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奉献娇妻

人生是个诡局,任何精打细算,都扛不住生活的瞬息万变。
二十三岁的杨伟一直感觉他的生活如一滩死水,缺乏变数,沒有细节。
所以,在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天,他就做出了一个重大的人生决定:去医院捐
精。不为钱,只为了寻找一份刺激,为乏味的人生添一丝生动的颜色。
在因为匪夷所思的动机而做出这个匪夷所思的决定时,他不会想到,就是因
为他这个一时头脑发热的荒唐决定,将他未来的生活带入了一个不可预知的诡局:
香艳、错乱、荒谬、悖德,让他的人生充满了快意与刺激,新鲜和肉慾.
深南是一座快节奏的移民城市,人情淡漠。
杨伟不喜欢这座城市,但还是来到了这里.
他感觉自己的一切都充满悖论,而他也乐于用自己的一时冲动,为他的人生
悖论再添几分荒唐论据。
他是傣族人,老家在西双版纳一个极其偏僻的小山沟里,父母都是农民,家
世背景极其简单。在这样一个拼爹的年代里,有爹但却拼不起的杨伟,只能孤身
一人到深南拼自个儿,希望能在很多年后,开着香车,带着美人,回老家光宗耀
祖。
杨伟的工作还沒有着落,但他并不着急。他的身上还有一些钱,是在毕业时
他的校花女友萧月硬塞给他的。
萧月是杨伟大学同学,学的是表演艺术,被称为「史上最漂亮的交大之花」,
被杨伟不慎採撷后,全校震动,认为好好一枝花被猪拱了。
说她被猪拱,不是因为杨伟不帅,而是因为杨伟太穷。
杨伟其实是个帅哥,一米八的个头,性格阳光、体魄健美。但在这三观错乱
的年代里,美女傍款爷已成思维定势,跟了穷光蛋帅哥,只能算是被猪拱。
萧月的家境也很一般,父亲是个医生,母亲是个教师,在福建一个县级市里
住着九十多平米的房子,算得上是标准的城市中产阶级,不富裕也不困窘。
毕业后,萧月拗不过家里,先回了老家,因为她爸爸已经在他们那里的电视
台为她谋了一份差事。她对杨伟说要先去报到敷衍几个月,然后再找个理由辞职
到深南陪他。
杨伟坚信萧月一定会履行她的诺言,会来深南陪他。
来到深南后,杨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医院去捐精。
在经过了极其复杂繁琐的体检过程后,杨伟把厚厚一摞检查单递给了一个女
医生。
女医生是个三十多岁的美艳少妇,身材气质都极好。
她翻看了下检查单,又看了眼杨伟,笑道:「沒有问题,小伙子长得也不错,
肯定能提供很优秀的精子。」说着,有些暧昧地冲杨伟笑了笑,站起身递给他一
张名片,说:「跟我来吧,我带你去取精室。我叫韩晓枫,这是我的名片,以后
你要捐精可以直接联繫我。」
杨伟觉得「韩医生」三个字太职业化,跟美女医生的气质不相称,想了想,
喊了声「韩姐」。
韩晓枫暧昧地看了杨伟一眼,笑道:「小伙儿人帅嘴甜,一定骗了不少女孩
子吧?」
杨伟嬉皮笑脸地说「不多,也就百八十个」,逗得韩晓枫格格直笑,妩媚地
白了他一眼,说:「你可真不是个好孩子,嘴巴太油。」
杨伟巴巴地跟在美女医生韩晓枫身后,看着她包裹在白大褂下,随着走动而
不断扭动着的丰腴屁股,小腹升起一股热意,忍不住就想上去摸一把。但这里毕
竟是医院,他还沒那个胆子当众耍流氓,只好咬牙忍了。
取精室不大,墙上挂着几幅裸体美女写真,还挂着一个液晶电视。一张床放
在电视对面,粉红色的纱帐和床单看上去有些暧昧。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玻璃瓶。
韩晓枫站在床前,微笑着告诉杨伟可以通过手或者器械取精,器械就在床头
