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爹地的一場春夢

爹地的一場春夢



在孤兒院裡,有一個皮膚白嫩嫩,水靈靈的小女孩正雙手抱著膝蓋坐在門口的大柳樹下面,她的眼睛又大又圓,好像兩顆晶瑩剔透的黑葡萄般閃亮動人。



小女孩大概只有6歲左右,身材纖細瘦小,有種楚楚動人的美感。



她的頭髮又細又軟,並不完全是墨黑色,泛著淡淡的金屬色光暈。順滑的半長髮披散下倆,垂在兩肩上面。



小女孩把自己小小的腦袋埋在在膝蓋裡,好像一直受傷的小鴕鳥般不願意與周圍的人或事物接觸。



她的名字是康凝,在一個月前,還是S鎮那位溫柔和煦,有著讓人如沐春風般完美笑容的柳老師的外孫女,掌上明珠。但是現在康凝卻不過是個被人遺棄在孤兒院的沒人要的孤女。



因為就在一個月前,柳老師被派到山區進行一日的教學演習,回城的途中,遭遇重型車禍,連人帶車翻入了山坳裡,屍骨無存。



康凝自小與外祖父相依為命,從來沒見過自己的父母,更沒見過其它的親人。



柳老師,待人文質彬彬,極受學生老師和家長的愛戴,可惜現在卻英年早逝,可憐的康凝剛剛6歲就淪為了孤兒,只能被送入孤兒院。



康凝自從住進了孤兒院,就猶如一位落難的高貴公主般與其它孩子格格不入,她性格孤僻,喜歡獨處,可以幾日幾日地一言不發,即便是被其它壞孩子欺負了也只會安靜地躲在一旁哭泣,原本圓潤白嫩的面頰越來越消瘦枯黃。



這個傍晚康凝一如既往地躲在孤兒院前的大柳樹下面,偷偷地發出小小的哭泣聲,漂亮的臉蛋上滿是淚水。



這時,在金燦燦的夕陽映射下,一個頎長的人影被投射在小女孩面前的地面上,康凝擡起淚眼朦朧的大眼睛,淚光中看到對面站著位高大挺拔的男人。



他皮膚光澤是新鮮健康的蜜色,微微被曬得有些黝黑。



他的五官如刀削般深刻英挺,雙目斜長,嘴唇削薄,透著股冷漠無情。



男人看起來還很年輕,穿一身銀灰色的剪裁合身的高級阿瑪尼西裝,黑色光亮的皮鞋。男人看著坐在地上的嬌小女孩,好看的眉毛微微皺起,他遲疑地走上前把小女孩拉起來,問:「你就是康凝?」



男人聲音醇厚又有磁性,帶著蠱惑人心的魅惑。



小女孩呆呆地點點頭。



男人繼續說:「我是你爸爸,康譁,從現在開始,我是你的親人。」



然後男人俯下身子,修長強健的長臂一攬,抱起地上的小女孩。一直走出孤兒院的大門,把康凝放進門口停著的銀灰色寶馬車的副駕駛倉內。



康凝自從被康譁抱入懷中,就感覺到莫名的一種安全感,她甚至不去證實康譁的身份,就任由他把自己抱進他的寶馬車裡。



康凝蜷縮在車座裡,很快進入夢鄉。



康譁一路上並未過多地關注身旁的小女孩,一如既往地雙眉微微鎖起,車速飛馳。很快車子就達到了楓市,駛入康宅。



康譁停下車,面無表情地看向身旁的小女孩,她此刻正蜷縮成一團,大大的眼睛閉著,她早就睡著了。



她睫毛很長,好似兩把小扇子,隨著眼簾的起伏而微微顫動著。



小臉尖尖的,因為膚色白而顯得晶瑩剔透,幾乎透明一般。



而她身上粉色的小連衣裙,此時因為睡著時身體的扭動已經被翻到了纖細的腰部,露出兩條鮮嫩雪白的腿,以及她純白色的小內褲。



自從康譁15歲時和自己的家庭教師,一個19歲的美麗女大學生柳葉第一次做愛以來,康譁7年內換過的床伴實在是數不勝數。尤其是從他16歲被送到美國以來,經歷過的女人更是不分年齡,不分國界。最近報張介紹柳老師的事跡才令康譁知道自己已有一個6歲的女兒。



