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護士

大約半年前,我上網聊天的時候有一個叫春梅的網友主動加我,我看了一下她的資料,是女的,30歲了,還是同一個城市的人,於是我也加了她為好友。 兩人交談了一次後,連續幾天夜?都相約上網交談,兩人談得很開心,並互相留下了電話號碼。在斷斷續續地聊了一個多月後,有一天我正準備上網找她聊天,她卻直接打來了電話,說她丈夫出差兩周了,她將四歲的女兒送到外婆家,一個人覺得無聊,想約我見個面。我就說到我家吧,她說怕別人看見,就說到外面酒店先開了一間房,到時候再叫我去。









我開始有點猶豫,因為現在這社會有很多人利用女色去引誘男人,接著就勒索甚至殺人,但我想我們都談了那麼久了,她應該不會是那種人吧,結果還是答應了她,晚上到了約定的時間我到了她訂下賓館房間門前,再次確認無誤後按響了門鈴。 足足等了幾分鐘,從開始按門鈴時的興奮與激動甚至害怕,到幾分鐘後的失望,令我心情極其波動,在我失望得要離開時,我聽到了開鎖聲,只見一個頭髮盤在頭上,容貌清秀的年青少婦從開著的一點門縫望著我,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後輕聲疑問道:“你找誰?” 難道被耍了?我遲疑著一下說道:“我找春梅。” “嗯。快進來。”她望著我幾秒鐘後,終於露出了笑臉,笑得很燦爛,並側到一邊拉開門,自己卻躲在門後。我走進房間?,才發覺她雙手扯著一條大浴巾捂著身子,臉紅紅地望著我。 我頓時感到很有意思,但也擔心落進陷井?,謹慎地望瞭望?面才走進去。 只見她待我進了門,立即關上房門,臉紅紅地說道:“我不知道你來得這麼快,剛才正在洗澡,聽你按門鈴好久了,怕你走,只好這樣來開門了。你坐一下,我就快洗好了。”







她說著笑望了我一眼,快步向衛生間走去。我朝她背後望去,哦!她背後竟是全裸著的,肌膚很白嫩,屁股很豐滿、很大,背部的弧線更是非常優美、迷人。 她快進到衛生間?時,還扭回頭來對我嫣然一笑,令我的陰莖立即騷動著一波波地翹挺了起來。我四下仔細巡視了一下房間,確實沒有任何異狀後,這才心安地坐了下來。 過了一會,她穿了一件無領,無袖,布料輕薄的蘭底綴小白花的連衣裙出來,雙手攏著披肩散發走到我面前,坐下,就在這一瞬間,我們好像都覺得沒有什麼話說,空氣就像凝固了一樣,這種情況真的很尷尬,我努力想找個話題調節一下氣氛,但不知怎麼我的舌頭好想打了結不會說話了。最後還是她先做聲了,沖著我含笑道:“我倒杯茶給你。” “不用了。”我客氣地說道,同時為她初次見面的落落大方和風騷作態感到不虛此行。她甜甜地笑了笑,仍轉身去為我沖茶,然後坐在我身邊含笑地望著我說道:“我還以為你一定是一個很粗壯的男人呢,沒有想到你這麼斯文。”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我因為戴了眼鏡,看起來樣子的確斯文,和實際年紀不符,平時別人都以為我還在大學讀書。這麼一個來回我們之間的那種緊張氣氛頓時緩和了很多。 我這時已經發現她連衣裙?沒有穿內衣褲,美妙的胴體半隱半現,讓我湧起了一股強烈的欲望。從與她這段時間的聊談,雖然兩人沒有談到性的方面,我感覺到她是一個比較風情的女人,但見到她,令我對她產生了一股很奇異的衝動,按奈不住強烈的情欲,一把將她摟進懷?。 她似乎嚇了一跳,但很快就平靜下來,象徵性地掙扎了幾下就不反抗了,很溫順的躺在我的懷?。這讓我更加放肆了,右手從她裙?,並摸到她的大腿根,用幾個手指勾著她的陰部,中指在尋找她的陰道口。









“你真是色狼,我這是引狼入室了。”她面頰嫣紅,咬著嘴唇,一雙美麗的眼睛有些溫怒似地瞪著我,只是象徵性地反抗幾下。 我搬動她身體令她仰身躺在我的大腿上,右手掀起她的裙子欲摸弄她,她臉上做出恨恨的樣子不停地扭動著上身,而她下身卻自動擺出右腳踩在沙發上,左腳直伸在沙發下,雙腿張得大開的淫態。叫我心態百味,欲罷心不甘,真不知她是不願意,還是發浪了渴望男人。 她的腹尖圓弦很優美,只生了一小撮陰毛,大陰唇上沒有陰毛。我一邊玩她的陰戶,也在仔細檢查她是否有性病,並試探地問道:“你約我來後悔了?” “嗯,我後悔了,我要告你姦汙我。”她咬著嘴唇還在恨著,下身卻在很興奮地反應之中。 “誰叫你在我一進門就光著屁股給我看,引誘我。”我也恨恨地幸災樂禍著道。 “就引誘你這個大色狼又怎麼樣!你要強奸了我,就告你,害你坐牢。”她更是咬牙切齒地恨恨地看著我。 我實在忍不住在她嬌美的臉蛋上親了一口,笑嘻嘻地道:“那我先挑逗你的情欲,讓你欲火燃燒,要你主動求我交歡你。”我越來越感到她是在逗著我,因為插在她陰道?的中指已經感受到她的濕滑。 “爽死你了!我會主動求你呢?你跪在我面前求我,我都不會動心。”她的怒氣好象一下子不見了,麗臉嫣紅地笑著說道。