柜里;说如果觉得刺激不够,还可以打开电视看激情片;又告诉杨伟说床头柜上
的那个玻璃小瓶是用来装射出的精液的,不能用手擦内壁免得污染;射精的时候
要尽量把所有精液都射进玻璃瓶里;还嘱咐杨伟说,如果用手取精,需要戴上一
次性手套;末了又说了句:「还有什么不懂的,现在可以问我。」
杨伟见韩晓枫性感迷人,忍不住起了调戏的心思,笑道:「我第一次做这种
事,什么都不懂。你先告诉我,怎样用手取精?」
韩晓枫暧昧地看了杨伟一眼,笑道:「真不懂?」
杨伟笑道:「我从小就是好孩子,五讲四美三热爱,只知道好好学习、天天
向上,长大了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你说的这些都太专业,我真是一窍不通。」
韩晓枫狠狠白了杨伟一眼,道:「好,既然你不懂,那就让姐姐来教你:把
裤子脱了,露出男根来。」说着,自己先动手脱掉白大褂,露出里面穿着的粉红
色吊带紧身短裙。短裙裙襬极短,刚好能包住屁股。她的双腿笔直修长,穿着肉
色长筒丝袜的脚上,蹬着一双很亮的黑色高跟亮光皮鞋。
脱掉白大褂后,韩晓枫又打开了液晶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激烈的岛国爱情
动作片,一男一女正在裸体捉对厮杀,呻吟叫床声不绝于耳。
看着性感迷人的女医生,杨伟的下身顿时有了反应。他三下五除二褪掉裤子
坐到床上,露出了雄伟硕大的男根,足有二十釐米长,直挺挺、硬邦邦地翘着,
狰狞的龙头顶在小腹上,一跳一跳的。
韩晓枫看着杨伟勃起的男根有些脸红,笑道:「看不出,你还这么有料。」
说着弯下腰,也不戴手套,就用自己柔软纤细的手,握住了杨伟坚挺的男根,
一只手上下套弄,另一只手则轻轻地抚摸着杨伟的阴囊。
杨伟被韩晓枫套弄得极其舒服,忍不住呻吟出声,把手放到了韩晓枫的大腿
上,隔着肉色丝袜轻轻抚摸。
韩晓枫并沒阻止杨伟的轻薄,反而用抚摸杨伟阴囊的手,轻轻去按压他的龙
头,结果舒服得杨伟一声呻吟,直接把手从韩晓枫短裙下伸了进去,一把抱住了
她的屁股。
杨伟的手在韩晓枫的屁股上游走揉弄着,开始以为她沒穿内裤,结果后来又
摸到了一条带子,才知道韩晓枫穿的是丁字裤,心里一阵肉紧,居然用手把韩晓
枫的裙襬完全撩了起来,露出了她穿着丁字裤近乎赤裸的下体。
韩晓枫红着脸娇嗔了一句「讨厌」,还是沒去阻止杨伟的流氓行为,只是极
富技巧地套弄着杨伟的男根。
杨伟得到韩晓枫的纵容默许,胆子越来越大,一双不规矩的手在韩晓枫光滑
细腻的屁股上到处游走,最后居然摸到了她的私处。
韩晓枫的私处一片湿润泥泞。
就在杨伟想把手指插进她的身体的时候,韩晓枫却死死地绞紧了双腿,把他
的手夹在腿间,红着脸喘息着摇头道:「不要。」
杨伟问:「为什么?」
韩晓枫咬着唇不说话,只是更紧地夹住了双腿。
杨伟无奈,只好从韩晓枫双腿间抽出手来,继续抚摸韩晓枫的大腿和屁股。
韩晓枫见他退让,松了口气,道:「这才是好孩子。快要忍不住射精的时候
提前说,姐姐要用玻璃瓶给你接住精液。」
杨伟这时已经快要达到高潮,但他还是强忍住射精的冲动,道:「好姐姐,
让我看看你的奶子行不行?」
韩晓枫犹豫了一下,半晌才道:「好吧。不过,今天的事要保密,不能说出
去,知道吗?我帮你手淫射精,这还算是职责范围内,其他的传出去我的饭碗就
砸了,名声也毁了。」
杨伟赶紧赌咒发誓说哪怕坐老虎凳、灌辣椒水也坚决不说,这才逗得韩晓枫
莞尔一笑,道:「你就是贫嘴」。说着,从肩膀上褪下吊带,露出了一双坚挺饱
满的乳房。她沒有戴乳罩,只用两片乳贴遮住了乳头。
杨伟看到美女医生的一对奶子,心里更是激动,伸手揭掉了韩晓枫一只乳房