閱女無數的他,在剛剛看到小女孩小內褲下白嫩的細腿兒時,下身竟然有了輕微的反應。



康譁覺得自己喉頭一緊,下意識地拿過手邊的純淨水,當甘甜清涼的水源進入他的口裡時,康譁的眼神恢復冷靜無情的澄明。



康譁把小女孩喚醒,對她說:「下車。」



女孩兒睜開惺忪的睡眼,乾淨清澈的大眼睛裡帶著種純真的誘惑,她摸索了大半天也不知道怎麼打開車門。



康譁不耐煩地伏過身去把她那邊的車門打開,可是他卻看到小女孩試探著想跳下車,卻又因為腿太短而膽怯地猶豫著時,他有些急躁地大步走下車,繞到女孩兒旁邊,伸手一攬,再次把康凝抱進了懷裡面。



當康譁寬厚的手掌觸碰到康凝大腿部細滑的肌膚時,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非常舒爽地打了個細微的顫。



小女孩的膚質真好,水靈靈又細嫩,是康譁過去經歷過的任何女人都無法比擬的美好。



康譁的手掌不自覺地開始摩挲著康凝腿部的肌膚,手指還似有似無地隔著輕薄的內褲布料觸碰她的私處。



康凝的小胳膊抱著康譁的脖子,小小的身子在他的大手掌間開始扭動。她發出輕輕又細小的童音:「癢癢,癢癢,別再碰凝兒了。」



康譁心頭一震,發現這是懷抱裡的小女孩第一次開口講話。



康譁整整自己剛剛產生了欲望的心神,正色對康凝說:「以後,你就喊我爹地。」



小女孩聽話地用軟糯的童音喊:「爹地。」



然後康譁沒再逗弄手上的小人兒,而是規規矩矩地抱著她走進康宅正廳。



雖然他面上鎮定如初,但心神卻已經有了絲動搖。



康譁不能不承認,當自己的手掌觸碰到康凝細嫩的肌膚時,他的下身再次產生了反應,而且欲望比剛剛更強烈,更堅硬。



而康譁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並沒有戀童癖,自己從15歲以來,交往過的女友,大多都是成熟美豔型的,康譁最喜歡在床上征服那些看似高傲,冷漠又幹練的女人們,當康譁看著她們在自己身下婉轉承歡,直到無法承受自己強大的需索而哀求連連時,他的內心會膨脹起巨大的自豪感和興奮感。



對於青澀無知,需要被人調教和愛護的小女生,康譁一向是不屑一顧的,這種女人往往最不解風情,在她們身上自己的欲望不但得不到完全的紓解,還會被她們的不懂事倒了胃口。



可是今天卻對這個跟自己有著血緣之親,幼小單薄的小女孩產生了欲望,實在是件奇異的事情。



康譁想:這段日子總是被老頭子差遣著辦事,果然是太久沒碰女人,都已經有些饑不擇食了。





康寧集團的總裁康譁的年收入再次被收入福布斯排行榜,康寧集團的年收益率也在國內同期的企業裡遙遙領先。



康寧集團的總部大廈門前照例圍滿了記者,當他們看到專門接送總裁康譁的純黑色閃爍著光澤的商務高級車緩緩駛來的時候,閃光燈,鎂光燈更是瘋狂地閃爍著。



楓市的所有人都對這位本市資產排名居首,但又神秘英俊的男人充滿了好奇。



他未過30,但是魅力卻更盛。



他的面容如同外國頂尖模特般精緻,深刻,卻永遠都掛著一層寒霜,拒人於千里之外;



