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兒媳許瑩之激情

第一章溫馨家庭

? ? 老孫叫孫正德,其實並不老,今年才四十七,是湖南省財政廳副廳長。人們叫他老孫,主要是因爲孫悟空經常自稱“老孫”的緣故——起初只是幾個牌友叫,漸漸的身邊的人都開始叫他“老孫”然而此老孫非彼“老孫”一米七五的個,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任何人都不會把兩者對比起來。

閑話少說。

在菜市場最外面是一溜擺地攤的小販,其中有一個四十左右的婦女叫王英的,老孫經常去她那里買。主要是王英的菜精致,而且經常有一些新花樣。

今天老孫就看中了一樣菜——枝子花(或者叫黃枝子花)青色的枝子花用清水泡著,盛在一個大缽子里,只看得老孫頭食欲大興。 (注:黃枝子是一味中藥材,有清熱、去毒的功效,其花用開水燙一下,和些青辣椒,用清油一溜,特好吃……老孫就最喜歡吃這個菜)“孫廳長,今天要買點什麽菜?”

王英看見老主顧來了,臉上堆起笑招呼著。

“小王,來半斤……”

老孫頭點了點盛枝子花的缽子,“……多少錢?”

王英一邊從一個破籃子里面翻塑料袋,一邊說道:“這東西金貴要10塊一斤呢,又趕時節,你要是喜歡吃,就多買一些,自己家里用清水泡著,可以留幾天得。”

老孫聽了,就抽出十塊錢來:“那就來一斤。”

一邊說道,“這枝子花吃了好,清熱、去毒,更開胃口,可惜就是一年只有那麽幾天……”

這時旁邊湊過來一個少婦,帶著一陣淡淡的香風,湊和著道:“是的呀,我們湖南衛視那個何炅不是還有一首歌叫《栀子花開》現在那街上到處在唱——你們也聽過吧?”

老孫聞到少婦身上散發出的淡淡香味,心就跳了起來,立起身來準備細細地打量。

王英就說了:“你是講主持《快樂大本營》的那個奶油小生吧?他曉得唱麽子歌呀,還‘栀’子花開,咯個枝子花的‘枝’子都搞錯嗒,還唱歌!我倒是覺得汪涵好些,那個家夥就是策得好,我挺喜歡的。”

少婦聽了,就“咯咯”的嬌笑了起來:“阿姨你還真的‘樂’咧……”

說著就提了提裙子,在王英的菜攤子前蹲了下來,“也跟我來半斤。”

老孫看那少婦光著白白的小腳,伋著雙粉紅色的布鞋,不由得狠狠地瞅了兩眼,卻又覺得久留不妥,忙出了菜市場,往家里趕。在轉角的地方又回頭看了一下,那少婦還蹲在那里沒有動……

老孫住在玉佳新村,屬于廳里的高檔住宅小區,靠近長沙市的郊區,清靜。小區綠化搞得很好,尤其是物業管理很到位,就是收費貴了點。

在樓梯間撞見了陳紅專,這是文革時候的名字,取又紅又專之意,他看見老孫就笑著打招呼:“孫廳長,去買菜了啊?”

老孫也回笑道:“是啊,老陳要出去?”

陳紅專說道:“我那崽回來了,在門口接我,說是去銀洲吃飯。”

說著就咚咚咚地下樓了。

老孫不由得羨慕起陳紅專來,想起自己一個人在家快兩個月了,也就搖了搖頭。一會到了三樓,老孫開了門,突然愣了一下。

只見門口紅地毯上擺著一雙女式高跟鞋,粉紅色,和在菜市場少婦的那雙布鞋是一個顔色。細細的鞋跟,黑亮黑亮的,兩只高跟鞋並排放在一起,那鞋跟就像是兩根黑色的玉石柱子。

是兒媳婦許瑩回來了嗎?老孫剛這樣想,就聽得廚房里傳出一個清脆的聲音:“爸,是你嗎?”

接著走出一個青春少婦來,梳著劉海,一身的運動裝,很有朝氣,臉上綴著兩個小酒窩,乍一看還以爲是大明星許晴。

老孫有點吃驚地道:“瑩瑩?你怎麽回長沙了?”

許瑩倚著錯層上那排欄杆,嬌嗔道:“我回來陪爸爸,不行啊?”

“行行行!”

老孫忙不叠地點頭,一邊換了鞋,“回來就打個電話啊,我安排車去接你也好。”

許瑩笑著道:“怎麽敢勞動爸爸,不,孫廳長的大駕呢,我自己坐的士回來的。”

說著從老孫手中接了菜,“買這麽多,我菜都快做好了。”

許瑩就往廚房走,快進去的時候,突然回頭一笑:“爸,今天的菜都放了辣椒!”

