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强奸警花

警花花凤



刑警队会议室。



「最近市里发生了多起强奸案。」刑警队长赵林说,「我们认为是同一伙人干的,但他们始终逍遥法外。这是刑警队的耻辱。」



队员顾旗说:「这帮家伙专门袭击已婚女性,喜欢当着丈夫的面轮奸妻子,手段残忍。我们必须尽快破案。只是他们行踪不定,很难侦破。」



队员李新说,「我觉得可以采取诱敌上钩的做法,只是比较危险。 」



「我认为可以。」刑警队唯一的女性、被誉为「刑警之花」的25岁的花凤说,「我愿意冒险。 」



「不行!」赵林说,「太危险了!况且,你新婚不久,一旦出现意外,我无法向于毅交待。」于毅是花凤的丈夫,是警局的法医,两人上月才结婚,花凤刚刚休完婚假上班。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议论起来,都认为犯罪分子手段残忍,不能让花凤冒险。花凤站了起来,「大家都别争了!我已经拿定主意。如果我们不尽快破案,还会有更多的姐妹受害。只要我们计划好,应该不会出事。」



经过一番讨论,赵林终于决定按花凤的意见办。 又经过一番计划,决定让花凤和李新装扮成夫妻。李新身强体壮,相貌英俊,是刑警队最年轻、武功最好的一个。



方案研究好,大家觉得有把握,纷纷开起玩笑。



「李新,这次让你占便宜了,要装得和真的一样啊!」



「花凤,别让我们的帅小伙拐跑啊。」



「还别说,他们还真般配。」



「小心于毅吃醋啊。」



花凤笑打众人,李新则感到一丝甜蜜。他一直喜欢花凤,喜欢她的率直、果断、善良,像男人一样讲义气,当然,也喜欢她的美貌,但李新一直埋藏在心里。两天后的晚上,李新和花凤像恋人一样出现在郊外的小溪边。这是犯罪分子经常出没的地方。赵林带领一批队员埋伏在附近。



花凤挎着李新的骼膊,「听说你新认识一个女友?」



「瞎说!别听他们造谣。 」李新否认着。



「要不要凤姐姐给你介绍一个?」花凤笑道。她比李新大二岁,常以大姐姐自居。



李新没有说话,他陶醉在花凤的体温中,「要是能一直这样多好。」他想。



「看那边!」花凤突然说。 李新顺着花凤的手指望去,发现两个人影匆匆钻进树林。



花凤和李新跟了上去。



树林中黑漆漆的,李新抢到花凤前面,两人一前一后向树林深处走去。没走多远,就听到笑声夹杂着喘息声。



「你插深一点嘛!」一个女人说。 「你翘高一点,我才能插进去。」一个男人的声音。



花凤的脸立即红了,她明白这两个人在干什么。 果然,李新拨开树枝,花凤就看到两个赤条条的人影,女的跪在地上,男的正在她身后插着。



「我比你老公怎么样?」男的问。



「讨厌!你又问这个。」女的娇嗔道,「你比他强多了,要不我能半夜跑到这儿来让你肏吗?」



「原来他们在这儿偷情。」花凤心想,感到一阵心烦意乱,正要叫李新离开,突然闻到一股香味,立即晕了过去……



花凤醒来的时候,发现手脚被四根绳子呈大字型绑着,吊在半空。她心里一惊,忙低头一看,自己还穿着衣服,心中稍微安慰。四下打量,发觉被关在一座密室中。



「看来刚才中了迷香。」花凤想,否则,以自己和李新的功夫不会轻易被捉住。「不知道李新怎样了。」



「哈哈!」几个男人的笑声传来,接着,门开了,走进高高矮矮四个男人。



花凤心中一凉,预感到不妙。



一个高个马脸男人,看来是个头头,一屁股坐在花凤身前的沙发上,另外三个人站在他身后。



马脸看着花凤,笑嘻嘻地说:「刑警一枝花,好名字,好名字,果然名不虚传。」他上上下下打量着花凤。 花凤今天为执行特殊任务,下身穿了件牛仔短裤,露着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十分性感。



花凤心中纳闷,他怎么知道我的身份?转念一想,自己的口袋里有警官证,莫非让他们看到了?



「小武,你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吗?」马脸问。



体格健壮的小武说:「漂亮女人见过不少,漂亮警花头一次见。」



「你呢,肥猪。 」马脸向一个胖子说。 肥猪流着口水,「不知道脱光以后是不是漂亮?」



「肯定没得说。 」一个小个说,「不信就试试。」



花凤有些后悔,这次冒险值不值得呢?