他的身材比優異的足球運動員還要勻稱健美,他曾經為一本介紹商務精英的雜誌拍攝過封面照,他在裡面穿著純白色襯衫,領口微露,隱隱透出肌肉緊實健美的胸膛,窄腰翹臀,雙腿修長,讓所有看到他照片的女人都忍不住為他而瘋狂和尖叫,恨不得自己化為一條蛇,緊緊地纏繞在他的健腰上,隨著他的律動挺進而輾轉癲狂。



傳說康總裁的欲望之源天賦異稟,又長又粗大,凡是曾經在他身下承歡的女人,無一不懷戀被他的兇器填滿和抽插的極致快感。



他身邊的床伴無數,上至大牌明星,豪門名媛,下至餐館侍應生,每個都是身材火辣,胸脯高聳,細腰長腿的人間尤物,可惜卻沒有一個人能在他身旁長久,然而即便如此,那些女人們依舊像是被花香吸引的蝴蝶般圍繞著他,甚至以能夠曾承歡於他身下而自豪。



可是康譁的冷酷無情與他的天賦異稟同樣聲名在外,任何被他厭倦了的女人都別想糾纏於他,否則下場的淒慘程度是無可預料的,他絕不會對自己的舊情人心軟或妥協。



除非是在床上,他對待自己的那些床伴或許還存在一絲絲的溫情愛撫,下了床,他就變回了漠然冰冷,待人距離感十足的康總裁。



黑色的商務轎車緩緩在大廈前停下,西裝革履的司機態度恭謹地為後座拉開車門,康譁從率先從車裡走出來,他穿一身玄黑色的西裝,身材極為高大,肩膀寬厚,他繞到旁邊的車門前,伸出手,從車上牽下了一個身材嬌小,容貌非常俏麗的小姑娘。



小女孩大概12,3歲的模樣,身高只到康譁腰部上面一點點。她的皮膚白如冰雪,但是臉蛋兒上又透著紅撲撲健康的光暈,眼睛很大很明亮,黑白分明,又密又長的睫毛如羽扇般撲閃著。臉兒小小的,是最可愛的桃心形。



小小的身子上穿了件粉紅色的小洋裝,粉色的紗裙下露出修長瑩白的細腿。



小高跟涼鞋裡透出她可愛的十根腳趾,各個潤滑得像小珍珠似的。



女孩兒的頭髮是栗色,還閃著淡淡金色光芒,柔順地披散在肩膀上,發尾形成彎彎的弧度,頭上還戴著一個粉色有蝴蝶結的的髮卡。



女孩兒的小手牢牢地被身旁高大的男人握在手掌裡,男人那雙總是顯得冷靜過度而無情的狹長雙目看向女孩兒時居然顯得溫情脈脈,裡面飽含著濃得化不開的柔情。



男人對身後的記者媒體的叫嚷,驚呼以及鏡頭的閃爍視而不見,他的目光只停留在面前的小姑娘身上,小心翼翼地牽著她走向自己的帝國大廈。



然後男人壓低聲音對身旁的屬下說:「凡是拍攝到凝兒的相片,錄影,通通給我處理掉。我不允許任何人把凝兒的影像外露。」



康譁牽著康凝的小手剛剛步入康氏帝國大廈,凝兒就停住了腳步,擡起精致的小臉,大大的眼睛撲閃撲閃的,似乎裡面還包含著淚光,凝兒的眼神無比純淨地看著康譁,兩隻小巧的手只能拉住康譁的幾根手指。



