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强奸  »  富家千金的女奴體驗1-3

第一章性奴體驗



「嗚??」



我在黑暗中掙紮了一下,這?是什麽地方,我在哪??



眼前一片黑暗,感覺到一個布質的眼罩正在封住我的視力。我的口中咬住一

個塞口球,鼻子被橡膠塞子封住,令我隻能用嘴呼吸卻不能叫出聲音,一絲口水

由我的嘴角流出,我感到面頰快濕透了,說明我保持這個姿勢已經過了一段時間



我的頭上戴著一個隔??音耳機正放著細微得快聽不到的聲音,我側了側頭,

把耳機壓向地面用力磨蹭,「啪~~」耳機移開了一點,令我的耳朵終于聽到外

面的聲音



「嗚?」「唔??唔??」「啊??」「呼?」



各種女性柔和悅耳的聲音,都因爲塞口球而言語不清,這些聲音都在一個不

太大的空間中回蕩著,背景伴有交通工具的發動機聲,令我知道我正被運送到一

個神秘的地方



手腳都傳來酸麻的感覺,我忍著麻痛輕輕活動一下雙手,可以感覺到雙手被

皮質的手套綁在身後。手套緊緊的包住我的手,令我的手指無一絲的活動空間,

雙腳則被並起來向後綁著,小腿和手套被綁在一起,手腳都沒有太多活動空間。



我用力扭了扭腰,身體沒有像我預期一樣轉身,卻有一種拘束感拉住我的身

體,感覺是有人用幾根皮帶把我固定在仰躺的姿勢。這些皮帶連到我的頸環,腰

部,單手套,大腿的位置,令我怎樣也不能移動分毫。



「唔?唔??唔??」(救?救命??放開我??)



我試著叫了叫,但是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我感到身上除了拘束工具就一絲不挂,暖和的暖氣正吹過我的身體,從未試

過在外面赤身裸體的我心?有一點厭惡和一種無力感



「是搞錯人了嗎???討厭??等一下要投訴他們??還好沒有在我身上安

裝奇怪的東西??」我啧了一聲,心?暗暗地回想著情況。



----------------------------



我叫星野亞紀,東京大學心理系一年級生,和我宿舍同房的是我的閨蜜好友

姬宮美莎,她同時也是本小姐的性奴玩具。



這個是我們兩人之間的遊戲,美莎有點M 的傾向,而本小姐我當然是S ,我

們在宿舍房間碰巧發現了對方的秘密,就自然地玩起家家酒的性虐遊戲來了



事情要由我們的兼職開始說起,作爲大學生,當然要兼職打工體驗一下生活。



我和美莎的家庭背景都算富裕,基本上衣食無憂,我的父母爲了經營自家公

司,根本都不想管本小姐的生活。而美莎的父母在一個小城市行醫的家庭醫師,

美莎考上了東大藥劑學就于願足矣,更有本小姐這個心理系高材生室友幫忙照顧,

自然是一萬個放心(小聲地說:女主女奴的關系也算是一種照顧吧?笑?)所以

我們的兼職當然以興趣爲優先了。



周末晚上我會去紅燈區一家戀足辟酒吧客串一下公主,就是賣藝不賣身的服

務人員,因爲本小姐未夠法例規定的20歲呢??



說起來真不明白爲什麽那些臭男人會喜歡本小姐的腳丫「你們要是那麽喜歡,

那麽我就用力踏壞你的那話兒好了?但是要等我滿20歲之後啊??笑??」我通

常會叉著腰嬉笑著應對這群抖M 男無聊的要求



家人方面怎麽看我的兼職?他們很贊成啊~~老爸說「服務員很好啊,可以

磨練人的意志,亞紀你要加油,好好服務客人,我現在要開會了,下次再說??

咇?咇?咇?」



對,我的家人就是這樣子??



我隻夠時間在電話告訴他我在做兼職服務員,那也沒有差太多吧,反正戀足

酒吧也是服務業,他們贊成就好了??笑??