「脱,脱。」马脸说,「欣赏欣赏。 」



肥猪立即迫不及待地走到花凤身后,只手摸上花凤的臀部。



花凤浑身颤抖,除了丈夫以外,没有别的男人摸过自己。



「你们快放开我!」花凤吼道。



「脾气不小啊。」小武说,「等会儿脱光你的衣服,看你还神气不?」



肥猪开始解花凤的上衣,花凤挣扎着,但手脚绑着,一点作用也没有。肥猪几下就解开她的上衣,露出胸罩。



小个掏出一把剪刀,三下五除二剪掉花凤的上衣,扔到地上。花凤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胸部因激动而上下起伏着。她知道叫喊是没有用的,乾脆默不作声。



肥猪麻利的解开胸罩的搭扣,花凤丰满的只乳滚了出来。肥猪把胸罩放在嘴边闻了闻,胸罩上还有花凤的体香。「好香啊!」他感叹着。



花凤的上身已经全裸,心中又羞又急,这只属于丈夫的美妙肉体正被别的男人贪婪地欣赏。 肥猪开始解花凤的裤带。



「不要,不要啊。」花凤虽然知道没用,但还是情不自禁地喊道,「放开我!放开我!」



肥猪抽出了她的裤带,随手扔在地上。小个又拿着剪刀走上来,揪起裤脚就剪开,只手用力一撕,「哧」的一声,牛仔短裤分成两半。



花凤身上只剩下一条白色内裤。



「我不会放过你们!」花凤发恨。



「好啊!」马脸没想到花凤这么坚强,「我非叫你服软不可!」他站起来,走到花凤身前,伸出右手,捏住花凤的乳头,笑嘻嘻地说:「服不服?」



花凤「呸」地啐了他一口。



马脸大怒,「扒光她!让她狂!」



小武上来「哧哧」两下,将花凤的内裤撕烂,露出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和黑漆漆的阴毛。



花凤已经全身赤裸。



小武上来「哧哧」两下,将花凤的内裤撕烂,露出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和黑漆漆的阴毛。



花凤已经全身赤裸。



「给她上上刑!」马脸吼道。



小武和肥猪一左一右按动电钮,拽起绑着花凤只腿的绳子,花凤的两腿被极度拉开,几乎成为一条直线。



马脸走过来,伸手摸着花凤光滑的小腹,又向下摸到阴毛和阴户,笑道:「你想塞个什么进去?」



花凤痛苦得浑身颤抖,依然一言不发。 「好,有骨气,我不信治不了你。」马脸说,「把那小子带来,让他也看看。」



花凤心里一惊「难道李新也……」



小武和肥猪放开绳子出去,花凤的只腿又恢复大字型。



一会儿,李新被架进来。他被反绑着,也光着身子没穿衣服,头上还有血迹。 花凤满面通红,被朝夕相处的同事看到自己的裸体,毕竟难为情,何况,李新也全身赤裸。



李新看到花凤的样子,十分激动,开始奋力挣扎。马脸、小个、小武和肥猪合力治住他,将他和花凤一样吊绑起来。



李新和花凤面对面吊绑着,如此裸体相对,让他们非常尴尬。



马脸说:「怎么样?你们夫妻又见面了。」



花凤想,「原来他们把我们当成了夫妻。看来他们就是那伙犯罪分子,据说他们喜欢当着丈夫的面羞辱妻子。」花凤心中叫苦,假如自己被凌辱的样子让李新看到眼里,今后怎么做人?



她抬起头说,「我们不是夫妻,你弄错了。」



「噢?」马脸略感诧异,随即明白是怎么回事,哈哈大笑,「那太好了!我们捉到那么多对真夫妻,早玩腻了,今天捉到两对假的,有趣!有趣!」回头另外三人说,「看来我们要想点新花样了,走,把那两个也弄进来。」



四人一起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李新和花凤。 花凤抬起头,发现李新也在看自己,眼睛里充满愧疚。



「我真没用!」李新说。 花凤摇摇头,她不怪李新,反而觉得正是自己的一时冲动,不仅害了自己还连累了李新,就说:「是我害了你呢。」



「不!」李新说,「要不是我只顾看那对奸夫淫妇也不会着了道。」



花凤脸一红,李新没有结婚,被那对男女吸引情有可原,自己呢?当时也忘记警惕。花凤偷偷看了看李新,李新虎背熊腰,十分强壮,特别是……当花凤看到李新的阳具时,被他的长大所震惊,赶忙转移了视线。