凝兒輕輕搖晃著康譁的手,用嬌嫩的音撒嬌:「凝兒要爹地抱。」



說著就張開兩隻纖細的手臂,像鳥兒張開翅膀般。



康譁此時的面部表情早已沒有了平日裡被報刊雜誌拍攝或者展現給眾人的冷酷冰冷,他的面容柔和得如同一江春水,笑容溫暖如陽光融雪。



他微微低下身子,非常輕柔地伸出雙臂把康凝抱進了懷裡。



康凝今年剛剛12歲,自從6歲被康譁接回家,已經6年過去了。



她的臉頰不再像小時候那樣消瘦,變得圓潤飽滿,閃著珍珠般的光芒。



眼睛裡不再總是閃著委屈的淚光,而是洋溢著幸福的笑意。



嘴唇鮮嫩如花瓣。身子上有著肥嘟嘟的嬰兒肥,非常可愛,只不過腰部還是纖細得不盈一握。



只是凝兒的身高依舊是兒童的身高,非常嬌小可人。在身高190的康譁面前,凝兒就如同一隻小貓咪般小巧。



康譁非常輕鬆地就抱起了凝兒,讓她被粉色紗裙包裹的小屁股坐在自己的手臂上。手掌不動聲色地撫摸著凝兒的白嫩肌膚,然後步入自己的專屬電梯,直達頂層的總裁辦公室。



康氏帝國大廈的頂層只有康譁一人的辦公室,面積非常寬廣,地面上都鋪著奶色的又厚又軟的地毯,在康譁自己的純黑色原木辦公桌的對面擺著大大的鬆軟的布藝沙發。沙發的色澤是溫馨的粉紅色,與黑白色澤相間的辦公室佈置顯得很不協調,但是卻又透著股甜蜜的感覺。



這個沙發是康凝在康譁大辦公室的根據地之一,她每次撒嬌跟著康譁來到他辦公的地方,都會在康譁上班時,窩在康譁對面的大沙發裡。



康譁自從進入辦公室,把康凝放在她最喜歡待的沙發上之後,就坐在自己辦公桌前,處理檔和公務。



埋首於公務的時候會覺得時間過得非常快,當康譁再擡起頭看向對面沙發上的小女孩時發現她已經蜷縮在鬆軟的沙發裡睡著了。



女孩兒睡著的模樣看起來非常乖巧,康譁憐惜地走上前,拿起沙發邊上備有的薄被給小女孩蓋上。



但是他的手卻不自覺地觸碰上女孩白嫩的大腿根部,入手溫滑的觸感讓康譁的身子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面前這具青澀稚嫩,且與自己有著血緣關係的軀體,對自己產生了巨大的吸引。每次觸碰到她時,身下的欲望都會產生反應。



康譁知道這不應該,但是禁忌的誘惑又對自己有著致命的吸引。



看著面前的美好身軀,康譁對自己說:「就放縱一次,又如何。」



康譁輕輕地撫摸著凝兒嬌嫩的腿部肌膚,凝兒在他的動作下扭了扭翻了個身,側過身子仰躺在沙發上,嫣紅的小嘴裡發出幾聲沒意義的嘟嚷。



凝兒的粉色小洋裝裡面是件連身的紗裙,下面的裙擺早已隨著小女孩的扭動翻到了纖腰部分,而紗裙上方的薄薄衣料翻騰著被扯到了肩膀部分。白皙的脖頸裸露在空氣裡,泛起點點細小的顆粒。



12歲的小女孩胸部已經有了微微的凸起,粉紅色嬌嫩的乳尖在紗裙遮掩下若隱若現。



康譁突然穩定了一下心神,面前這具身體還只是個孩子而已,難道自己真的要去玷汙她的純潔和美好嗎?



雖然康譁在男女性事上一向來者不拒,狂放不羈,但是一向不屑於碰未成年的女孩,尤其是這麼小的孩子。



如果自己佔有了與自己有血緣關係,從小一手帶大的女兒,跟禽獸有什麼區別。



可是,天知道康譁有多麼地想要含住凝兒那鮮紅水嫩的小嘴,多麼想要讓自己早已勃起的欲龍被小女孩窄小的花穴緊緊包裹著。



康譁知道他的女兒像小嬰兒般貪睡,而且睡眠品質一向很好,每次自己把睡著的凝兒抱回家,她都只會蹭蹭自己,然後尋找個更舒服的姿勢睡眠,卻從不會醒過來。



甚至有一次,康譁把女兒抱回家,在床上安置好她後,自己去浴室洗澡,剛進浴室就聽到「!」的一聲響,他嚇得慌忙跑了出來,卻看到凝兒竟然因為睡覺極度不老實從床上摔倒了地上,所幸地面上鋪有厚厚的地毯,她才不至於摔傷,可是即便如此,也應該是非常痛的。可是小女孩居然都沒有從睡夢中醒過來,甚至對自己摔下來的事情一點記憶都沒有。