說著做了個鬼臉。

真是個小妖精,老孫心又跳了起來,在門口怔了幾秒鍾,方回過神來,要到廚房去幫媳婦忙,口里叫道:“瑩瑩你剛回來就休息一下,做菜我來就是了。”

一邊往廚房里趕。

還沒走幾步,許瑩已經雙手捧著個小電飯煲出來了:“我已經做三個菜了,爸你看要不要再炒個菜。”

老孫道:“有三個菜就夠了,我們兩個人能吃多少呢。我來看瑩瑩做的什麽菜。”

一邊進了廚房,只見廚櫃上已經擺好了兩碟做好了的菜:一份黃瓜火腿,一份青椒炒香干。鍋里的水還沒有沸,但有幾片切得細細的冬瓜片已經在翻滾了,是冬瓜肉片湯。

許瑩跟了進來,手里捧著一個白瓷青花大碗,里面已經放好了一小撮青蔥:“爸,湯好了就可以吃飯了,看我做的菜還好看吧。”

老孫點點頭,說道:“不錯不錯!清淡一點好,這天氣也熱了,正要口味淡一點……也好看,就是不知道味道怎麽樣?”

“爸你就先試試。”

許瑩馬上就遞了一雙筷子過來,伸到老孫的面前。

“噢,好!”

老孫就側過身來接許瑩的筷子,一閃眼看見許瑩的俏臉就在不到一尺地方,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地,俏皮地看著自己,手一抖,有一根筷子竟沒有拿住,在廚櫃台面上彈了一下,往地上掉了下去。

老孫手一撈,沒有接住,筷子已經掉在了地下,忙不叠彎腰去撿。只聽許瑩“啊”地嬌呼一聲,兩人的頭已不輕不重地撞了一下。

老孫忙伸出雙手扶住許瑩:“要不要緊,都怪我不好……唉,年紀大了,手腳也不怎麽靈泛了。”

兩人同時站了起來,許瑩把頭低了,又重新蹲下去把筷子撿了起來,嘴里說道:“爸,什麽年紀大了,淨瞎說。”

說著把筷子擱在台子上,將兩碟菜端了出去。

老孫見許瑩也不擡頭看他,心里有點不安,又不好說什麽話,愣了一會,見許瑩在外面也沒有進來。心里又想,只是碰了一下,這也沒有什麽,媳婦應該不存在著惱吧。想著想著,只覺得手邊漸漸熱了起來,湯已經滾了。

老孫忙關了火,將鐵鍋端了起來,小心地倒在青花大碗里,一邊對外面說:“瑩瑩,湯已經好了。”

“來了!”

許瑩在外面脆脆的應了句,走了進來,“爸,你把湯端出去吧,我來拿碗筷。”

老孫忙應道:“好,好。”

許瑩打開消毒櫃,從里面撿了兩幅碗筷,又拿了一個湯勺子,“好了,吃飯了。”

公媳一起往餐廳走,老孫偷偷看了看,怎麽都覺得許瑩俏臉上有點紅暈剛退的樣子。

兩人坐了下來。老孫先是兩樣菜都夾了點嘗嘗,又喝了一小勺湯,贊道:“嗯,不錯,瑩瑩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有水平。”

得到了老孫的肯定,許瑩臉上笑開了花,忙又夾了片火腿,往老孫碗里擱:“謝謝爸,那你就再多吃一點。”

望著許瑩開心又有點俏皮的表情,老孫又一次浮現了自己的想法:上海的女孩子到底比長沙女孩子要開放和嬌縱一些……

老孫扒了兩口飯,正了正神色,問道:“瑩瑩,你不是說把廣西的事辦完了就去漓江陪孫偉和你姐嗎?怎麽回來了?”

許瑩道:“還是什麽漓江啊,漓江的戲早拍完了,現在他們去華山了。我可不想去華山,去過幾次了,也沒有什麽好玩的。”

“去華山了?”

老孫一怔,“孫偉那小子也不打個電話給我,真是的。”

“爸!”