李新也在悄悄打量花凤,花凤的裸体是自己一直向往的,她的皮肤那么白皙,她的胸部那么丰满,她的腰肢那么纤细,她的只腿那么修长,要是能……



「带进来!」一声呼喝,打断了李新的思维。 那一对情人被带进来,他们也是全身赤裸,年龄在30上下,男的文质彬彬,女的身材丰腴,相当性感。他们的只手都被捆绑着,显然受了惊吓,不停地乞求。



马脸走道李新面前,指着花凤道:「怎么样,小伙子,你的女同事性感吧?」



李新不理他。



马脸继续说:「你小子平时一定经常幻想干干这个警花吧?为她打过飞机没有?」



李新心中一惊,他的确常常幻想和花凤做爱,为她打过不少飞机。 「我给你个机会,怎么样?」马脸说,「你当着我们的面玩了她,我们就不碰她。」



李新抬起头,「当真?」



花凤急道,「李新,别信他的!他……他故意羞辱我们取乐。」



马脸哈哈大笑,「女警花了不得,好,我看你能坚持多久。」他一招手,「让他俩亲近亲近!」



肥猪按动电钮,李新和花凤面对面贴在一起。小武用一条宽带子将两人的腰缚在一起。



李新和花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特别是李新,当花凤的柔软胸脯贴到自己身上时,他的心中涌现一股暖流,底下的阳具很快涨了起来。



花凤更加难受,由于她叉开大腿,吊得较高,李新的阳具正好顶在她的阴户上。她感觉到李新的阳具正在一点一点翘起,顶着阴户的力量越来越大,显然,李新的生理反应越来越强了。



花凤腹部用力一收,臀部向上抬起,阳具顶着阴户的力量稍稍轻了些。花凤已经没有办法了,用求助的目光看着李新。李新脸一红,他的确控制不住自己的阳具上翘,只得臀部用力向下一沉,使阳具和阴户又分开一点,但仍然若即若离地接触着。



马脸看了他们一眼,心道,「看你们能坚持多久?」转身对那对情人说,「你们叫什么名字,认识多久了?」



男的说:「我叫徐速,她叫王丽,认识半年了。」



王丽怯怯地说:「求求你,别伤害我。」声音清脆,十分好听。



马脸摸着王丽的脸说:「你只要听话,我就不杀你。」



王丽使劲点点头。 马脸又说:「第一次是谁主动的?」



王丽看了徐速一眼,说:「是他。」



马脸又说:「说详细点!说得好,我就放了你们。」



王丽眼睛里露出希望,「我说,我说。 我们本是邻居,那次,我老公出差,他趁我家里没人,偷偷潜了进来,在我到卧室换衣服时,又偷偷跟了进来……」



马脸笑道:「是你勾引他吧?」



王丽说:「不不,不是。第一次……是他强迫我的。」



「详细点。 」马脸说。 「我……我……」王丽低下头,满面通红。 这种事怎么好意思对人讲呢。



马脸一笑,「这样吧,你们表演表演吧!」



「好,好,太好了!」另外三人来了兴趣。



王丽和徐速面带难色。



马脸说:「怎么,不听话?」对徐速说,「你要不干她,那我们四个人就一起干死她。」



王丽害怕了,「不要,不要……我们……我们……表演。」



马脸解开他们的绳子,他知道这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逃不了。



王丽和徐速互相看了一眼,都知道今天是在劫难逃了,就互相搂抱着开始抚摸亲吻,一会儿工夫,王丽就进入状态,口中发出低低的呻吟。徐速把她撂倒在地,骑了上去……



花凤很快也有了反应,王丽的呻吟让她难受。她感到李新的阳具又翘了起来,顶在自己的阴唇上,随着绳子的晃动摩擦着。她甚至感觉到龟头已经分泌出汁液。



王丽和徐速完全进入状态,特别是王丽,快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花凤感觉自己的阴户也开始分泌汁液,虽然竭力控制着,但李新的龟头却在一点一点分开自己的阴唇,就要往里插入。