康譁想到自己的褻玩程度只要不會過於劇烈,應該都不會弄醒小丫頭,他勃發的欲望再次戰勝了理智。



康譁俯下身子,嘴唇吻上小女孩軟軟香香的唇瓣,那甜糯的觸感讓康譁渾身舒暢,他伸出舌頭喂進女孩兒的口腔,與她小小的舌尖纏綿不休。女孩兒身上還帶著甜甜的奶香,更加劇了她對康譁的吸引,康譁逐漸加大力度,舌頭快速地在小女孩嘴裡探索,移動和撩撥著。



康譁的嘴唇漸漸不再滿足于女兒的嘴巴,他的吻密密地延伸到女孩兒圓滾滾的面頰和粉嫩的頸部。對康譁而言,小女孩就像是一個世間最又誘惑力的的糖果般誘人,他忍不住伸出舌頭,舔著女孩兒柔嫩的肌膚,甚至輕輕地齧咬著。



因為懼怕女兒會被自己劇烈的動作弄醒,康譁的力度還是控制在一定範圍之內,同時也在觀察者女孩兒的神態是否有轉醒的跡象。還好,小女孩在父親動情的親吻中依舊睡得很沈,只是偶爾會扭動一下身軀。



親吻的同時,康譁的大手也沒有停止對女孩兒青澀身軀的摸索,他一隻手輕輕按住女孩兒皓白的玉足,一隻手緩緩地褪下女孩兒純白的棉質內褲。



純白輕薄的布料,沒有花紋的粉飾和蕾絲的點綴,是康譁親自為女兒挑選的,他是絕不會讓心愛的小丫頭最嬌嫩得花蕾忍受那些奇怪布料的包裹的。但是對康譁的誘惑力卻依舊大於其它所有女人性感的內衣。



康譁看到純白的布料上居然有了點點雨露般的濕潤,嘴角邪魅地露出一個微笑,看來自己的小女孩並不像想像中那麼青澀,已經有了動情的跡象。



康譁把內褲放在鼻端輕輕地嗅著,鼻尖傳來的微微甜腥味中間還夾雜著小女孩醉人的清甜氣息。然後康譁把小內褲放入口袋裡面,伸手把女孩兒光潔裸露的雙腿分開,向上推起,形成一個不規則的「M」形狀,露出她粉嫩粉嫩比玫瑰花瓣更嬌豔的夢幻之地。



即使是康譁閱女無數,也從來沒有見到過如此誘人犯罪的私處,女孩兒的陰戶光潔得如同上好的白玉雕成一般,沒有一根毛發,這與他所經歷的那些成熟女性完全不同,即便有些女人為了裝出純真,故意把陰毛剃掉,但依然會在陰戶處留下黑色的毛頭,反而看起來很難看怪異,這與還沒有發育長出陰毛的陰戶完全不同。



康譁忍不住把唇向下移,吻住女孩兒的陰戶。這是他從前未曾有過的舉動,往常對待自己的那些女伴,往往只有直接的挺槍直上,瘋狂地研磨和抽插,甚至連親吻都很少,但即便如此已足夠她們連連求饒尖叫,高潮連連。



康譁的唇逐漸接近了白玉陰部下的花瓣。小小的花瓣微微張開,露出上方的小核和小核下那細細的縫隙。他變得更加難以控制自己的欲望,將小女孩雙腿扒得更開,將頭伸到雙腿間,用舌頭舔舐那顆花瓣間的紅豆,大口含住花瓣。



