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迷奸老婆的姐姐

本帖最后由 情兽王 于 编辑






? ?? ?我大姨子名叫刘蕾,比我老婆大3岁,我和老婆是开服装店的,大姨子算是帮忙,天天在店里,她的姐夫长期在外面的公司上班,很长时间才回来一次,孩子在他奶奶家寄养。她们姐俩身高、体型都很像,唯独长的不太像。我老婆比我大姨子漂亮,可就是没有她姐姐那种风韵。



因为没有我老婆漂亮,刚结婚时我还没注意她的姐姐。但后来越来越觉得大姨子有女人味,真想找个机会上她。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们姐俩都是非常正经的人,要想和我的大姨姐通奸是不可能的。于是我就想到了迷奸的办法。



其实要想迷奸哪有小说上写的那么容易,首先药就弄不到(不知道广大的色友是怎么弄到的药,我估计有很多都是在那乱编的)。我先是去保健品商店去买。我需要的是催眠的,而且必须绝对好使,不能有记忆。可保健品商店卖的都是催情的。问了好几家,都说没有催眠的,说是卖那个东西犯法,不敢卖。(也不知道是真不敢卖,还是不是熟人不会卖的)



保健品商店买不到,我又想了一招,用安眠药,其实买安眠药也是个问题,也不让卖,后来跑了好几家药店,好说歹说,才有个年青店主肯卖给我。这还是我撒谎,说我奶奶睡不着觉。



买回来安眠药,我先拿我媳妇试试,别到时候不管用,干到一半她在醒了。我可死定了。



晚上,我拿了两片药辗成粉末,下到饮料里给我老婆喝,我老婆才喝了一口就说苦。我晕,这他妈可怎么办,先别说这安眠药管不管用,这么苦大姨子哪里会吃啊。特别是她姐俩都挑的很,一般东西都不吃。那嘴才好使呢。害得我赶紧说可能是饮料过期了。然后就扔了。还好老婆没有怀疑。



这安眠药这招又不行了,还得想别的办法。有道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对了,在网站上找,网上肯定有这类产品。



你还别说,真没让我失望,很快就找到一个名叫催眠香水的产品,说是喷一喷就可以让女性昏睡过去,然后怎么弄她都不会醒。因为色迷心窍,跟本没去想过真假。就花300来块买了一瓶,谁知道一用跟本不好使,假的。



这回给我弄的好不心恢意冷,眼看着我大姨姐美妙的身体天天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想上她的愿望一天比一天强烈。有时候做梦都能梦到和我大姨姐上床了。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好事却主动找上门来了。我一个铁哥们(一起吃喝嫖赌的)有一天神秘兮兮对我说:我前天把李莎莎给干了,真他妈爽哪。我自然不相信。骂他说:你想她想疯了吧,她一直不鸟你,她让能让你干了。李莎莎是张翔一直追求的对象,长的很漂亮,人也风骚,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同意和张翔在一起。他得意的说,山人自有妙计。原来,前两天他们一帮朋友在KTV喝酒,张翔给莎莎喝多了,又在酒里下了迷奸药。趁朋友上楼蹦D时就锁上门把莎莎给干了,干完送回她自己宿舍时又干两炮。第二天连莎莎自己都不知道被干了。还要找张翔在一起喝酒呢。



我一听,这不正是我想要的东西吗。连忙问,你那药在哪弄的,还有没有了。张翔说,在D厅有个人偷着卖的,现在看不到他人了。还剩2粒,我还得自己留着用呢。我一听,急了,我给你200元钱,买一粒。张翔笑着说,逗你玩呢。咱们谁跟谁啊,给你一粒。



我连忙说:走,这就去取去。张翔说:你忙什么啊。先告诉我,你想上谁啊?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我要上我大姨子,这件事我谁也不会告诉的,只是说看上一个酒吧女了。



当张翔打着哈哈给我取回药来,我拿过药的时候手心都有点湿了,奶奶的,为了你,老子费了多大劲哪,今天终于到手了。



药是白色的小片,跟我买的安眠药差不多,不过看着比安眠药精致多了。我看着药片,说:这药怎么下啊,有没有苦味啊。能挺多长时间啊。张翔:“下到饮料里,速溶的,怕溶的慢你就弄碎了下,什么味道都没有。具体我也不知道能挺多长时间,不过5、6个小时以内是没问题的,我干莎莎的时候干了三炮,总共过了5个多小时,她还睡的死死的呢。可能是喝了酒药效更强吧,够你干的了。



走的时候我不忘问张翔一句,这药绝对好使吗?心想,不好使我可死定了。就这一粒,我当然不能在我老婆身上试用了。张翔说:你就放心吧。哥们能害你吗?