許瑩又給老孫夾了一塊火腿,“你也別怪孫偉,要怪就怪那個章紀中,我看他就不是一個好東西,七老八十了,還留著一頭長發。聽說,他最折騰人……”

公媳二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餐廳頂上吊燈渲瀉著金色的光輝,罩著餐桌周圍,客廳的燈還沒有開。公媳二人在燈光里吃著飯,這是一幅多麽溫馨的畫面啊。

而遠在華山,劇組的夜景也開拍了……





第二章潇湘夜雨

四月的長沙夜晚,人們已經開始了慶祝春寒的消逝,將夜生活演義得豐富多彩。不論是繁華的黃興路步行街,還是美麗的沿江大道,到處是霓虹燈和晃動的人頭,人們似乎忘記了睡眠。夜市里小攤小販們高聲的叫囂,以及湘江邊柳村下情侶們小聲的呢喃,將躁動和安甯複雜地混合在了一起。

遠在郊區的玉佳新村,老孫也沒有睡著。

濃濃的水霧通過打開的窗戶滲了進來,岳麓山已經沒有了一絲光亮,黑得沈悶。而天空中烏云也開始聚集,並快速地湧動著,偶而露出一絲云縫,卻是白得晃眼——雷雨就要來了。

老孫從床上爬了起來,站到了窗戶邊。視線里似乎一切都還沈寂著,玉佳湖上很靜,連蚊子都蜇伏了起來。窗戶下柳樹的枝條開始輕輕的飄著,空氣流動了起來。老孫深吸了兩口氣,感覺風中有一股清香的泥土味道。有一只青蛙帶頭叫了幾聲,于是大的小的,近的遠的,蛙鳴聲越來越多,其間也有蟲子也夾雜著鳴喚。

老孫更加沒有了睡意,這晚春的夜啊!他想起了年輕時候的一首歌謠:青蛙兒叫水泱泱小夥子想婆娘女娃兒想嫁妝……

老孫看了看桌上的鬧鍾,都快三點了,忽地想起客廳陽台窗戶應該還沒關,于是伋了雙拖鞋往外走。才開了門,老孫就頓住了腳,客廳里還有光,應該又是媳婦還沒有睡吧?——這兩個月來,媳婦經常一個人看電視到很晚。老孫平時的睡眠也少,對媳婦的行爲都看在眼里,卻從來沒有去干涉過,作爲一個過來人,他很清楚地理解到媳婦的心情。思夫,是不是也是一種中國文化?

老孫探頭往客廳里看,43寸的背投開著,已經沒有任何信號了,聲音被開到最小,只剩下密密麻麻的花屏不停地閃爍。在熒屏光的照射下,黃色沙發也仿佛鍍上了一層銀色。

許瑩穿著一件黑色真絲睡裙,慵懶地斜靠在沙發上,兩眼迷蒙,盯著電視熒屏一動不動。一雙修長的大腿從睡裙里伸了出來,擱在茶幾上,一對無暇的蓮足,略疊在一起,粉紅的腳趾甲在燈光的照拂下,散發著一層蒙蒙的绮光,很是誘人!讓人忍不住想握在手中,仔細把玩一番!蓮足旁擺著一個高腳玻璃杯子,尚有小半杯液體,在熒光下折射出血紅光芒,再旁邊一個紅酒瓶倒著,卻不見有酒溢出,顯是喝光了。

老孫吃了一驚,忙出了房門,進了客廳:“瑩瑩,你怎麽一個人喝這麽多…… 快去床上睡去,小心著涼,要下大雨了。”

許瑩微微擡起頭,見是老孫,擡起玉手在身邊軟軟地拍了幾下,懶懶地道:??“爸,你坐……”

頭又歪了下去。

老孫立在許瑩的身前,只覺得擱在茶幾上一雙大腿白得晃眼,小腿肚上隱約看見幾條青色的血管,似乎不停的流動。再往上看時,白白的睡裙下,青春少婦的胴體竟一覽無遺。

媳婦里面居然什麽都沒有穿!老孫“嗡”地一聲,頭腦里一片火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自老婆去世后,老孫已經快五年沒有接觸女性的身體了,刹那間竟有一種撲上去的沖動。強行克制了一下,老孫彎下腰,去拉許瑩的手:“來,瑩瑩,到床上睡去……”

許瑩尚有幾分清醒,被老孫一拉,自然坐了起來,豐滿的胸部兩點翹起,隨著坐起來的慣性晃動了兩下,老孫已是兩眼發直,“咕”地吞下一口口水:“傻孩子,一個人喝那麽多干什麽?”

“嗯……爸……”

許瑩突然站了起來,雙手蛇一般地纏在了老孫的脖子上,“孫偉他不愛我……”

老孫來不及反應,只覺一具火一般的胴體投入自己懷抱,思想上早已一片模糊。仿佛間,只覺媳婦將俏臉緊貼在自己胸前,嘴里嘟哝著:“都走兩個月了… 爸……你把他叫回來……爸……”

老孫心里生出來一點淒然,小兩口結婚都一年多了,卻很少在一起,也難爲許瑩了。想著,疼愛地用雙手摟著許瑩的雙肩道:“是阿偉不聽話,安排了好好的工作不去,偏要去鑽那個圈子……瑩瑩,也真難爲你了……今天就好好睡一覺,來,去房間里面吧,外面風大著哩,明天我就打電話……”

“不,我不睡,爸……”

許瑩擡起頭,迷蒙地看著老孫,“孫偉說今天拍夜景,我陪陪他……爸,你也陪他好不好?”

