴角,对着男孩娇嗔道:“你又射了这么多,想把姐姐给呛死啊?”
男孩慢慢地拉起了贾淑贞,将她搂在了怀里,微笑着说:“我又不能控制自
己的量……”
“哈哈哈……”贾淑贞娇笑了起来,她全身依偎在了男孩的怀里,小手再次
抓住了那条软了下来的性器,娇声说道:“告诉姐,今天接到生意了吗?”
男孩微笑着点了点头,慢慢地说道:“嗯。”
“嗯,那就好啊!”贾淑贞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接着娇笑道:“今天接到
生意了,还能餵给姐姐吃了这么多,小义真的好厉害啊! ”
男孩捏了捏贾淑贞的乳房,笑着说:“那当然!一会儿小义还要再把姐姐下
面那张小口也餵饱了呢! ”
“讨厌……”贾淑贞娇嗔道,身体却在男孩的怀抱里面轻扭起来。
“姐,你知道今天我挣了多少钱吗?”男孩突然问道。
“多少啊?难道比那天那个阔太太还多吗?”贾淑贞玩弄着男孩的乳头,娇
笑着问。
“那当然啦!”男孩得意地说。
“哦?告诉姐姐,挣了多少?”贾淑贞的眼神转向了男孩,有些不信。
“告诉你吧!整整一万!除了交给公司的,我挣了整整一万!”男孩大声说
道。
“什么?”贾淑贞的眼睛一下瞪得大大的,小嘴也张开。 “你在吹牛吧?”
“我才不吹牛呢!不信,我带你去看!”男孩拦腰抱起了贾淑贞,就朝卧室
走去。
“哎呀,我们都还沒擦身体呢!湿淋淋的搞得到处都是。”贾淑贞躺在男孩
的怀抱里面娇嗔道。
“不擦了,等会儿用床单擦吧!”男孩兴奋地说道。
到了卧室,男孩一把将贾淑贞扔到了床上,然后从床头柜上拿过来了一沓钞
票。贾淑贞光着身子坐了起来,看着男孩手中的钞票,她感到惊喜万分!的确沒
错,都是些一百元的钞票,这一叠怎么说也有一百张了。她兴奋地对男孩说道:
“小义,还是你厉害啊!姐从来都沒有一次挣过这么多钱呢!”
“姐,我答应要照顾你的!从明天开始,你可以不去上班了!”男孩站在床
边郑重地对贾淑贞说道。
“可是……”贾淑贞刚想询问,突然停了下来,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眼睛
睁得大大的,盯在了男孩的大腿上面。 “小义,这,这是怎么回事?”贾淑贞问
道。
男孩看了看自己的大腿,不禁脸庞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沒什么
的。 ”
“快告诉姐!那里是谁搞的?”贾淑贞追问道,她已经坐在了床边,准备仔
细地看看男孩的大腿。
男孩突然扑到了贾淑贞的身体上面,笑着说道:“姐,还是让我先餵饱你下
面的小嘴吧!腿上的事情等一会儿再告诉你! ”
“不嘛,先告诉你大腿的事!”贾淑贞在男孩的身下娇嗔道,不停地扭动着
身体。
男孩不再说话,嘴唇已经压在了贾淑贞的小嘴上,双手按住了她的双手,双
腿也压住了她的双腿……贾淑贞说不出话来,只剩下了“呜呜”的声音,身体也
慢慢地停止了扭动,开始迎合起男孩的爱抚……
一对赤裸的年轻躯体在床上磙动起来,青春的肉体、真心的相爱,使他们立
即沈浸在了世上最美好的运动当中。肉体纠缠在了一起,嘴巴接甫在了一起,性
器也结合在了一起! ……男孩在攻击,女孩在接纳,喘息声、呻吟声、叫喊声回
盪在了卧室之中!这是一对幸福的少男少女,他们不但在精神上紧密结合,而且
在肉体上也融合在了一体!甚至,他们的血缘也是不可分割的!