有了药,还有个问题就是怎么下药,虽然我们天天在店里一起吃饭,但张翔告诉我这药的药效很快。10分钟就起作用。我不能让她昏在店里。得在她家里。这样的话我睡了她,她第二天还不知道,就算觉得下体有异样,也绝想不到会有人在她家趁她睡着了干了她。



要去她家就得配她家的钥匙。



于是,回到店里我说要剪指甲,管大姨子借指甲刀,她把钥匙串从包里拿出来扔给我说,用完别忘了放我包里。我满口答应着,边剪指甲边装作不经意的向外溜达。不一会,店里来买衣服的,我看大姨子忙起来了,就赶紧打车到一家开锁公司配钥匙。其实开锁公司离我家的店很近,来回连10分钟都用不上,不过,为了争取时间嘛,免得被怀疑。回来后,我把钥匙放到她包里说,嚷着说钥匙给你放回去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什么东风?当然是我老婆了,我跑去操我大姨子,我老婆万一半夜尿急醒了看不到我怎么办。没办法,只能等了。过了N天,我老婆也没有出过门,去上货也是当天就可以来回的,急的我团团转。



我老婆没事,我得给她找点事来干,这一天,我们三人在店里吃饭,我有意无意的和老婆说,你是不是很久没看你妈了?(我的岳父岳母家离我们很远)。我老婆想了想,说有半年多了。我说,回去看看吧。不想你妈吗?老婆说,想是想啊,但是店离不开人呀。我说,你和大姐换着回去呗,我老婆想了想,看了看我大姨子,我大姨子说,也该回去看看了。那好吧,我老婆对大姨子说:你先回去,过俩天我在回去。



我一听,要是大姨子先回去的话我还得等好几天呢,刚要开口说话。只听刘蕾说:你先回去吧。我这俩天不方便,不适合坐车。我听了差点喷饭,好不容易来机会了,居然赶上她大姨妈来,我也太倒霉了吧。我连忙说:大姐,你先回去吧,这两天该上货了,欣欣(我老婆名叫欣欣)还得上货呢,大姨子听了说也好,那我就先回去吧。



耶!~~~成功了,大姨子先回去虽然得在等两天,但好歹把经期错过去了。



终于等到我老婆回娘家了,我的计划可以实施了。我打算晚上临下班时候把药下到饮料里给大姨子喝,有十分钟够她走到家了。



于是早上我老婆刚上车走。我到店里一看,我大姨子已经到店里了。我就拿了钥匙跑到大姨子家去了。我得先进去看看情况。虽然我总和老婆去她家,已经很熟悉了。



我大姨子家在6楼,我一口气跑了上去,用钥匙打开门进了屋。屋子里收拾的很干净,还有一股香味。



跑到六楼也很累的,我脱了鞋做在客厅的沙发上略微休息了一下。见卫生间的门半开呢,就站起来走了进去。只见纸篓里有几片用过的卫生纸。还有一片卫生巾,我的心沉了一下。难道她的大姨妈还没走。把卫生巾拿起来一看,基本没有什么,只有一点点黄色的痕迹,我的心塌实下来——看来已经走干净了。



出了卫生间,我来到卧室,看着卧室里的床,心想:今天晚上我就可以在这个床上干你这个小骚货了。想着想着,我的鸡吧就硬了起来。我急忙来到她的衣柜跟前。打开衣柜,里面有很多衣服,其中有一个格是装内衣的。我拿出一条粉色的内裤,套在鸡巴上,脑海里想想我的大姨子,用手撸动我的鸡巴打起了手枪。可能是用她的内裤打手枪感觉刺激吧,弄了一会就感觉要射了,我急忙收住心神,这么好的东西要留到晚上用呢。不能浪费。



我提上裤子,看到衣柜旁边就是电视,下面还有DVD播放机,我突然想,姐夫成年不在家,难到她不想吗。看看她这有没有黄片就知道了。如果她真的是暗骚的话,我说不定可以和她长期来往呢。



结果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我想像中的黄片,我跑到床前,把床垫子下面、抽屉统统找了一遍,什么也没有。我不甘心,把电脑打开,认真的查看了每一个磁盘的每一个文件夹,还有浏览过的网站,我都没有放过。结果我彻底失望了,电脑也很干净,一点黄色信息都没有。看来我大姨子真是一个本分的女人。我想了想,可能是她没接触过这些东西,也想不起来,让我来引导引导你吧。于是我奸笑着把IE的首页设成了。反正我大姨姐也不太懂电脑,不会发现有人动她电脑的。问我我就说可能中毒了。