說著吊著老孫的脖子,將他往沙發上拉,已經是明顯的喝醉了。

老孫忙道:“瑩瑩,等等,你別……”

還沒有說完,腰板已經抵扛不住年輕的拉力,兩人同時重重的落在沙發上。

“爸,抱緊我。”

許瑩攀著老孫的雙肩,雙頰暈紅,檀口微張,呼出的酒氣夾有一股蜂密的味道,“我冷……”

老孫軟玉溫香抱了滿懷,下身已經高高的聳起,頂在許瑩的小腹上,哪里還能說話。

青春少婦的敏感地帶被男人的陽物頂住,不由將老孫纏得更緊,俏臉卻擡了起來,兩眼水汪汪地看著老孫,似乎就要滴出水來:“爸,吻我……”

老孫雙手緊緊地摟住了許瑩的纖腰,從許瑩櫻桃小嘴里吐出一團團熱氣,噴到臉上,加上那一雙充滿誘惑的大眼睛,終于控制不住,對著媳婦吻了下去。許瑩“嘤叮”一聲,雙手將老孫纏得更緊。

老孫粗大的舌頭將媳婦的小嘴塞得滿滿的,許瑩仰起臉,積極地回應著。一時之間,客廳里只剩下兩人鼻孔里粗重的喘氣聲。而窗外,風更大了,有豆大的雨點開始擊打著雨棚,發出撲撲的聲音。

似乎受到環境的影響,許瑩屁股不停地扭動,小腹在老孫的下身不住的摩擦著,她似乎不滿意只限于激烈的接吻。有了媳婦的激勵,老孫感覺又回到年輕時代,他的動作也粗魯了起來,用左手箍住媳婦的粉頸,騰出右手在媳婦的耳鬓和香肩上磨挲,在青春的軀體扭動中,已經略帶皺紋的大手重重地捂在媳婦豐滿的乳房上。

“唔……”

許瑩的胴體條件反射似地挺了起來,老孫的身體感受到了這驚人的彈性,微微地往旁邊側了一下。就在這一瞬間,許瑩的纖手沿著平板的小腹,直接探入老孫的睡褲里面。

“瑩瑩……”

在粗長的肉棒被媳婦握住的一瞬間,老孫感覺到整個世界都將要瘋狂起來。

“哧”地一聲,衣服被撕破的聲音在夜空中傳得好遠。

老孫望著許瑩雪白如凝般的肌膚,微透著紅暈,豐腴白嫩的胴體有著美妙的曲線,讓老孫感覺到許瑩的肉體就像雕像般的勻稱,一點暇疵也沒有。老孫忍不住的吞咽下口水,伸手在秀美豐滿渾圓的乳房溫柔的撫摸著。

當老孫的手碰觸到她的乳房時,許瑩身體輕輕的發出顫抖。她閉上眼睛承受這難得的溫柔。而現在從父親火熱的手傳來溫柔的感覺,這感覺從她的乳房慢慢的向全身擴散開來,讓她的全身都産生淡淡的甜美感,而下體更傳來陣陣湧出的快感及肉欲。

老孫用手指夾住許瑩的乳頭,揉搓著許瑩柔軟彈性的乳房。粉紅小巧的乳頭,因老孫的一陣撫摸,已經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麗而微紅的乳暈,襯托著乳頭,令老孫垂涎想咬上一口。

「嗯…嗯…嗯…」

老孫低下頭去吸吮許瑩如櫻桃般的乳頭,另一邊則用手指夾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頭,整個手掌壓在半球型豐滿的乳房上旋轉撫摸著。受到這種刺激,許瑩覺得大腦麻痹,同時全身火熱,有如在夢中,雖然對方是她父親,但快感從全身的每個細胞傳來,讓她無從思考。

「啊…嗯……我怎麽了?…嗯……」

許瑩覺得快被擊倒了。父親的吸吮和愛撫,使得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動起來,陰道里的嫩肉和子宮也開始流出濕潤的淫水來。老孫的嘴用力的吸著,含著,更用舌頭在乳頭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斷的打轉著。另一邊的乳房則大力按了下去,在白嫩堅挺肉乳上不斷的揉弄,手指更在她的乳頭,揉揉捏捏。