康譁既不敢動作過大,又動情纏綿地用舌舔著,吸吮。女孩兒似乎也有了反應,被分開的雙腿微微抽搐扭動,鼻息間的呼吸也沈重起來,口裡還發出細細碎碎的呻吟聲。



康譁心中一驚,看向女孩兒的小臉,發現她的雙眼仍然是緊閉著,沒有任何醒來的跡象。



康譁此時已顧不得女孩兒是否會醒過來,他的欲望早已不在自己的控制範圍之內。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探入女孩兒的細縫中去,經過長時間的挑逗,女孩狹窄的細縫已經打開,康譁伸出一個手指,往裡面摸索著,想讓女孩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坦白講,康譁其實並沒打算完全擁有女兒,因為不管怎樣,自己雖然現在混跡于商界,父親卻是政治官場中人,從小就耳熏目染那些道德規範教育,自己的父親康省長,不過是年輕時曾經和家宅裡的女傭偷過情,就已經在後來的日子裡寢食難安,心緒不寧。



所以自己雖然是個花花公子,但絕不會碰那些未成年女孩兒,更何況是面前有血緣的幼童,就算自己的欲望有多麼地強烈,他都不能衝破道德禁忌的界限。



康譁不過是打算用手和嘴唇為身下的女孩兒製造一次極致的歡愉,然後借助女孩兒腿間的摩擦釋放自己的欲望。



他一邊想著,一邊用手指玩弄著小女孩的陰核,然後繼續往裡面探入,小丫頭經過長時間的挑逗,私處變得越來越水潤,手指上沾染上了晶瑩的露珠。她的呼吸也急促起來,甚至不自覺地擡起小屁股往爹地手指上面蹭。



他終於再也無法忍受,站起身來,解開了刻有精緻花紋的皮帶,他半褪去自己的西裝褲,將自己昂揚的欲望放出,欲望從前面打開的內褲中穿出,褲子掛在他的膝蓋下方,顯得淫穢和誘惑。



有些男人雖然身材魁梧,龍根卻並不粗大,但是康譁的欲龍卻和他比尋常男人粗大得多,幾乎有如康凝的手臂般粗長。



他的欲莖昂揚,顏色呈現紫紅色,堅挺的棒身上面,暴起的青筋清晰畢現,拳頭大小的龜頭頂部泛著興奮的紅光,幾滴粘稠的半透明液體從頂部的圓孔中滑落。



康譁調整了一下姿勢,半跪在女孩兒面前,將她的兩條腿輕輕擡起掛在腰間,讓自己的欲望輕輕抵住女孩兒的花穴。



就在他的堅硬摩擦到女孩兒的柔軟時,康譁瞬間感到自己的理智,理念和道德觀轟然在腦海裡坍塌,他唯一想要做的就只是把自己的男龍插入女孩兒的小穴裡,瘋狂的搗弄,抽戳,讓女兒在自己身下呻吟,尖叫,臣服。



他想著就真的這麼做了,他的欲望緩慢地向前移動著,龜頭湊近女孩兒的花瓣,然後觸碰到她細細的窄縫。龜頭在花瓣間跳動著,摩擦著,終於一個挺身,進入了女孩兒的花穴裡,欲龍開始只是在洞口淺層次地研磨,猶豫,試探著,但是當小女孩分泌出越來越多的液體,穴裡的嫩肉也漸漸收縮地越來越緊的時候,男根忍不住向裡面挺進。



前端的小孔忍不住地頂弄著小女孩花瓣間的小小豆豆,這正是女孩兒的敏感點所在,每一次的摩擦都能引起她小小的身子輕輕地戰慄。



此刻前端已有一半沒入那條小縫,小縫被康譁撐得極開,甚至可以看到裡面那粉紅色的嫩肉。他輕輕聳動,沒有過份的向裡進入,只是在入口處享受著頂弄花瓣的愉悅。



突然,康凝的臀部向下一滑,欲莖再次深入,那層薄薄的處女膜竟然就這樣被戳破了,康譁心中大駭,渾身止不住地哆嗦,頭上甚至立時冒出了汗珠。



康譁慌忙停住身下的頂弄,仔細觀察著康凝,凝兒的臉色似乎也因為疼痛而突然變得蒼白,平日康譁對康凝看護得很緊,小女孩對性事方面完全是張白紙,倘若她已經從睡夢中因疼痛轉醒,一定會開口詢問。