“唉!你應該改網名叫冰美人了。我實在是欲火燃燒了,只好跪著求愛試試你了。”我說道,心?越來越感到了一種對她的親近感。 “燒死你活該!”她又做出一副恨恨的樣子,卻由我擺弄她坐直身子後,把她大腿張開,中間放了一塊沙發坐墊後,我當著她的面脫光褲子,看她迅疾地看了我好一眼粗挺的陰莖後,臉上閃過的一絲渴望,我心?更有了底,笑嘻嘻地跪立在她張開的大腿中間,雙手伸過去,一邊隔著她輕薄的衣裙按揉她豐挺的乳房,一邊嘻皮懶臉地笑道:“美麗的小仙女,大雞巴色狼向你求愛,你答應嗎?” “哼!墊著坐墊跪,一副不誠心的樣子,才不答應!”她好象想笑但還是很費力地沈下臉對我說道。 “你看!”我將她的裙擺掀開露出她的下體,把翹挺的陰莖按平後剛好對著她的陰道口。“我跪著的高度不夠,等你要是同意了,我這樣一挺就剛好可以插進去。” 我說著腰部一挺,把粗挺的陰莖一大半一下子插進了她已經流出了水的陰道?。 她嗯啊地哼了一聲,竟是吃吃地調笑著道:“那等你長高了再來向我求愛。” 我的陰莖已經插進了她溫暖的陰道?,我一邊抽插她,一邊用雙手按揉著她的乳房笑道:“我都快三十歲了,要長高只有等下輩子了。” “沒有關係啊!我這輩子肯定不會嫁給你的了,你就等下輩子再向我求愛吧!” 她更是嬌媚地笑道。 我用力將陰莖向前一挺,幾乎整條陰莖都插進了她的陰道?,只見她:“嗯啊”地哼了一聲,咬著嘴唇道:“想不到你的那個這麼粗,這麼長。我還沒有同意你就插進來了。” “我現在不是還在跪著求你嘛!”我笑道:“你不答應我就退出來了。”我說著將陰莖一點一點地往外退,她的淫水很多,陰道又很緊,我明顯感到我往外退陰莖的時候,她的陰道在用力夾緊我的陰莖,當我的陰莖頭已經退到了她的陰道口,已經是無洞可退了,我見她仍是眼睛冷冷地望著我,似乎真的沒有什麼情欲與我淫樂,我頓時有些來氣,一咬牙就要把陰莖頭退出她的陰道口。









“可以告訴我,你的真實姓名和年齡嗎?”她突然很嬌媚地望著我笑道。 我趁機又將陰莖往?插,一邊往復地抽插她的陰道,一邊伸手到她高聳的乳胸上輕撚她的兩顆已經發硬的乳頭笑道:“陳某,27歲,未婚,在此地某政府部門工作,你呢?” “我呀?”她吃吃地嬌笑道:“我不告訴你!”,她說完高高地昂起臉,一副得意的樣子。 我頓時裝出一副氣得青煙直冒的樣子,把陰莖突然從她陰道?退出,令她嗯啊地叫了一聲,我站起來到沙發另一邊坐下,說道:“你更不誠心,都跪著向你求愛了,還戲弄我,算了。” 只見她對我嬌媚地笑著,一副很可憐的樣子起身移跨我的大腿上,伸下右手扶直我粗挺的陰莖對著她的陰道口,咬著嘴唇,楚楚動人地望著我長哼了一聲坐了下去。 “惹起人家的味口了就想逃走,我才不饒過你呢!”她哼了幾聲後,突然快速地聳動起來並嬌嗔著道。 “只許你吊我的味口,不許我吊你呀?”我也笑了,伸手把她一件我屁股下坐著了一點的衣服拿了出來。 “哎,這件是我來時才買的,三折,才二十多塊錢,你看我穿好看嗎?”她嬌笑著動手將她身上的這件薄連衣裙脫了下來,伸手去拿起那件桃紅色印花的薄尼龍短袖衫。 “你的兩只乳房真迷人。”我望著她兩只雪白跳蕩的豐滿乳房,忍不住伸手去摸柔。