坐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意思,我关了电脑,准备走的时候,发现床头放着半瓶矿泉水。看样是睡觉的时候喝的。我眼睛一转:我何不直接把药下到这水里。她晚上睡前喝了不是正好吗。也免得她下班没回到家就晕在外面了。怎么这之前没想到这好办法呢。于是我拿出那粒药,放进了水里。只见那粒药真的融的很快,转眼间就完全看不见了。水也没有变色。我拿起来尝了尝,也没什么味道。



大功告成,只等晚上小骚娘们一喝这水。就是我的了。



我回到店里,大姨子正在那坐着吃瓜籽呢。小嘴一张一合的,小舌头翻上翻下的看的我心里好不痒痒。心想,小骚逼,等晚上有你好看的。让你的小嘴给我舔鸡吧。想着想着,我的鸡吧又硬起来了。我怕大姨子看见,赶紧翘起二朗腿挡上。



由于我媳妇不在家,所以我大姨子给我做饭在店里吃。到了晚上我去店里吃饭,我到厨房一看我大姨子正在炒菜,我趁她不备多抓了点盐放在锅里面,然后出去了。万一她不渴,半瓶水不能都喝完,药劲不够怎么办。我就是要让菜咸,晚上她才好多喝水呀。我又出去买了两瓶啤酒,打算劝她喝点。张翔不是说这药和酒在一起喝会更有效吗。该想的我都得想到,确保万无一失。



吃饭的时候,大姨子吃了一口菜。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说:菜咸了,我没放太多盐啊。我不禁偷笑,不咸才怪。我说我吃着挺好吃的呀,不咸。然后使劲往她碗里夹菜。她吃了很多菜。我心里暗喜。看你晚上喝不喝水。我拿起啤酒,给大姨子倒了一杯,说:大姐做饭辛苦了,喝一杯吧。大姐连忙说:哎呀,我可不会喝。我说:倒都倒了,就喝一杯吧。大姐说:那我慢慢喝吧。不知道能不能喝了呢。吃完饭大姨子脸有点红了。那一杯酒都喝掉了。



我在家躺到晚上8点,就按奈不住了,跑到她家楼下。想了想,拿出了电话播了大姨子的号,响了俩声。只听有人接了。该死,是药不好使还是她没喝那水呢。电话那边传来声音:小佳(我的化名),有什么事吗?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呃……我晚上吃的有点咸了,赶觉渴,下来买瓶水,你不渴吗。给你送一瓶去。



哦,不用了,我这还有些水呢。



哦,那你休息吧。



我长出了一口气,不是药不好使,是她还没喝呢。



又过了半小时,我不敢在用自己电话打,用公用电话拨了她的号,打算如果她接的话就直接挂掉。这回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我的心不禁狂喜,可能是药起做用了。为了避免是她去卫生间没听到,又过了10分钟。我又打了一次,还是没人接,这回没问题了。



可是当我跑到楼下准备进去的时候傻眼了。原来我配钥匙的时候只配了她家门钥匙。外面电子门钥匙没有配。白天电子门不知道被谁用砖挡上了没锁让我忽略了这个问题。没办法,按门铃吧。按了4楼的门铃,一个男子的声音:谁呀?



楼上的,忘带钥匙了。帮忙开下门好吗。



哦,几楼的啊。



妈的,这男的真可恶。我不禁暗自骂他。



6楼的。



好的。下次带钥匙啊。



门开了。我也把他家祖宗问候个遍。近来后我一口气从楼下跑到六楼。趴在门上听了一会,没什么动静。又试探着敲了敲门,也没什么动静。于是,我拿出钥匙悄悄的打开门锁。轻轻的进了房门。



客厅里很黑,卧室的门是关着的。我紧张的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我脱了鞋(本来不想脱的,万一有事跑的快可又怕留下脚印)进了客厅轻声走到卧室门前。听了听动静。有说话声,应该是电视开着呢吧。我把门推开一个缝一看,果然是电视还开着。看来,药起做用了,还没来得及关电视就睡着了。我大胆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借看电视的光看见瓶子里的水还剩一些,床上我的大姨子穿着内裤和胸罩,没有盖被。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这么刺激的画面。我的鸡巴一下就立了起来。我走过来用手推了推她,没有醒,轻轻拍了拍脸也没有醒。我加了力使劲打了她一个耳光,然后跑到客厅去,伸头看了看,还是没醒。这回我放心了。走进屋打开灯,灯光很刺眼,也刺激着我的性神经。让我感觉很香艳刺激。