上的乳贴,张嘴亲了上去,含住了她的乳头,使劲儿吮咂。
韩晓枫遭到突然袭击,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但还是很盡职地帮杨伟套弄着男
根,并沒有只顾自己享受而怠忽职守。
就在这时,杨伟已经登上顶峰,语无伦次地道:「韩姐,韩姐我要射了…
…」
韩晓枫急忙松开杨伟的男根去取玻璃瓶,不料已经晚了,乳白色的黏稠液体
从杨伟男根龙头处喷薄而出,几乎全部射在了韩晓枫的大腿和丝袜上。
由于韩晓枫的短裙被杨伟掀到了腰间,甚至还有一丝精液射在了韩晓枫露在
丁字裤外的私毛上,盈盈欲滴。
韩晓枫狠狠地白了杨伟一眼,娇嗔道:「白忙活了,一滴沒保存下来。」一
边说,一边从床头柜里取出手纸,去擦大腿和丝袜上的精液。
杨伟嘿嘿讪笑着伸手去抹韩晓枫私毛上的精液,不料却碰到了她湿润滑腻的
私处。
杨伟促狭地用手轻轻按了一下,结果韩晓枫勐地发出了一声销魂的呻吟,浑
身颤抖着将杨伟揽在怀里,使劲儿将杨伟的头压在她饱满坚挺的乳房上,语无伦
次地说:「快,快亲姐姐奶子,姐姐要高潮了。」
【奉献娇妻】第02回:旗袍少妇开叉高(2152字)
杨伟毫不迟疑地叼住了韩晓枫粉嫩娇小的乳头,含进嘴里使劲儿吮咂,又用
手再次轻揉起韩晓枫的私处。
不到一分钟,韩晓枫就发出一声闷哼,浑身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高潮退去后,韩晓枫红着脸白了杨伟一眼,低声说:「今天的事不准告诉別
人,否则姐姐永远不理你。」
杨伟赶紧赌咒发誓。
韩晓枫笑道:「我不信男人发誓的,你巧舌如簧说再多也沒用,还是用实际
行动来向党和人民交一份满意答卷吧。今天我违规操作,还沒取得你的精液。所
以,一个礼拜后你还要来一次,除非你想让姐姐下岗丢饭碗。」
杨伟赶紧道:「哪里哪里,我一定来,向毛爷爷保证。」
韩晓枫道:「你住哪里?联繫方式再给我个,我懒得去那些单子里翻找。」
杨伟急忙把自己的手机号写给韩晓枫,笑道:「今天是我第一天来深南,还
沒找地儿住下就迫不及待来学雷锋,自己都不知道会住哪儿。」
韩晓枫笑骂道:「你可真会往自个儿脸上贴金,还学雷锋。不过姐姐倒是可
以帮你。姐姐有个朋友是做生意的,刚结婚不到半年,家里有好几套房子,你可
以暂时住他们那里. 深南的房子不好找。对了,你的工作单位在哪里?」
杨伟苦笑道:「我是到深南碰运气的,哪里有什么工作单位。」
韩晓枫笑道:「那你更不该盲目租房了。至少也该等工作单位定下来之后,
再在单位附近找合适的房子。」
杨伟笑道:「那就麻烦姐姐了。我妈说我今年运气格外好,一出门就会踩到
贵人,原来说的就是你。」
韩晓枫娇嗔着捶了他一下,道:「贫嘴。你等一下,姐姐出去帮你联繫一下
朋友,看行不行。」说着便起身,整理好裙子后又穿上白大褂,离开了取精室。
沒过多久韩晓枫就回来了,微笑着对杨伟说道:「搞定了。你现在附近找地
方玩会儿,还有两个小时我就下班了。晚上我那朋友请客,为你接风。姐姐陪你
一起去。」
杨伟赶紧道:「这不合适。我住人家房子麻烦人家,怎么还能让人家再请吃
饭?要请也是我请。」
韩晓枫笑道:「你是个穷学生,拿什么请?人家可是有上亿资产的大富豪。
你请人家去地摊儿吃拉面人家也不去啊。你那点钱拿不出手的。晚上乖乖去
陪姐姐吃饭好了。」
杨伟无奈,只得答应了。
坐在富丽堂皇的豪华包间里,杨伟觉得有些像做梦。
他人生二十三年的运气一直平平,甚至连一毛钱都沒拣到过,却不料来到深
南后的第一天,就以极其诡异的形式,遇到了美女医生韩晓枫,然后又在她的帮
助下,坐在了这间豪华到奢侈的酒店包间里.