許瑩像是怕老孫跑掉似的緊抱著老孫的頭,她將老孫的頭往自己的乳房上緊壓著。這讓老孫心中的欲火更加上漲,嘴里含著乳頭吸吮得更起勁,按住乳房的手,揉捏得更用力。這一按一吸的挑逗,使得許瑩覺得渾身酸癢難耐,胸前那對乳房,似麻非麻,似癢非癢,一陣全身酸癢,深入骨子里的酥麻,她享受著這從來沒有過的滋味,陶醉的咬緊牙根,鼻息急喘,讓父親玩弄自己美麗的胴體。

「嗯……好…舒服…嗯……」

雖然乳房對男人來說不論歲數多大,都是充滿懷念和甜美的回憶,此時的老孫就是抱這樣的情心吸吮著許瑩的乳房。一會后老孫的手才依依不舍的離開,穿過光滑的小腹,伸到許瑩的大腿跟里,手指在陰戶上輕撫著。老孫的手指伸進許瑩那兩片肥飽陰唇,許瑩的陰唇早已硬漲著,深深的肉縫也已淫水泛濫,摸在老孫的手上是如此的溫溫燙燙,濕濕黏黏的。

「啊!……」

許瑩用很大的聲音叫出來,連自己都感到驚訝,同時也臉紅了。這不是因爲肉縫被摸到之故,而是産生強烈性感的歡悅聲。許瑩覺得膣內深處的子宮像溶化一樣,愛液不斷的流出來,而且也感到父親的手指也侵入到自己淫穴里活動。

「啊……嗯……好…嗯…嗯……嗯……」

老孫的手指在滑嫩的陰戶中,扣扣挖挖,旋轉不停,逗得許瑩陰道壁的嫩肉已收縮,痙攣的反應著。接著他爬到許瑩的兩腿之間,看著兩腿之間挾著一叢陰毛,整齊的把重要部位遮蓋著。許瑩的陰毛不算太濃,但卻長的相當整齊,就像有整理過一樣的躺在陰戶上,觸手絲絨般的順滑。許瑩的陰唇呈現誘人的粉紅色,愛液正潺潺的留出,看起來相當的性感。

老孫用手輕輕把它分開,里面就是許瑩的陰道口了,整個陰部都呈現粉紅的色調。老孫毫不遲疑的伸出舌頭開始舔弄許瑩的陰核,時而凶猛時而熱情的舐吮著、吸咬著,更用牙齒輕輕咬著那陰核不放,還不時的把舌頭深入陰道內去攪動著。

「嗯……喔……爸……別再舐了……我……癢……癢死了……實在受不了啦……啊……別咬嘛……酸死了……」

許瑩因老孫舌頭微妙的觸摸,顯得更爲興奮。她口里叫著的是一套,而臀部卻拼命地擡高猛挺向老孫的嘴邊,她的內心渴望著老孫的舌頭更深入些、更刺激些。渾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濤,讓她渾身顫抖。老孫的舌尖,給了她陣陣的快感,迅速地將她的理性淹沒了,子宮已經如山洪爆發似的,愛液流出更多的。此時的她,只是一昧地追求在這快感的波濤中。她陶醉在亢奮的激情中,無論老孫做出任何動作、花樣,她都毫不猶豫的一一接受。

因爲,在這美妙興奮的浪潮中,她幾乎快要發狂了。

「嗯……不行了……爸……我受不了了……嗯……癢死我了……嗯……」

老孫的舌頭不停的在陰道、陰核打轉,而陰道、陰核,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帶,這使許瑩的全身如觸電似的,酥、麻、酸、癢,她閉上眼睛享受那種美妙的滋味。

看到許瑩淫蕩的樣子,使老孫的欲火更加高漲,老孫急忙把自己的衣物也剝光。雖說老孫已有四十七歲了,但老孫那一根大肉棒,此時就像怒馬似的,高高的翹著,至少有七寸左右長,二寸左右粗,赤紅的龜頭好似小孩的拳頭般大,而青筋暴露。老孫感覺自己就像年少輕狂一樣。

「爸…我癢死了…快來…嗯……我受不了了…嗯……」

許瑩粉臉上所透出來的淫蕩表情,看得老孫已奮脹難忍,再聽她的嬌呼聲,真是讓老孫難忍受,老孫像回複精力似的發狂的壓上許瑩那豐滿胴體上,手持大肉棒先在陰唇外面擦弄一陣,嘴唇也吻緊她那鮮紅的小嘴。

「嗯……爸……我不行了……我要……」

許瑩雙手摟抱著老孫那寬厚的熊背,再用那對豐乳緊緊貼著老孫的胸膛磨擦,一雙粉腿向兩邊高高舉起,完全一付準備老孫攻擊的架式,一雙媚眼半開半閉,香舌伸入老孫的口中,互相吸吻舔吮口中嬌聲浪語:「爸…我受不了啦!……我……」