我把电视声音调大了,免得一会操她的时候被邻居听见。然后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布条、胶纸。把她的手捆上、用布条把眼睛蒙上,胶纸放在一边。各位不要误会,我可不是想玩SM,我是怕万一她醒来看到我。这样的话她醒来也不知道是谁做的,胶纸是用来封嘴的,怕她醒来叫。



这些做好了之后,我准备开始享受这个尤物了。我低下头,看着她的脸。她的脸红红的,应该是酒精的作用或是下的药里还有些催情的成份,纹胸也是红色的,带黄色的花纹。我轻轻的把他的纹胸摘了下来,两只白兔腾的跳了出来。她的乳房现在看来并没有白天时候看着那么丰满,可能是纹胸的事吧。乳头有点黑,毕竟是生过孩子的女人了。我忍不住用嘴含着她的乳头,用舌头舔了起来,同时手也伸向她的下体抚摸着。当我手碰到她的阴部时,明显感到了她浑身都在颤栗,呼吸声也加重了。



我想了想,扶起她的头,捏开嘴,把瓶子里剩的水一点一点都给她喂了进去,免得一会药量不够在给她操醒了。



喂了水后,我亲了亲她的嘴,把她放平,开始脱她的内裤。她的内裤是有些半透明的那种,我慢慢退去内裤后发现她的下体已经开始湿了。看来真是很久没做了。这么不经挑逗。



脱掉内裤,我看到了她阴阜的上方有浓黑的阴毛,但不是很密,我的心开始狂跳起来,终于见到我朝思暮想的小穴了。我趴在她两腿中间仔细观察她的阴部:两片又肥又红的阴唇紧密的闭合在一起,一点缝都没有。我操,生过孩子了还会这么紧吗。可能是很久没有做爱的原因吧。我闻了闻她的阴唇,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不是香,也不是臭,反正很好闻。这种味道刺激了我,我忍不住用手指轻轻的在她的肉缝里来回拨弄,然后用手扒开阴唇用舌头不停的舔她的阴唇。她的身体开始不停的抖动,阴道里也流出了透明的液体。我张开嘴把她整个阴部都包在嘴里,大口大口的吸吮她流出的爱液,太爽了。真好喝啊。



我把中指伸进她的阴道里面,慢慢的抽动起来。一开始,大姨子还只是呼吸加重。慢慢的她的身体开始有了变化,乳头慢慢的涨了起来,阴蒂也开始充血。身体轻轻的扭动,并且开始呻吟了。



小骚逼,还以为你多正经,被我挑逗几下,也受不了了吧。我开始加快手指的速度。迅速的抽动着。只见她越发扭动的厉害了。阴道开始不那么紧了。于是我变抽动为搅动,变一根手指为两根,快速的搅动起来,她呻吟的声越来越大,阴道里流出的爱液也越来越多,把床都弄湿了一片。最后她身体一阵强烈的抖动,然后挺了两下,不动了。我知道她已到了一次高潮。这小骚逼,还没等我操呢,就到一次高潮了,不过我并没有看到小说里说的那样,她没有喷出阴精。



我用嘴吸了两口她阴道口里流出的爱液,对着她的嘴吻了下去,全部喂进她自己的嘴里。可能是刚有过高潮,她还很兴奋的吸吮我的嘴。把她自己的分泌物都吃了进去。我发现她的鼻尖已经渗出了细小的汗珠。身上也有些潮。

我的大鸡巴早就已经怒挺起来了,已经涨的有点痛了。在裤子里一跳一跳的仿佛在抗议。我迫不急待的脱了衣服,内裤里早已是一片狼籍。



走到大姨子的跟前,捏开她的嘴,把鸡巴塞进嘴里,打算让她给我吹萧。由于她睡着,并不知道张大嘴,所以牙齿刮的我鸡巴有点疼。不过她应该是跟她老公玩过口交,小嘴一裹一裹的,舌头也很会舔。弄了一会,可能是因为太刺激了。我觉得要射了,赶紧把鸡巴从她嘴里拨出来。我可不能这么没用。还没操上她呢,就射了。