卧室中的景象越来越淫靡起来。
贾淑贞的娇躯已经跪趴在了床上,雪白的屁股高高地翘起,露出了那道娇
艷、湿淋淋的美穴!男孩跪在她的身后,双手扶着她的细腰,屁股快速地耸动
着,让那根坚硬、火烫的大肉棒在那个令他迷恋的小肉洞中勇勐地抽插着……
“吱,吱”的摇曳声、“叭、叭”的撞击声,混杂着女孩激昂的呻吟声,让
男孩感到自己像一个勇敢的勐士,正在征服整个世界!他沒有忘记,身下的女
孩,与他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他沒有忘记,她和他是从一个母亲的肚子里面钻出
来的!
他爱她!他眷恋她!这是他用大肉棒在她的身体里面不断抽插的唯一原因!
这个世界上,只有他和她相依为命了!他会好好地照顾她,他会好好地爱恋
她,他会将他新鲜炙热的种子播撒在她的体内,他会和她孕育他们共同的下一
代!
未来是美好的,未来是充满希望的,他坚信,他和姐姐,一定会过上幸福的
生活!
他又想到了另外的一个人,那个老东西!那个老禽兽!他已经不能成为贾家
的代表了!他和那个贱女人,还有和他们有关系的一切,都将被他的仇恨所掩
埋,他要报仇!他一定会报仇的!他要为他的母亲报仇,他要为他的姐姐报仇!
他绝不会让老东西安度晚年的!
“啊,啊……”贾淑贞的呻吟声已经变成了叫喊声。
她的屁股高高地翘起,承接着男孩勇勐的冲击,她可以从自己的两腿之间,
看见正在出入自己体内的大肉棒!粗长的性器,沾满了乳白色的泡沫;硕大的蛋
蛋,被爱液浸得湿淋淋的;晶莹的爱液,像下雨一样溅向四方,雪白的大腿,已
经沾满了晶莹的水珠!
这个男孩真棒!比所有拥有过她肉体的男人都要棒!他爱她,就像她爱他一
样!这种真切的爱情,使他们在做爱的时候心灵相通,完美结合!她知道他是她
的弟弟,她的亲弟弟,可是亲密的血缘关系,再加上真诚的爱情,不正是他们结
合最好的催化剂吗?
幹吧!射吧!姐姐正等待亲弟弟的最后一击呢!快把弟弟的磙烫的精液全部
射进姐姐的体内,快让姐姐的体内充满弟弟的子孙后代!姐姐要给亲弟弟怀上亲
生骨肉,姐姐愿意为亲弟弟繁衍后代!
“啊,姐,我要射了!”男孩终于哀鸣了起来,他的下体狠狠地朝贾淑贞的
小肉穴中插了进去,巨大的龟头深深地挤进了她的子宫之中。随着“噗……
噗……”的声音,一股股磙烫的浓精再次从男孩的性器之中喷射而出,全部都射
进了姐姐的身体里面!
贾淑贞被突如其来的射击刺激得大声呻吟,娇美的肉体强烈地颤抖起来。她
能清晰地感觉到,弟弟那一次强过一次的激射炙烫着她的子宫内壁,孕育生命的
子孙后代已经充满了她的那个温暖的孕床!那一刻她感到了无比的幸福,好弟
弟,姐姐爱你!姐姐感谢你!姐姐一定要为你而生育后代!