但是她有節奏的呼吸聲和閉合的眼睛在宣告著她並沒有醒來,大概小女孩以為這不過是自己在做的一場春夢罷了。



女孩兒發出疼痛的呻吟聲,小手和小腿完全毫無意識地晃動著。康譁心疼不已地把女孩兒輕輕抱在懷裡,穩住自己的欲龍。



面前的小人兒是自己放在手心裡呵護了6年的寶貝,是與自己留著相同血液的人,絕對不能被自己這樣子傷害。



強忍著勃發的欲望是件極致痛苦的事情,康譁的汗水不住地從額頭上滴落下來,落在女孩兒白皙的皮膚和早已揉皺不堪的衣裙上面,畫面顯得淫膩不堪。



身子下面的小丫頭神色平靜下來,氣息漸漸平緩下來,掙扎的手腳也漸漸放松,似乎酣夢正好。康譁緊繃的身體不堪欲望的折磨,身下龍莖恢復抽送,而且的抽送速度慢慢加快,幅度逐漸加強。



他略微抽出一部分龍莖,然後用力向前一頂,終於完全嵌入了自己女兒青澀的身體內。康譁發出一聲舒服愉悅到了極致的長歎。被年輕鮮嫩的嫩肉緊緊包裹的感覺是他從來沒有體會到的快感。甬道的緊致甚至讓他忍不住立刻就瀉出來。



因為擔心女孩兒會醒過來,康譁的抽插並不猛烈,而是綿長,和緩,溫柔的,女孩兒在他的搗弄下,呼吸再次變得急促沈重,口中發出連續的呻吟嬌喘。



康譁感到自己的粗長已經深入到了女兒的子宮深入,他更加興奮,手掌也不忘撫弄著女孩兒胸前的小櫻桃,把那兩顆乳尖逗弄得尖尖硬硬。



經過半個小時的挺送抽插,小女孩突然一個激靈,下體裡流出溫暖連綿的液體,緩緩地流淌過塞滿她小穴的欲龍,康譁的龜頭的小孔也突然接觸到這溫暖的液體,康譁的身體忍不住劇烈地抖動著,後背上泛起難以控制的快感。康譁知道,自己的小寶貝已經被自己玩弄得達到了高潮。



可是他自己並不想這麼快結束這場器官和肉體的極致饕餮盛宴。



他勉力控制了一下心神,停止持續的刺戳,把男根向外抽出一些,待欲望稍稍冷卻後,重新開始春風和煦的挺送。他看到他的小寶貝兒即使在破身和高潮中都沒有從夢裡醒過來,膽子漸漸變大,把小寶貝兒的細細小腿兒盤在健腰間,方便他的抽插挺送。



一直壓抑的吼聲也漸漸低低地出聲:「呃……好舒服……好舒服……,凝兒,你真是個寶貝。」



柔嫩的陰肉緊緊的裹住康譁的欲望,當他向後退時,粉紅色的穴肉被欲莖帶出,向外翻著,但是當他向前挺進時,絲絲的體液又會被溢出,一片淫靡的景象。



康譁沈醉在這種欲仙欲死的快感裡,無法自拔,恨不得永遠把欲龍埋在康凝的體內。此刻的他早已忘記了被自己插得呻吟不休的小女孩才只有12歲,更忘記了身下承歡的是自己的親女兒。



突然,他的後背猛然賁起,腰後泛過死亡般的快感,在康凝緊窒的收縮下,康譁在康凝體內的傘端瀉出所有的粘稠的精液,灌滿了她小小的子宮。



灼熱的白色透明液體持續不斷地從龜頭頂端的小孔中噴射出來,康譁一個激靈突然從夢中醒了過來。



屋子內漆黑一片,落地窗上還蓋著厚重的窗簾。康譁拿過床頭的鬧鍾看到剛剛淩晨3點鍾。



他眉頭深鎖地看著自己空曠的大床,粉色的床單上面已經落上了點點體液。他深歎口氣,步入浴室清理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