老孫的大龜頭,在許瑩陰唇邊撥弄了一陣后,已感到她愛液愈流愈多,自己的大龜頭已整個潤濕了。老孫用手握住肉棒,頂在陰唇上,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聲,巨大的龜頭推開柔軟的陰唇進入里面,大龜頭及肉棒已進入了三寸多。

「哎呀……」

許瑩跟著一聲嬌呼。

「痛死我了,爸…你的雞巴太大了,我受不了!…好痛……好痛……」

[別怕,寶貝,爸爸慢慢來]老孫看許瑩痛的流出淚來,老孫心疼的用舌頭舔拭淚水,不敢再冒然頂插,改用旋轉的方式,慢慢的扭動著屁股。

許瑩感覺疼痛已慢慢消卻了,隨之而來的是一陣說不出的酥、麻、酸、癢布滿全身每個細胞。這是她嫁夫以來,從未有過的快感,她開始扭動臀部,讓肉棒能消除淫穴里的酥癢。

「爸!…我……好癢……」

許瑩那淫蕩的表情,浪蕩的叫聲,刺激得老孫暴發了原始野性欲火更盛、陽具暴脹,再也顧不得溫柔體貼,憐香惜玉,緊壓在她那豐滿的胴體上,老孫的腰用力一挺!

「哦!……」

疼痛使許瑩哼一聲咬緊了牙關,她感覺自己簡直就像被巨大木塞強迫打進雙腿之間。

「瑩瑩,太大了嗎?馬上會習慣的。」

許瑩感覺父親鋼鐵般的肉棒,在縮緊的她肉洞里來回沖刺。大腿之間充滿壓迫感,那種感覺直逼喉頭,讓她開始不規則的呼吸著,巨大的肉棒碰到子宮上,強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湧來。

許瑩吃驚的發現,從子宮里湧出的快感竟使自己産生莫名的性欲。自己也不敢相信會有這樣強烈的快感,她本能的感到恐懼。但是老孫的肉棒不斷的抽插著,已使許瑩腦海逐漸經麻痹,一片空白的思維里,只能本能的接納男人的肉棒。

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許瑩下體的快感也跟著迅速膨脹。

「唔…唔……好爽…嗯…」

每當老孫深深插入時,許瑩就皺起美麗的眉頭,發出淫蕩的哼聲。

老孫每一次的插入都使許瑩前后左右扭動雪白的屁股。而豐滿雪白的雙乳也隨著抽插的動作不停的上下波動著。許瑩淫蕩的反應更激發老孫的性欲。

「啊……嗯、嗯…嗯…嗯…爽死我了…爸…快…再快一點……」

老孫將許瑩的雙腳高舉過頭,做更深入的插入。肉棒再次開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宮壁上,使許瑩覺得幾乎要達到內髒,但也帶著莫大的充實感。許瑩的眼睛里不斷有淫欲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觸電的感覺。

老孫更不停地揉搓著許瑩早已變硬的乳頭和富有彈性的豐乳。許瑩幾乎要失去知覺,張開嘴,下颌微微顫抖,不停的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啊,不行了……不行了……唔…爽死了……」

許瑩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那是高潮來時的症兆,粉紅的臉孔朝后仰起,沾滿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動著。

「唔……爽死了……啊……」

許瑩軟綿綿的倒在床上。但身體似乎尚有著強烈的馀韻,全身仍然微微顫抖著。

當老孫將肉棒抽出時,這樣的空虛感,使許瑩不由己的發出哼聲。

「啊……不……」

老孫將許瑩翻身,讓她四肢著地采取趴著的姿勢。剛交媾完的大陰唇已經充血通紅,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強烈對比。圍繞紅腫陰唇的黑毛,沾滿了流出的愛液,因姿勢的改變愛液不斷的湧出,流過會陰滴在床上。

許瑩尚在微微的喘氣時,老孫的肉棒又從后方插了進去。老孫插入后不停改變著肉棒的角度而旋轉著。

「啊…快……我還要……」

激痛伴著情欲不斷的自子宮傳了上來,許瑩全身幾乎融化,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湧出震撼的快感,而愛液也不停的溢出。

「唔…好…快…再快…唔……」

老孫手扶著許瑩的臀部不停的抽插,另一手則用手指揉搓著陰核。許瑩才剛高潮過的陰部變得十分敏感,許瑩這時腦海已經混亂空白,原有的女人羞恥心已經不見,突來的這些激烈的變化,使的許瑩女人原始的肉欲暴發出來。她追求著父親給予的刺激,屁股不停的扭動起來,嘴里也不斷的發出甜蜜淫蕩的呻吟聲。