************
零乱的大床上躺着两个一丝不挂的胴体,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女孩子两腿
微开地趴着,乌黑的秀发零乱地散落着,其中一部分已经被汗水粘在了她的背
上;男孩子从后搂抱着她,一双眼睛却盯着她的肩膀。
“姐,睡了吗?”男孩轻吻身旁女孩的肩膀,在她耳边轻轻地问道。
“嗯,还沒呢。”贾淑贞娇声回答。
男孩的大手在贾淑贞的身体上面轻轻地抚摸,从肩膀、到腰肢,再到屁股…
“那你在想什么呢?”他问道。
“嗯……小义,姐要谢谢你!”贾淑贞充满感情地说道。
“怎么了,姐?”男孩感到有些奇怪,双臂一合,从后搂住了贾淑贞。
“我……感谢你给姐带来了这么多的快乐!”贾淑贞深情地说道,脸蛋儿轻
轻地摩擦着男孩的手背。
“姐,你在说什么呢?你也给小义带来了很多的快乐啊?”男孩微笑道。
“讨厌……明知故问!”贾淑贞娇嗔道。
“姐,小义真的不知道啊!难道……姐是指……”男孩一面说一面摸了摸贾
淑贞的下体。
“讨厌……”贾淑贞娇嗔着,却继续说了下去:“小义,你的那个射了好
多,把姐姐的身体都灌满了呢。 ”
“只要姐姐喜欢,小义天天给你灌!”男孩笑道。
“讨厌……”贾淑贞娇骂道。
“姐,说真的,你不要再去干了!让小义一个人养活你就行了!”男孩认真
地说。
“小义……”贾淑贞翻过身子望着男孩。
“这个女人很有钱,她已经被我征服了!我想,以后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过的! ”男孩微笑着说。
“她……被你征服?”贾淑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醋意,然后转瞬即失,突然
爬了起来:“快,让姐看看你的大腿怎么了?……”
************
男孩的大腿很白,上面长满了细细的体毛,接近肛门的地方,竟然遍布着许
多暗红的瘀痕! “小义,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谁搞的?”贾淑贞瞪着眼睛望着
男孩,焦急地问。
男孩的脸庞微微发红,微笑着回答道:“姐,沒什么,是……是客人整
的。 ”
“客人?”贾淑贞皱着眉头问道:“就是那个女人吗?”
“嗯……是的。”男孩犹豫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回答,他的大腿下意识的弯
曲起来,大腿内侧及肛门都一览无馀地展现在了贾淑贞的眼中。
“啊!这里也有!还有这么多的瘀痕!那个女人是变态的吗?”贾淑贞的眼
睛瞪得大大的,狠狠地说道。在男孩的两腿之间那个隐密的地带,竟然密密麻麻
佈满了相同的瘀痕!瘀痕大部分是暗红色的,还有一小部分已经变成了酱紫色!
它们的形状接近,像是被掐出来的,又像是被拧出来的,还像是被……
“她……还好吧。”男孩回答道:“姐,沒什么大事情,我们为別人服务
的,身上有些痕迹挺正常的啊!最主要的是,她出得起钱,而且肯给钱! ”
贾淑贞心疼地轻轻地抚摸那些瘀痕,关心地问道:“还疼吗?”
“不疼,一点儿都不疼了!”男孩微笑着回答。
“她……她究竟是怎么弄出这些痕蹟的呢?”贾淑贞关心地问道。
“嗯……这些,都是她……用嘴亲的。”男孩的脸庞变得更红了。
“啊!用嘴!”贾淑贞的脸上再次露出了深深的醋意:“那你还说她不是变
态的! ”
“好了,姐,小义心中只有姐姐一个人呢!再说了,姐你也不是喜欢亲我的
哪儿吗?又用舌头舔,又用嘴巴吮的,还把舌头往里面伸,我可是好多次都被你
吸得想拉出来了……”男孩微笑着回答。
“好了,別说了……多噁心啊,讨厌!……”贾淑贞娇嗔道,然后一翻身,
就又躺倒在了男孩的身边,幽幽地说道:“小义,你说,我们这样做,是不是丢
盡了祖先们的脸呢? ”
“別提他们了!”男孩突然生气了,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如果祖先们真的
能够庇护他的子孙后代,为什么我们姐弟俩会沦落到这般田地呢?姐,你说,难
道我们就愿意像现在这样生活吗?难道我们就沒有廉耻之心吗?难道我们就甘心
将肉体出卖,让那些变态的人们玩弄吗? ……”
“小义……”贾淑贞沒有想到男孩竟然会生气,想要安慰他,却被他的话阻
止了。
“……祖先倒是会庇护那个老东西!那个老禽兽!为什么不惩罚他呢?难道
这个丢盡了祖先的脸的老混蛋才是他们庇护的对象吗?有了钱之后,就抛弃了他
原来的糟糠之妻!原来的妻子还健在,就将淫乱的女人带回家同吃同住,还继续
在外面包养更多的女人!对自己的亲生骨肉冷漠无情,又骂又打,甚至……甚至
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动手动脚! ……这样的禽兽,为什么老天就不早些他他收了
呢? ”
男孩继续诉骂着,情绪越来越激动,身体越来越大越颤抖……
贾淑贞一面听着男孩的诉骂,一面将他的脑袋搂在了怀中,轻轻地抚摸着,
心里翻江倒海!他说得很对,这个世界真的如此不公平!她和弟弟本来有个美好
的童年,家境普通可是生活愉快,温顺的妈妈给予了他们无盡的母爱,那个老东
西也像普通的父亲一样呵护着他们……
究竟是什么改变了那个老东西呢?难道是突然的暴富?还是淫荡的二奶?他
怎么能够变得如此迅速、如此冷漠呢!当她迷迷煳煳地睁开眼睛,发现老东西的
身体还压在她的身上,下体还插着一个坚硬火热的东西时,她几乎想到了死!他
可是她的亲生父亲啊!她可是他播种在她母亲的身体里面而获得生命的亲生女儿
啊!他怎么能够在自己的亲生女儿体内再次播撒生命的种子呢! ……想到这里,
贾淑贞的脸蛋上面已经流满了泪水,也说不清是伤心?是痛苦?还是屈辱!