我忍了一会感觉忍回去了,决定直接进入主题,我要操我的大姨子了。



我把她的屁股向上抬了抬,拿起一个枕头垫在下面,这样比较好操些。我跪在她两腿中间,抬起她的两腿,分别架在我双肩上,这个姿势是我最欢喜的。每次我和我老婆做爱时,都会用这个姿势。



我把龟头抵在她的阴唇上来回蹭了几下。我不敢太猛烈的干进去,怕她受的刺激太强烈醒过来。于是一点一点的挤了进去,啊,好温暖,太紧了,我有点后悔刚才用手指给她玩到一次高潮,不然一定会更紧的。终于全插进去了。我想了几年的大姨子,我终于把你操了。我拿出手机,对着我和他交合的地方,照了几张相。我觉得蒙着她眼睛的布条有些碍眼,反正她也不会醒来,我索性就把布条扯了下来。



仍掉手机,我全插进去之后,我并不着急抽动。而是附下身来用舌头挑逗她的乳头。舌尖在她的乳头上来回拨动、画圈,不一会她的身体又扭动起来,嘴里喘着粗气,喉咙里咕噜咕噜的响着,偶尔还咽一下口水。鸡巴在阴道里感觉阴道像她的小嘴一样,一裹一裹的,我试着把鸡巴慢慢拨出来,她的腰也跟着向上挺。这小骚逼,离不开老子的大鸡巴了吧。我把鸡巴全拨出来后,又迅速的向下一沉,大鸡巴全部又插了进去,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的啊了一声,把我吓了一跳,赶紧停了下来。看了看她没什么反应,于是放心的干了起来。一开始她只是喘气有些粗,干了一会也不知道干了有多少下,觉得她的阴道开始抽搐了,我知道她的高潮又要来了。于是我抓住她两条架在我肩上的大腿,加快速度使劲的操了几十下,她浑身抽搐了几下,架在我肩上的腿突然一下绷的紧紧的,伸直了。屁股猛的一下抬了起来,我的鸡巴脱离了她的阴道,堵在里面的淫水哗的一下全流了出来,把床弄湿了一大片。可能是她在梦里跟老公做爱呢,阴户里一下变的空了。她的两手便想乱抓,抓他的老公,但他的手被我绑着呢。我也觉得绑着操她没什么意思。于是不顾那么多,就把她的手松开了,她的手一松马上放到床的两侧使劲的抓住床单,并用力的撕扯,可能是她平时和老公做爱的习惯吧。



我把她两腿放平、分开。趴到她身上,把鸡巴对准阴户,屁股向下一沉,由于她的阴道早已泛滥了,所以扑哧一声就插到底了,太爽了,大姨子的小穴真是太美了。我用胳膊支起身体像平常做府卧撑一样快速的操大姨子的小嫩穴。随着我的喘息越来越粗,我肉棒在大姨子的身体里的进出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插入的越来越深。随之而来的还有大姨子逐渐急促的喘息声,她的小穴把我的肉棒死死咬住,一点也不放松,而且不自觉的抬高肥臀,使肉棒可以更深入地插进穴里。



我干得性起便又将她两腿扛起,两手抓紧她的纤腰用力狂抽猛送,并且还配合着前后抽送的动作,左右晃动让我的鸡巴在穴里乱钻动,让大鸡巴能带来更大的刺激。她被这样操了几十下后,爽的得连连扭摆屁股来配合我的动作。我似乎掉进了一种永无休止的抽送快感当中。真希望这一时间永远停留在此刻,让我无止无休的狂操我的大姨子。



现在的我已经不在使用任何技巧,就是无止无休的强力猛冲猛干,哪里还顾得上明天她会不会感觉下体有异样。看着她让我操的也是娇喘连连,满头大汗。我越干越有劲,感觉鸡巴好像也越来涨的越大,我觉得我顶到底了,我够到她的子宫了。我把放在我肩上的双腿抬起来合到一起,这样她的阴道更紧了。干起来磨擦感非常强,特别是龟头的冠状部位那里,抽出来的时候好像可以把她阴道里的嫩肉全都带出来一样,磨的我异常舒服。我深吸了一口气抱着她的双腿开使又一轮的狂轰乱炸,阴茎直撞阴道深处的子宫口,那种舒服感真是深入骨髓。每一个汗毛孔都从里到外的舒服。