「啊…好爽…爸……唔…媳婦…讓你干死了……唔……」

老孫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動,使許瑩火熱的肉洞里被激烈的刺激著,又開始美妙的蠕動,肉洞里的嫩肉開始纏繞肉棒。由于受到猛烈的沖擊,許瑩連續幾次達到絕頂高潮,高潮都讓她快陷入半昏迷狀態。

「啊……爸你的大肉棒…唔…干的我…我好爽……唔……不行了…我要死了……唔……」

許瑩再次達到高潮后,老孫抱著許瑩走到床下,用力擡起她的左腿。

「啊……」

許瑩站立不穩,倒在床邊,她雙手在背后抓緊床沿。

「瑩瑩,爸爸來了……」

老孫把許瑩修長的雙腿分開,在已達到數次絕頂高潮的淫穴里,又來一次猛烈沖擊。

「啊…爸…媳婦不行了…媳婦爽死了……唔…大肉棒…干的媳婦好爽…唔……」

老孫用力抽插著,許瑩這時下體有著非常敏感的反應,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聲,雙乳隨著父親的動作擺動。

這時候,老孫雙手抓住許瑩的雙臀,就這樣把許瑩的身體擡起來。許瑩感到自己像飄在空中,只好抱緊了老孫的脖子,並且用雙腳夾住老孫的腰。老孫挺起肚子,在房間里漫步,走兩、三步就停下來,上下跳動似的做抽插運動,然后又開始漫步。

這時候,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幾乎要進入子宮口里,無比強烈的壓迫感,使許瑩半張開嘴,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因爲高潮的波浪連續不斷,許瑩的呼吸感到很困難,雪白豐滿的雙乳隨著抽插的動作不斷的起伏顫動著。

抱著許瑩大概走三分鍾后,老孫把許瑩放在床上仰臥,開始做最后沖刺。老孫抓住許瑩的雪白的雙腳,拉開一百八十度,肉棒連續抽插,從許瑩的淫穴擠出的愛液流到床上。

高潮后的許瑩雖然全身已軟棉棉,但好像還有力量回應老孫的攻擊,挺高胸部,扭動雪白的屁股。

「唔……啊……我完了……爽死了……喔…好爽…爽啊……」

許瑩發出不知是哭泣還是喘氣的聲音,配合老孫肉棒的抽插,旋轉妖美的屁股。肉穴里的黏膜,包圍著肉棒,用力向里吸引。

「啊…爸…我不行了…要死了……喔…你干死我了……爽死……爽死了……喔……」

老孫一手抱著許瑩的香肩,一手揉著她的乳房,大肉棒在那一張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許瑩也擡高自己的下體,老孫用足了氣力,拼命的抽插,大龜頭像雨點般的,打擊在許瑩的子宮上。

「瑩瑩!爸出來了!」

老孫發出大吼聲,開始猛烈噴射。

許瑩的子宮口感受到老孫的精液噴射時,立刻跟著也達到高潮的頂點。她覺得自己連呼吸的力量都沒了,有如臨終前的恍惚。

射精后的老孫趴在許瑩的身上,緊緊的抱住她。而許瑩連動也無力動一下,雪白的肉體癱瘓在床上,全身布滿了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著,但許瑩感覺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不斷的慢慢的融化著全身……

高潮后的許瑩緊擁著老孫,她的頭放在仰臥的老孫左胸上,下半身則緊緊的和老孫的下半身緊貼著,兩人的大腿交纏在一起。老孫緊緊的抱著許瑩那情熱未褪的身體,右手則緩緩的輕撫許瑩的玉背。許瑩就像只溫馴的貓般的閉著眼睛,接受老孫的愛撫。

倆人似乎還沒發覺自己的身份,還沈醉在剛剛的性歡愉當中。慢慢的老孫的手遲緩下來,而許瑩也在滿足之后的充盈與安適感中睡著了。

暴雨終于不顧一切地傾瀉了下來,玉佳湖的水面上,濺起成千上萬朵水花,伴隨著狂風肆虐,雨霧像瘋狗一般亂竄,天地已經混合在了一起。窗台底下是一片荷塘,蓮葉在暴雨的擊打下不堪重負,連莖杆都承受不住彎了下來,然而只要一有機會,便又聳立了起來,不屈地繼續迎接暴風雨的洗禮。

暴雨整整下了將近兩個小時,終于,云收雨歇,天邊浮現了一絲魚肚白——天,快要亮了。

雨后的玉佳湖顯得格外的清爽,荷塘愈發青翠,一片片蓮葉上星星點點地滾動著晶瑩的水珠兒,偶爾有一滴水珠滾落到水里,發出清脆的聲音。有一些新芽兒鑽了出來,翠綠的芽苞兒積極地向上挺立著,向大自然傳遞著新生的聲音。