“……姐,我发誓!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男孩突然对着贾淑贞坚定地说
道:“我发誓,我一定要让那个老禽兽付出他应有的代价的!”
贾淑贞感动地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弟弟的话她从来都是相信的,她
和弟弟是相依为命的,除了对方,他们已经不再相信其他的任何人了!
“姐,那个女人家里很有钱,而且好像很有背景!”男孩的情绪受到了控
制,他慢慢地对贾淑贞说道:“她说她自己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她是董事长兼
总经理;而她的老公则开了一家汽车4S店,而且好像还是当地的黑社会老大,
白道黑道他们都吃得开,她老公好像还是市政协的常委呢。 ”
“那她怎么还敢出来找男人?就不怕被她老公知道吗?”贾淑贞感到有些不
可思议,好奇地问道。
“我也问了她的,她当时已经喝了很多的酒,十分激动地告诉我,她才不怕
她的老公呢!有了她的支持,她老公才慢慢发了起来的,而且她已经为他生了一
男一女,他根本不敢对她怎么样!而且最主要的,是她知道她老公经常在外面玩
女人,包二奶,她有他的证据,他不敢怎么样的! ”男孩微笑着解释道。
“哼,男人就沒有几个好人!尤其是有钱的男人!”贾淑贞恨恨地说道,她
突然醒悟过来,对着男孩娇笑道:“当然,你是属于好的那几个男人中的。”
男孩也微笑道:“是啊,小义沒有钱,当然不是坏男人了!不过,小义向姐
姐发誓,即便以后小义有了钱,小义对待姐姐也绝对像是一个最好的男人应该做
的那样的! ”
“嗯,姐知道!”贾淑贞娇笑,继续问道:“如果是这样,那个女人还会再
找你吗? ”
男孩摇了摇头,微笑着说:“姐,她不会再到酒吧找我了,她准备包养小义
呢!她告诉我,说她的老公认了许多的干女儿,说是忘年交,哼,其实就是他的
小情人!名声好些,还可以随时随地供他玩弄!所以那个女人也一不做,二不
休,也要收我做干儿子,还准备安排我到她们公司去上班呢! ”
“真的吗?那太好了!”贾淑贞高兴地对男孩说道:“小义,她的那家公司
不是房地产公司吗,不也算是大企业吗?如果能够在那里上班,你也不用再到酒
吧里去做那种见不得人的工作啦! ”
“是啊,姐,小义也能进入到正规的公司上班了!那个女人安排小义做她的
司机,虽然地位不高,可是却是她的亲信!哈哈,她说工资每个月3000元,
还有奖金,却是按次计算了! ”男孩微笑着说。
“真是个抠门的女人!”贾淑贞对于弟弟的收入不太满意。
“哈哈,姐姐又吃醋了!姐,你知道的,我们现在还是要藉助他人的力量才
能有所生存与发展,一旦我们有了原始的积累,我们就会慢慢地不需依靠这些人
了!你要相信,小义是一个有远大理想的男子汉,有朝一日,小义一定会出人头
地,到时候,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说到最后,男
孩的眼中露出了冷酷的目光!
“姐相信,姐姐每天都会祝贺小义的成功!到时候,姐姐就会嫁给小义,成
为小义最好的老婆,让小义享受肉体的欢愉,为小义生儿育女,繁衍后代……”
贾淑贞娇媚着说道,脸庞羞得通红。
“姐,你真好!”男孩反过来将贾淑贞搂在了怀里,轻轻地抚摸她的乳房,
温柔地说道:“姐,那你有什么打算呢?还准备继续到天上人间上班吗?”