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乞丐,饿得发昏的时候,天上掉下一个馅饼,刚好砸在
他的头上。
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从来不相信天上掉馅饼这种事,念大学的时
候,曾在校园里贴了一张题为「天上掉的馅饼必然有毒」的大字报,一时间广为
流传,使他名利双收,一举成为着名校园悲观主义散文派领军人物,并成功俘获
校花萧月芳心。
但现在发生的事,却的的确确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偏偏又让他感觉不到馅饼
有毒。
他只是个一穷二白的大学毕业生,穷得叮噹响,一沒有钱,二沒有地位,实
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可以被利用的价值。
杨伟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把一切归结为缘分。
因为缘分,他才会心血来潮,鬼使神差地去捐精;因为缘分,使他遇到了韩
晓枫这位好心的美女医生;因为缘分,他与韩晓枫还发生了一些男女间比较亲密
暧昧的事;因为缘分,他坐到了这个豪华到极点的包间里.
杨伟跟韩晓枫坐在包间里,随意地聊着暧昧的话题,时间过得很快。
沒多久,包间门打开,穿着制服丝袜的漂亮女服务生引领着一男一女走进包
间。
男的儒雅帅气,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显得格外精神。女的则娇小妩媚,披肩
长髮、不施粉黛,穿着一件湖绿色旗袍,旗袍开叉很高,露出了穿着黑色丝袜的
修长双腿。她的脖颈修长白皙,十指纤纤,浑身上下都有一种灵秀之美。
杨伟看着女人,居然有一种很面熟的感觉。
女人极其漂亮,比起萧月来也不遑多让。胸前虽然沒有韩晓枫那样宏伟硕大,
但她身上那种优雅高贵、温婉娇怯的气质,似乎又比韩晓枫高出一缐,看得杨伟
心里怦怦直跳,下体居然起了反应,迅速地膨胀了起来。
韩晓枫起身,很亲热地跟俩人打招唿,指着杨伟说:「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大
学生,杨伟。」又向杨伟介绍俩人:「这位是赵广群先生,有很多生意产业;这
位是他的太太,何芸女士。」
杨伟急忙站起身,含笑向二人点头緻意,说:「赵先生赵太太好。真不好意
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赵广群爽朗地笑道:「不麻烦。我们夫妻跟韩医生是好朋友,她交代的事,
我们不折不扣要坚决办好。」说着,向杨伟伸出手来跟他握手,说:「其实大家
都是年轻人,在一起有共同语言的。我们夫妇年龄大些,也不过才二十七八。以
后你別喊我们先生太太,怪别扭的。你叫我赵哥吧,那是你何姐。」
杨伟急忙喊「赵哥,嫂子」。
赵广群随和地一笑,说:「坐下谈,不要拘束。菜马上就上。」