“是嗎?”她甜美地嬌笑著把乳胸挺得更高,豔美地笑道:“你想吃奶嗎?” “當然想!。”我笑道,摟住她的腰,含住她的一只乳頭吮了起來。 我含吮了一會她的兩只乳頭,只見她面頰嫣紅地笑望著我道:“你插在我?面有二十多分鐘,我在網上看有些男人說是猛男,可以搞女人一個小時,你可以搞多久?” “不知道。你今晚試試唄,看我不搞你幾個小時才怪。”我笑道。 “幾個小時?天啊!我不是要被你搞死了,我結婚了六年,最長一次才10分鐘。”她臉上一副很害怕的表情望著我說道。 “你身體這麼健美、結實、豐滿,屬於那種很能搞的女人,只會搞得你欲仙欲死。”我笑嘻嘻地說道。 她笑了笑道:“既然這樣說,那就看你有沒有能耐了。”她說著穿上那件花短袖衫,衣衫很透明,顯得非常性感,我不由贊聲道:“真好看,你簡直是美麗極了,這麼性感,誘人性犯罪。” 平時在路上也見到一些女人穿這樣的衣服,在背後能夠看看清清楚楚乳罩帶子,看前面更是可以看得清乳罩的顏色、布料、形狀。而她此刻雙手攏著披肩長髮,高挺著乳胸,兩只乳房半隱半現,更是性感極了。 她咯咯咯地嬌笑著,柔軟的腰部在扭動著,含羞道:“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平時是個很正經的女人,在網上也沒有跟你和別人談到性方面的內容,但就有一種與你很有緣分的感覺,從叫你來到現在跟你這樣,我還覺得象在做夢一般。要穿這種衣服出門我肯定?面要戴一只厚的胸罩,戴薄的胸罩都不敢出門。” 我笑了起來:“反正我知道你是個很悶騷的女人了。” “去你的!”她麗臉嫣紅嬌嗔地撲過來就在我鼻子上咬了一口。 雖然她咬得很輕,但我故意“哎喲!”叫了一聲,抱起她的身子,將她橫放在床上,對她發起了一陣猛烈的抽插。









“哎呀!輕點,你的太長插得我好深,脹死我了。”她呻吟著道。 “我還是第一次遇著這麼浪、騷的美女,你就好好脹一脹吧!”我哼著猛烈抽插了她近半個小時,她屁股下的床單被她幾次湧出來的淫水濕了一小塊,我此刻感到陰莖頭被她的淫水燙得癢酥酥的,便停下來道:“床單濕了,下麵找什麼墊一下嗎?” 她麗臉紅豔豔的,羞笑著望著我道:“你好厲害,弄得我出了很多水。拿我身上這件衣服墊墊好嗎?” 我脫去了上衣,動手將她的那件衣衫也脫了下來,然後上床交歡著她道: “你來高潮了嗎?” “不知道,我以前從來沒有過高潮。剛才你發狠的那會,我好象全身都融化了,身子都不是我了的一樣,可能就是高潮吧。”她含著陶醉、迷人的嬌笑說道。 “喜歡那種感覺嗎?”我笑問道。 “喜歡,好爽的。”她嬌羞地含笑道。 我此刻的陰莖又沒有那種酥癢的感覺了,便笑道:“那又讓你舒服、爽快一下?” “嗯。”她含笑地點點頭。 我將她的雙腿擡到肩上,又對她發起了猛烈的抽插,這一次才抽插了五、六分鐘,我的陰莖就被她高潮到來噴出的的淫水燙得酥癢,我只好向後躲,當陰莖退到她的陰道口時,她可憐楚楚地望著我:“不要,不要出去。”並用雙手來抱我。 “再不出來,等你突然反悔了,又要告我強姦你怎麼辦?”我笑道,故意往後退了一些。 “所以你就要發狠點了,免得得不償失!”她浪浪地笑道。









我無奈地哼了一聲,只好又插進去,但不敢快速抽插,只是慢慢地抽插著,她呻吟著道:“哦!插快一點。” 看她騷浪得可憐楚楚的樣子,我只好咬了咬嘴唇,果然嘴唇的一些疼痛使陰莖沒有那麼強烈的刺激感了,又加速、猛烈地抽插她。 “天啊!你搞死我了!”她呻吟得越來越大聲。幸好開著電視,把她的呻吟掩蓋了不少。 “怎麼樣,你滿足了嗎?”我笑道。 她面頰嫣紅、情欲蕩漾地笑著點點頭:“你搞了我多久了?” “嗯,現在是10點27分,大概是8點10幾分開始搞你的。”我笑道。 她用非常佩服我的目光望著我點了點頭含羞道:“我被你征服了。” “把你征服啦?那就是說,我以後想再搞你,你也不會拒絕我了?”我笑道。 “今晚不會拒絕你。”她嬌媚地笑道。 “我還以為你每次都不會拒絕我呢。”我說道。 “才不呢,我就算不告你強姦我,但也不見你了。”她嬌笑道。 “什麼?”我擡起她的雙腿又猛烈地抽插起來,並哼道:“見不見?” “啊!見!見!什麼時候都見啊!”她呻吟著道。 看她真是屈服了的樣子,我又輕柔地抽插著她,與她親昵地交歡著說著話。 經過一番交談,我這才知道她是一所醫院的護士。 這以後我們還互相見面了好幾次,可惜後來她丈夫回來以後就沒怎麼見面了。 我曾經在街上看見過他們一起,她的丈夫挺高大的,沒想到卻是一個早瀉的男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