三樓的客廳里,老孫溫柔地摟著許瑩嬌美的胴體,愛憐地看著昨夜宛轉承歡的媳婦的那一張俏臉。酒后臉上的紅暈已經褪去,許瑩如小鳥依人般安靜的閉著眼睛躺在公公地懷里,長長的睫毛有時候輕微地顫動一下,一幅清純而又寶相端莊的樣子。

老孫知道許瑩沒有真的睡著,懷中聖女般的媳婦是昨晚那個媳婦麽?想著老孫便松開摟著許瑩腰肢的手,輕聲道:“瑩瑩……對不起,昨天,昨天……你喝太多酒了……是爸爸不好……”

許瑩“咯咯”地輕笑了一聲,按住老孫要移走的手,仰起俏臉,在老孫嘴唇上飛快地啄了一下:“爸,不怪你……”

望著老孫怔怔的眼神,猶如失魂的樣子,許瑩大眼睛更加露出調皮的表情,將螓首湊到老孫耳邊說道,“爸,你昨天好厲害……你看天都要亮了……你要賠我裙子!”

在媳婦的嬌言軟語中,老孫徹底地放了開來,手掌在許瑩豐滿的屁股上輕輕地拍了一下:“你還真是一個小妖精,好——爸爸今天就陪你去買裙子。”

手卻放在屁股上沒有拿開,還不斷輕輕的撫摸著。

“啊,爸,你好壞!”

許瑩嬌軀猛地彈了一下,她感覺老孫那粗長的肉棒又硬了起來,頂在自己的小腹上。

許瑩用手撐著沙發,撥開老孫的手就向外滾。

“你這個小妖精,想逃?”

老孫追著媳婦的身子也滾了過來,兩人抱成一團落在地板上,在落地的一瞬間,老孫的肉棒再次進入了媳婦蜜穴的里面。

“噢,”

公媳倆同時發出了滿足的歎息聲。

“爸,你輕點……啊……好長……”

老孫跪在地上,長長的肉棒深深地插入許瑩肥美的陰戶中,並以此爲支點,將媳婦的嬌軀摟了起來,讓她雙手攀著自己的脖子,自己雙手端著媳婦的屁股。

以這種姿式被公公插入,許瑩心中泛起了一陣嬌羞。

老孫戲谑地看著許瑩:“好瑩瑩,爸爸慢慢地動好不好?”

許瑩嬌聲道:“爸,你壞死了……”

老孫開始緩慢地在媳婦陰戶中抽插,粗長的肉棒通過濡濕的腔道,每一次都有力的頂在花心上。在老孫充滿力量的抽插中,許瑩嘴里性感地呻吟起來。青春少婦的乳房在公公的臉上不住地摩擦和撞擊,從老孫鼻尖上滲出的細細的汗滴一次一次地被乳房抹去,又一次一次的滲了出來。

“啊……爸,更快一點……啊啊……啊……”

隨著老孫逐漸加快的抽插,許瑩激烈的將頭向后仰,雙手死死地箍住老孫的脖子,尖尖的指甲在老孫的脖子上留下了一道道細微的血痕。

“噢……”

老孫感受到脖子上傳來火辣辣的痛,刺激得他更加凶猛地進攻,肉棒猶如活塞般,每一次都進入到了媳婦的最里面。

快速而有力的沖擊使許瑩的頭腦眩暈了,天花板上吊燈無規則地亂晃起來,似乎就要掉下了砸到自己頭上。“嗚嗚嗚……”

許瑩的呻吟變成了壓抑的哭泣,子宮開始了激烈的緊縮。

“啊……”

地一聲長喚,許瑩徹底松開了箍住老孫的脖子的雙手,螓首重重在落在地毯上,豐滿的乳房隨著慣性如波浪般彈動。

與此同時,老孫死死地抱住媳婦豐滿的屁股,肉棒徹底地進入並頂在媳婦的子宮口上,喉嚨里虎吼一聲。

許瑩感到蜜穴中的肉棒迅速地膨脹了一下,一陣滾熱的精華就噴射了出來,“噢……爸……”

許瑩舒服地發出長長的呻吟聲,猶如垂死的八爪魚般松懈了下來,蜷縮成一團。老孫也退出了兒媳婦的嬌軀,無力地斜倚著沙發,最終也滑落在地毯上。

這時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從陽台上射了進來,照在沙發的邊沿上,一大片汗漬在陽光的照耀下閃著金色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