娇媚少妇也向杨伟微笑緻意,脸色有点微红。
吃饭的时候,赵广群很随意地问了下杨伟哪个学校毕业,读什么专业,家住
哪里,父都从事什么职业等等,杨伟都很老实地招了。
赵广群提议喝一些酒,杨伟很爽快地答应了。
他的酒量恢弘,在大学里曾大杀四方。
不过,在跟赵广群坐到一起端起酒杯后,他才发现自己的酒量根本不堪一击。
俩人喝的是五粮液,何芸和韩晓枫则喝葡萄酒。
两位女士喝得很优雅,赵广群和杨伟则喝得十分豪迈。
两个小时后,四个人喝得都有点高,赵广群提议去跳舞,韩晓枫热烈拥护,
说好久沒瞻仰跳舞皇后的舞姿了,何芸赶紧红着脸说「哪里,跳得不好」。
奉献娇妻】第03回:神秘秽乱舞厅(2290字)
四人开车开了好久才来到一家舞厅。
这家舞厅沒开在市中心,而是开在深南市郊一座小山的半山腰上。
下车的时候赵广群微笑着对杨伟说:「这家舞厅很特別,不是一般人能进来
的。」
果然,在舞厅门口,赵广群四人被两个保安拦住了。
赵广群微笑着掏出一张金色卡片,又指了指杨伟等人说:「我朋友。」
保安狐疑地看了杨伟一眼,道:「进去后要守规矩。」
赵广群笑道:「放心吧。我跟你们刘老闆多少年的关系了,还能砸他生意吗?」
舞厅的光缐很暗。四人坐下后,赵广群点了些酒水。
一支曲子很快结束。
片刻后,下一支曲子响起,是慢四的节奏。
赵广群很绅士地向韩晓枫邀舞,结果韩晓枫微笑着拒绝了,说:「嫂子在,
你也敢跟別的女人跳舞?还是陪嫂子跳去。」
赵广群无奈地挽着何芸的手下了舞池。杨伟看了韩晓枫一眼,笑道:「不知
道我能不能请韩姐跳一支舞。」
韩晓枫愉快地答应了。
杨伟揽着韩晓枫的纤腰滑入舞池,合着音乐的节拍翩翩起舞。
萧月是学表演艺术的,舞蹈是必修课之一。而且,萧月的母亲是音乐教师,
这让萧月从小就接受了很系统的声乐形体训练,跳舞跳得极好,是交大的「舞蹈
天后」。
当年为了追萧月,杨伟除了在校园电缐杆上发表了那篇着名的《天上掉的馅
饼必然有毒》大字报外,还刻意苦修了各种舞蹈,最后居然也凭着健美的体魄和
俊朗的外表,成为交大着名的「舞蹈王子」。
揽着韩晓枫的腰滑入舞池后,杨伟就像战士来到了久违的战场,舞姿优美、
技巧?熟,轻歌曼舞、飘逸潇洒。
对杨伟高超的舞技,韩晓枫表现得又惊又喜,拧着他的胳膊娇嗔道:「你个
坏孩子,刚毕业就跳舞跳得这么好,是不是大学里把时间和精力都用到这种事上
去了?说,大学里睡了几个女孩子?」
杨伟被她掐得直抽冷气,一边咧着嘴告饶说「姐姐饶命」,一边报復性地把
手从她裙下探入,摸上了她挺翘的屁股。
韩晓枫娇嗔着捶了他一下,说「不要」,却被杨伟更紧地搂进怀里,一手揽
着她的纤腰,一手在她挺翘的屁股上游走,又用早就硬得不像话的下体,隔着韩
晓枫薄如蝉翼的裙子,死死地抵在她的三角地带上。
韩晓枫在杨伟怀里挣扎了几下,沒戴乳罩的奶子在杨伟胸前不断蠕动揉搓着,
结果更加激起了杨伟的情慾.
杨伟低下头,温柔地把唇印在了韩晓枫的额头上。
韩晓枫呻吟了一声,不再挣扎,反而?起头来,双眼迷离地向杨伟索吻。
杨伟毫不客气地将唇印在了韩晓枫温润柔软的双唇上,用舌头撬开几乎毫无
反抗斗志的韩晓枫的唇,探进了她的嘴里.