我大姨子让我操的呻吟声已经变成了呜呜的声音,闭着的眼睛也有些微睁,眼珠向上翻着。两条腿也一挺一挺的直抽搐。头上的汗已经打湿了头发,头发一络络的粘的脸上、额头上。看起来有非常淫乱的感觉。我觉得她又要到高潮了,于是把她的腿放下来,把她翻过来像狗一样趴着,这种后入式是我最喜欢的,因为这样干的最深,最能用上力,还能看到我们交合的地方。每次我和我老婆做爱的时候都是用这个姿势达到高潮的。不过由于大姨子是昏睡着的,我需要用一只手扶着,才使她不至于倒下来。



摆好姿势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另一只手扶着涨的生疼的大鸡巴,对准大姨子那已经一塌糊涂的阴户,喊了一声:刘蕾,我操死你。腰部向前一挺。硕大的鸡巴一下尽根而入,啊……大姨子被这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弄的居然在昏睡中叫出声来了,我也觉得这个姿势干的果然很深,很轻易就撞到她的子宫了,而且角度也是正面的姿势所达不到的。真是太爽了,现在就算她醒过来我也一定会把她干出高潮的。我两只手从后面伸到她的胸前,抓住她的美乳,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刘蕾被我插得全身一颤一颤,又是「啊……啊……」呻吟着,浪叫不绝。我每次都会把鸡巴完全抽出来,再大力直插到底。阴囊抽打在刘蕾的小腹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刘蕾阴道里的嫩肉也随着我抽出来而跟着翻出来,插进去的时候连阴唇都带进阴道里,和着淫水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反正她生过孩子,我不担心她的小穴和里面的器官会给插破!刘蕾这个趴着的姿势在我的冲刺下,两个乳房随着被干的动作而不断抖动着,她全身无力地趴在床上,只是屁股高高翘起让我干着。我喘着粗气,抽插越来越快,仍然像刚才那样,把大肉棒抽出来再奋力一刺到底。就这样疯狂的干了二、三百下,刘蕾被干上了高潮,啊……啊……啊……的叫唤着,淫水直喷,我的鸡巴已经塞不住里面涨满的淫水了,任其肆无忌惮的向外流淌。黏液从我俩交合的地方一直滴到床上都没有断。这时我觉得龟头一阵抽搐,腰眼和小腿肚子逐渐感觉麻痒起来。我知道我要射了,于是更加快速和疯狂的抽插起来,大鸡巴像打机器打桩一样,一下下钉入刘蕾的阴道深处,我感觉好像插进子宫口了。刘蕾现在已经叫不出来了。只是低着头张着大嘴,一口一口的喘着粗气。



随着我的抽动频率越来越快,我腰眼和小腿的麻痒感觉也越来越强,我用尽全力去做最后的冲刺。刘蕾也又开始了大声的叫喊:“啊……”老公,用力啊,弄我,我要来了。



妈的,还以为是和她老公干呢,她做梦也想不到,给她干的高潮迭起的是她的妹夫吧。



突然,她阴道里射出一股热流,我知道她这次喷精了。喷出的阴精直接浇在我的龟头上,我在也忍不住了,高喊着刘蕾的名字,连续狠狠的往她逼里狂捣了几十下,乳白的精液伴随着我的每一次前杵深深地射入刘蕾的体内。刘蕾紧闭着双眼,两颊潮红,喉咙里已沙哑地发不出声了,身子完全不受支配,软软地摊的床上,我闭目趴在刘蕾的身上,肉棒还深深地插在她的阴户里……过了许久,逐渐变软的肉棒一点点的从刘蕾的阴户里滑了出来。伴随着的还有我们的淫液和我的精子。我收集了一些留出来的精子,捏开刘蕾的嘴,灌了进去。拿出手机,扒开她的阴户,把布满精液的阴门照了下来。她的阴户肿的很厉害。乳房、还有吃了精液的嘴,全部拍了照,我要留着以后打手枪用。



床上一片狼籍,我简单的收拾后把内裤和纹胸给她穿上,盖上被子。湿了的床单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让她以为自己做了春梦流的水好了。



我又把绳子、胶纸、布条等物收拾好,确定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便转身出了门,把门锁好。



到了家后我一看表已经快12点了。我足足操了她2个多小时。想到她肿胀的阴户,明天她肯定有感觉的。



第二天,我早早到了店里打开了店门。一直到了8点半,大姨子才疲惫的来到店里,走路都有点走形,不过脸色比往日要红润的多。



我说:大姐,今天怎么来这么晚呢。



哦,有些不舒服



你嗓子怎么哑了?



哦,可能有点感冒……



看她没有什么反常的表现,我知道,我成功了。她不知道自己被迷奸了,至少不知道是让我迷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