事情發生在有一次,我離開兼職打工的酒吧時,突然收到一份傳單,趕著坐

尾班電車回宿舍的我也沒有細看,隨手塞進包包,後來才發現是有趣的東西呢。



「我回來了?」當我回到宿舍時,剛剛去緩助交際的美莎已經在書桌前開始

卸妝「歡迎回來?」她隨意地應答了一下



我把包包扔到床上,把鞋子脫掉,隨便問「今天緩交的情況怎麽樣?有浪漫

浪漫的氣氛嗎???」



美莎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一邊抹去化妝邊答「差評,那個大叔超級短的,

又不停揉人家胸部,好討厭??」



我一邊脫下黑色的工作用絲襪,一邊笑著說「疼痛不是很適合你這個M 女嗎?

我的笨蛋女奴」



美莎對我做了個鬼臉「人家不是疼痛系啦~~總之急色的男人都是討厭的東

西??」



我把傳單放在美莎的桌上「看看這個,你會喜歡的?」



傳單上有著一個戴著黑色眼罩的女孩,她口中含著一個紅色口球,雙手被緊

緊地綁在背後,身上穿著黑色的皮衣,把她豐滿的胸脯托起,頸上有著紅色頸圈,

上面吊著一個銀色的金屬牌表明她的性奴身分,由她的臉部表情看起來,她像是

快要高潮的樣子。女奴的身邊有一個穿紅色皮衣,拿著皮鞭,看不到樣子的女人,

估計應該是她的主人



傳單上巨大腥紅的字體寫著「第三屆女王與性奴體驗營」



「由于之前的體驗營大成功,本機構決定舉辦新一屆的女王與性奴體驗營,

爲有興趣成爲女王,或者女奴的你,提供適當的培訓體驗和實習的機會,完成訓

練的學員可以自由選擇加入作爲職業女王或女奴,或者回複正常生活,體驗營費

用全免,還會有培訓資助???」



我笑著對美莎說「美莎不是常常說,我這個主人不夠心狠手辣,想試試專業

人士的調教嗎?正好本小姐也可以學學怎樣虐待你這個笨女奴??」



美莎放下了卸妝棉,看了看我「那個??認真的嗎???會不會很痛的??

我怕來真的我會受不了??」



我拍了拍美莎的頭「笨蛋?來真的又怕了?看這??參加者可以事先安排接

受和不接受的範圍,也會保證安全措施充足??看到了沒有?我們可以指定程度

的,不用擔心啦」



美莎問「這種應該是連續幾天的活動吧,又訓練又體驗什麽的??還有??

亞紀主人請你不要穿著內衣褲四處跑??」



「是連續兩個月的體驗啊,剛好她們有一個檔期配合暑假,反正都快放假了,

我們學期完結一起去報名不就好了」然後我叉著腰「還有??美莎,人家剛剛回

來才脫了絲襪,還穿著內衣都給你介紹了?你竟然笑話本女王?看我怎樣收拾你

這個淫娃!」



我轉身就去找床底下的「寶物箱」,然後我們兩人又渡過一個充滿歡樂,愛

和淫蜜的夜晚



----------------------------



餓肚子的感覺再一次把我拉回現實,身體?傳來滿滿的尿意



討厭討厭??本小姐填表的時候寫了要當女王的,他們不會把本小姐和笨蛋

美莎搞混,把人家當成女奴了吧??



這時候嘴?的塞口球有一些流質流體灌進我的嘴巴,味道有一點點腥,有點

黏黏的,鹹鹹的味道,液體的量十分多,很快灌滿我的嘴?,我隻好不停吞咽這

種味道古怪的液體以便繼續呼吸。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液體的灌輸停下來,隻留下口腔?的古物味道和口感。

因爲喝了不少東西,肚餓的感覺得到舒緩,但是尿意卻變得更強烈



我咬了咬牙?還有多久才到??討厭??反正在這?沒有人看到吧??