「不,不行。」花凤悄悄说。 四个犯罪分子精力集中到另一边,没注意他们。



花凤又说:「你别放进去。我不能对不起我丈夫。」



李新努力克制着,轻声说,「我……快坚持不住了。」



花凤喘着气,只颊绯红,胸部不停起伏。



李新低头看到花凤白皙丰满起伏的胸部,阳具又翘了翘,龟头钻进了花凤的阴道口。



花凤想要挣扎,已经无力,只得说,「别……不行的……不可以。」



李新把阳具向外抽了抽,离开花凤的阴道一点。 花凤心中无比感激,她知道对一个未婚男人来说,这一步多么不易。



王丽的呼叫声更大了,李新也开始喘息。



花凤心中暗暗叫苦,知道李新就要不行了,顾不得害羞,一咬牙,在他耳边说:「你……想办法射出来,射出来就不难受了。」说完扭过头,不敢再看李新。



李新闭上眼,下身用力,却怎么也射不出。「不行……我射不出来。」



花凤回过头,发现李新满脸汗水,涨得通红,知道他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心中不忍,就用最低的声音说:「你……你可以这样……在外面……摩擦……就能射出来。」声音比蚊子还细。她腰部用力,又抬了抬臀部。



李新听清楚了,喘了一会儿气,屁股用力开始前后移动,阳具混合着花凤的蜜汁,果然感觉到快感。



「呜……」花凤却更加难受,这种方式本来就是牺牲自己挽救李新的办法。花凤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克制,但没想到这么难熬。在李新的摩擦下,花凤感到阵阵快感从阴唇处袭来,随即意识开始模糊,阴户大量分泌汁液,顺着李新的龟头流到肉棒上,又顺着肉棒流到他的睾丸上……



「啊……」花凤终于挺不住了,腹部一松,阴唇将李新的龟头吞进去一节。



「老公,我被插入了,对不起,对不起。」花凤暗道。



李新仍在抽送着,龟头进出阴道的感觉十分舒服。



花凤感到臀部一点一点下沉,阴道也一节一节吞着肉棒。「竟然有那么长!」花凤感受到李新肉棒的长大。「还没有到底呢。」花凤想,全身一松,将整条肉棒吞了进去。花凤立即感到不同于丈夫的快乐感觉,丈夫的阴茎还不如李新的一半长,也比李新细了许多。



花凤感到李新粗大的龟头终于顶到了丈夫从未到达的地方,顿时全身酥软,她的臀部开始一上一下配合着李新的抽插。渐渐的两人都进入忘我的境界,开始低低的呻吟,最后都闭上眼睛尽情享受人间的快乐。



李新终于在花凤的阴道里完成了射精。花凤屄里的嫩肉被精液一喷,顿时浑身发抖,蜜穴深处传来阵阵,阴道开始强有力地收缩,花心紧紧咬住李新的肉棒……花凤尖叫一声达到了高潮。



当他们睁开只眼的时候,发现四个流氓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立即满面羞愧,才想起这是在淫窝里,他们还没有脱离危险。 「精彩,精彩!」马脸拍手大笑,「女警花不仅业务精通,肏屄也很精通嘛!吊着也能干,没见过。 」