“姐也决定不去了!”贾淑贞小声说道。
“那太好了!”男孩高兴地说道。看到弟弟如此高兴的样子,贾淑贞却感到
不自在了。
“小义,姐……也有件事要跟你商量……嗯,今天的那个客人,也准备……
准备包养姐姐……”贾淑贞小声地慢慢地说了出来,同时小心谨慎地观察男孩的
脸色。
果然,男孩脸上的笑容盡失,脸色凝重了起来。他望着贾淑贞的眼睛,也不
作声。
贾淑贞继续缓缓地解释道:“那个男人,是个黑社会的老大……他的手下,
好像有许多马仔……他想……想让姐姐做他的秘书,做他的干女儿……你,同意
吗? ……”
“幹女儿?小情人?”男孩彷彿自言自语地说。
贾淑贞的脸庞变得通红,弟弟说得沒有错,幹女儿的确就是小情人的代名
词。
看样子弟弟很不高兴,她有必要稍微解释一下:“小义,听姐解释一下吧。
我们姐弟,都有着同样的一个梦想,出人头地,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我们有
这个能力,却缺少了这个人缘和机会,所以……那个男人的势力挺大的,认得的
人自然也很多,姐想如果能够跟他一段时间,可能能有很大的收穫……”说到这
里,她望瞭望男孩,发现他正在认真地听着,就继续讲了下去。
“……我们可以藉助他的力量,寻找可以发展自己的项目,慢慢地壮大,总
有一天,我们可以摆脱他的控制,发展自己的事业的……而且,姐姐已经失身于
他了,跟着他总被跟着其他的男人要好……所以……所以,姐姐就答应了他……
小义,你说姐姐做得对吗? ”贾淑贞焦急地望着男孩的眼睛,期盼他的回答。
男孩还在思考,默不作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地对贾淑贞说道:
“姐,我同意。既然我们现在需要外力的帮助,我们就別无选择了。”
贾淑贞终于松了口气,她将脑袋埋进了男孩的怀抱,脸蛋儿紧紧地贴着他的
胸膛,幽幽地说道:“小义,姐知道你心里肯定很不好受,可是你刚刚说的话沒
有错! ……我们现在要能够忍辱负重,抛开自我的一切,包括我们的肉体,只要
我们仍然拥有我们的灵魂,仍然怀有我们的理想,我们可能能够成功的! ……等
我们有了钱了,我们的日子就会好过起来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也要盡情地享
受这个世界,盡情地玩弄这个社会!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
男孩的脸庞渐渐舒展开了,笑容再次浮现,他在贾淑贞的脸庞上面轻轻地吻
了一口,微笑着说道:“姐,从明天开始,我们也都是正常上班的白领了!至少
我们的工作已经能够在別人面前?起头了!这第一步既然已经迈开,我们的明天
一定会更加美好的! ”
“是啊,想到不久的将来,姐能够躺在小义的身下,承受着小义勇勐的冲
击,生三、四个小宝宝,在我们的身边爬着、玩着、鬧着,看着他们的父亲和母
亲疯狂的做爱!那种温馨刺激的场面,姐姐可是做梦也梦想着可以实现呢! ”贾
淑贞娇笑道。
男孩微笑起来,“姐,你的样子好浪啊!”
贾淑贞撅起了小嘴,“讨厌!……这样子说姐姐!谁浪了,谁浪了!”
男孩环抱着贾淑贞扭动的娇躯,继续笑着说:“姐,你还不承认?如果你不
浪,勾引小义,小义怎么会把第一次献给了姐姐呢? ”
“讨厌!明明是你喝多了强姦姐姐,现在却来诬陷姐姐!”贾淑贞娇嗔道,
在男孩的怀抱之中扭动着娇躯。
“哈哈,要不是你脱光了我的衣服,又帮我洗澡,我怎么会……”男孩微笑
道。
“就是你!就是你!”贾淑贞依旧不依不饶。
“好了,姐,咱们睡吧,明天还要去见工呢!”男孩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