我輕輕的放松緊繃著的括約肌,一條金黃色的水柱由下邊噴出,涓涓的水柱

碰在我躺著的金屬闆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唔??」第一次在陌生的環境,手腳失去自由,感官受控的環境下尿尿,

溫暖的尿液流過我的屁股,而我卻不能移動身體和清潔,羞恥感我感到臉頰紅得

像個蘋果



「喂??怎麽這件原料在噴尿了??還要一邊不停浪叫??」我聽到一個男

聲在說道,他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什?什麽時候??引擎聲怎麽停了??到了嗎???所以??他看到我小便? ??

羞恥感屈辱感立即占據了我的心靈,本小姐從來沒試過被人看著小便的??



在被發現的緊張感下,雖然隻是尿了一半,但我隻能用力夾住大腿和括約肌

去暫時停止小便這個生理反應,脹滿的不適感覺令我不禁用力咬了咬牙



我突然感到一隻粗糙的手用力地揉捏著我嬌嫩的雙峰「啊??唔??」被長

時間嚴格拘束的我隻能弱弱的扭動一下身體以示抗議



「就由你開始吧??我看看??」他一手把我的眼罩拿走「呵呵?是個美女

啊??」



我張眼看看四周,雖然光線不太強烈,但我的雙眼也用了一點時間去適應光

線。



眼前的他身上穿著深藍色工作服,面上戴著口罩令我看不到他的表情,由後

面的陳設看來,這是一台集裝箱貨車,集裝箱兩邊放置了幾層金屬托架,每層都

躺滿了一個個被工具固定拘束的女孩,她們都在眼罩的黑暗中發出無力的呻吟聲



我用屈辱的眼神瞪著眼前的男人,他色迷迷的按摩著我的乳尖,另一手慢慢

移向我的小腹來回打圈



「啊??」我隻能用力咬住口球忍耐著



不??你想幹什麽??



尿尿時被中斷的感覺令我身體不太舒服,但是看著這個色迷迷的男人,我隻

死命的忍耐著尿意



「你剛才沒尿完?還在夾著腳都在發抖了,應該忍得很辛苦吧??」他摸了

摸我的尿道口,奇怪的刺激感覺讓我冷汗直冒,我隻能咬住口球不斷搖頭抗議。



「我們要先排清原料的尿水啊,不然到處噴又要我清理了,我最討厭原料到

處尿尿的??」男人突然把肚臍上的手收成拳頭,用力一壓我的肚臍下方,脹滿

的膀肛受到壓迫,令我立即失禁。



「不??啊??」積累的尿液得到解放,令我的身體得到一絲絲的快感,我

弓起腰背,身體自然地享受著解放的暢快感,但是我的心靈卻承受著強烈的屈辱。



被強行放尿,身體全裸,全身拘束,陌生環境,色迷迷的男人,這種種討厭

的元素融合在一起,構成了注滿我心靈的屈辱感和厭惡感。



我狠狠地瞪著男人的身影,如果眼神可以殺人,他已經死了十次,如果我沒

有被塞咀,我已經用髒話痛罵了他。但是我隻能看著他嬉皮笑臉,用處理牲口一

樣的眼神看著我。



「本小姐不是性奴,是你們搞錯了。」我心?呐喊著



「我喜歡這個眼神,是一個火爆的妹子呢??」男人又搓揉一下我的胸脯,

然後在旁邊的機器面版調整了一下「爲免你掙紮,先再睡一會兒就好??」



「什麽??」我感到口中的輸液管傳來一陣廉價的水果糖漿味道,因爲鼻子

被搗住,爲了呼吸我隻能咽下這奇怪的液體



這是什麽??本小姐才不是女奴??



我咬住口球努力大叫,但卻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一陣睡意襲來??可惡??我一定要投訴??你這個討厭的人??還有查查

是誰搞錯了??



我就這樣沈沈的睡過去??



此時的我還不知道,等待我的是更加殘酷無情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