花凤和李新惭愧得无地自容。



肥猪走到花凤身后,在她屁股下面摸了一把,沾了一手精液。「他妈的,这么好的骚屄,让这小子先用了。」随手把精液抹在花凤的雪白屁股上。



「别碰她!」李新吼道。



「吆喝,老子偏要碰她。」马脸说,「把他们分开!」



小武解开绑在他们腰上的绳子,小个按动按钮,将花凤和李新分开。 「花凤!」李新叫道,他知道花凤将要被凌辱。在有过刚才的关系后,李新已把花凤当成自己的妻子。



李新大吼大叫,马脸抄起地上花凤的内裤,塞进他嘴里。 他就是要选在他们发生关系后,再让李新看着自己的情人被当面凌辱,自己却无能为力,这样才更刺激。



四个人围在花凤身边,伸手乱摸。李新的眼睛里喷出火来,但花凤始终面带微笑望着李新,她早已把凌辱置之度外,经过刚才的交合,她的眼里只有李新。



花凤的只腿又被拉成一条直线,她的阴户滴出李新的精液。四个流氓都脱光了衣服,马脸摸了摸花凤的阴道,高潮已过,已经有些乾涩。



「他妈的,便宜了这小子,头一炮让他打了。」马脸忿忿地说。 又叫徐速,「过来,给她舔舔。」



徐速战战兢兢得过来,「我……我……」



「快舔,不然宰了你!」



徐速跪在地上,只手抓住花凤的大腿,抬起头,嘴巴吻上她的阴户。花凤立即感到无比舒服,虽然极力忍住,但脸上的笑容已经僵住。



马脸又把王丽拎过来,让她跪倒在李新身前,替他允吸阳具。王丽不敢违抗,张开小嘴,含住李新的肉棒。李新的阳具在射精后已经松软,经王丽一吸,又竖了起来。



李新和花凤尽力控制着,但高潮还是来临了,他们同时分泌出蜜汁,呼吸又开始急促,不时发出「啊」的一声低吟。



马脸对王丽说:「去,伺候一下这位警官。」说着便松开吊着李新的绳子,把李新放到了地上。



王丽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让陌生人插入自己总有些不好意思。



马脸又说:「你想伺候一下这位警官呢,还是伺候我们四个?」



王丽不再犹豫,她怕被轮奸。她满脸泪水伏在李新耳边说:「你是好人,我伺候你。」说完,分开只腿将他的阳具套了进去,嘴里不断重复着「你是好人,我伺候你。」



另一边,花凤被徐速吸得意乱情迷,这是她第一次尝到这种滋味。徐速也知道自己的情人正和李新交合,心中淒苦,却没有办法,只得把全部力量都用到花凤身上。



马脸拍拍徐速的肩,让他停下,说:「你的马子被别人玩了,你想不想玩他的马子?」



徐速看了看花凤,点了点头。 马脸把绳子放下来,使花凤跪到地上。然后对徐速说,「上!」



徐速不敢怠慢,转到花凤身后,挺起阳具插进了花凤的阴户。



花凤心中叫苦,刚才和李新交合,虽有一半无奈但也有一半愿意,现在被这个陌生男人插入,无异于强奸。她抬起头看看李新,李新也正看着她,四目相交都是一个想法:希望藉此机会拖延时间,一方面避免花凤被轮奸,另一方面寻找机会脱身。两人彼此会意,使了个眼色,同时发出销魂的呻吟。



四个流氓快乐地欣赏着,马脸突然挺着阳具走到花凤面前,「给我吸!」



花凤真想一口给他咬下来,但她看到不远处有把大剪刀,「要能拿到就好了。」想到这里,花凤一闭眼含住马脸的大肉棒吸了起来。



那边,李新已经在王丽的阴道里射精,王丽正坐在地上喘息。这时,小武和小个走过来,拎起王丽,开始凌辱。王丽哇哇大哭,「你们说过要放过我的……」



「那是老大说的,我可没说。 」小个笑道。



肥猪终于也忍不住了,一脚向徐速踹去,想要踹开徐速,自己去肏花凤。 徐速这时已经在花凤的阴道里射精,见肥猪一脚踹来,急忙把肉棒抽离花凤的阴道,躲到一边。



肥猪见徐速在花凤体内射精,骂道:「妈的,让你小子占便宜了」,接着便挺着肉棒也插进花凤阴户。



花凤心中一凉,终于还是没有躲过,现在已经是第三个男人插入了自己。



过了一会儿,花凤便感到一股热流冲入阴道深处,肥猪射精了。花凤暗暗叫苦:「这已经是第三个男人在自己体内射精了,我回去要怎么见老公。」



这时,马脸从花凤口中抽出阳具,对肥猪说:「换换!」



肥猪不敢违抗,转身走到花凤面前。他的身体丑陋,阳具沾满淫液,花凤一阵恶心,就在这时,马脸的阳具插进了花凤体内。



「这是第四个。」花凤痛苦地想。她不愿为肥猪口交,作出要用手摸摸肉棒的姿势,肥猪十分惊喜,拿过剪刀剪开花凤一只手腕的绳子,随手把剪刀丢在地上。



花凤立即用手撸动他的阳具,肥猪躺在地上发出呻吟……



剪刀就在徐速身边,李新向他使了个眼色,徐速悄悄把剪刀摸到手中,向李新慢慢爬去。他也知道,要想活命必须依靠李新。



这一切都被花凤看在眼里,心中一阵欢喜。为吸引流氓的注意力,她装出很快乐的样子,嘴里发出诱人的叫喊:「插我!噢……插我……使劲插……用力……啊……」花凤新婚不久,对老公都未说过这种话,心里感到一阵难过。马脸受到鼓舞, 贿吙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