韩晓枫伸手揽住杨伟的脖子,一边随着音乐的节奏曼舞,一边跟杨伟激烈地
接吻。
杨伟更加激动,不管不顾地将手移到韩晓枫肩上,勾住她的吊带轻轻拨了一
下,就让韩晓枫的吊带顺着手臂滑了下去,露出了她洁白的胸膛和右边的乳房。
杨伟激动地将手移到韩晓枫坚挺硕大的奶子上,将她乳头上的乳贴撕掉扔在
脚下,低头含住了她的半个奶子,使劲吮咂。
韩晓枫的乳头似乎格外敏感,被杨伟含到嘴里后,立刻起了反应,激动地将
头仰向身后,使劲挺起胸,让奶子更紧地压在杨伟脸上。
杨伟有些心虚地看向四周,发现舞池里并沒有其他人注意他们。而且,像他
们这样亲密狎暱的大有人在,有个年轻女孩甚至脱掉了裙子和内裤,跟一个高大
英俊的中年男人抱在一起亲吻舞动。她的下体完全赤裸,只穿着一双性感的网格
黑丝袜和一双高跟黑皮鞋;上身则穿着件吊带紧身小衫,短得只到腰部,下体和
私处完全遮不到。
杨伟受到鼓励,胆子也变得更大起来,一边吃着韩晓枫的奶子,一边把手摸
到了韩晓枫的私处,揉搓着她浓密的私毛,又把手探到了更深处。
韩晓枫的下体已经湿得一塌煳涂。但就在杨伟想把手指更进一步的时候,却
被韩晓枫拦住了。
韩晓枫坚定地看着他,说:「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天。」
杨伟苦笑着用坚挺的下体蹭了蹭韩晓枫的大腿,道:「韩姐你是医生,你应
该知道这样憋着对男人身体很不好的。」
韩晓枫想了想,道:「我帮你想別的办法,让你射出来吧。」
说完,韩晓枫把手探向杨伟的下体,轻轻帮他解开腰带,连着内裤一起给他
褪到了脚下。
杨伟配合地挪动了下脚步,踢开了掉落在地上的裤子。
这时,他的下体已经完全赤裸。
韩晓枫用手握住了杨伟狰狞的男根,轻轻搓动着。
杨伟舒服地呻吟了一声,抱怨道:「又是用手,太悲剧了。」
韩晓枫狡黠地笑道:「这次不用手,给你换个新花样。」说着伸手将裙子撩
了起来,微微分开双腿,道:「插进来吧。」
杨伟激动地睁大了眼,喘息着问:「你是说,我可以插进你的身体?」
韩晓枫红着脸娇嗔道:「谁让你插入身体。我是说你可以把你的男根插入我
的大腿间,我用大腿夹着你的东西帮你射精。」
杨伟顿时兴緻索然,道:「悲剧。」但还是挺着坚挺的男根插进了韩晓枫的
两条大腿之间。
韩晓枫在杨伟的男根插入后,紧紧地将自己的双腿併拢,用一种很妖媚的姿
势扭动着双腿,顿时给杨伟带来了全新的刺激。
杨伟的男根插在韩晓枫两条赤裸的大腿间,韩晓枫湿润的私处刚好压在了他
的男根上。就在她扭动双腿的同时,她粗糙的私毛和娇嫩的私处也在不停地与杨
伟的男根进行着摩擦。这样一来,不仅杨伟受到了巨大的刺激,连韩晓枫也得到
了强烈的快感,一边扭动着大腿,一边咬着唇呻吟着,对杨伟道:「快,用你的
手来揉我的奶子,用力些。」
杨伟这时也是十分情热,一只手揉捏着韩晓枫的屁股,一只手握住了她的奶
子,用力揉搓着,同时又俯下身去,跟韩晓枫再次热吻到了一起。
韩晓枫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一只手也在杨伟赤裸的大腿上胡乱抚摸着,另一
只手则去轻轻按摩他的子孙袋。
沒过多久,韩晓枫的身子勐地剧烈痉挛起来。
她激动地用手使劲捏着杨伟的屁股,双腿绷紧,死死地夹住杨伟的分身,嘴
里发出了一声闷哼。
就在这时,杨伟也达到了高潮,龙头一松,一股股男人的体液飚射而出。
随后,他听到身前传来一声惊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