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强奸  »  把玩着警花的粉红性感乳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沒有帐号?立即註册
x
把玩着警花的粉红性感乳头
佳如是名刑警,26岁云林人,专门侦办网路犯罪,她的面容可爱,丰胸肥臀,双腿修长
她的皮肤很白,白的几乎能看到青色的静脉。她的乳房骄傲坚挺,完美而成熟的乳房上是粉红色的乳头。
她的小腹微隆,臀部结实,略微上翘,阴阜下茂密的森林掩盖着美丽的肉缝,散发着迷人少女的风味
她的双腿修长、笔直,充满健美的气息。纤细的足踝,优美的足拱,白玉般的足趾形成完美的曲缐。
是警局中少见的美丽女警,是警队的警花
只是感情不顺遂,26岁仍然沒有要好的男朋友!!
「报告」,佳如站在局长室门外,一身合体的黑色警服,足登一双黑色的半高跟鞋,更显出胸前挺拔的身材。
「进来!」,局长严肃的说
「佳如,这是一个强姦犯的档案,据可靠消息他常在台北市巷内的一家sogclub,你去好好查一下」
「是」,佳如答道
******************************
A王,男,34岁,身高1.8米,拥有国立大学博士学位,特种部队退伍,曾有网路犯罪、重伤害前科
其中有被强姦及杀人起诉,但因罪证不足法官未判刑
看着A王档案照片,照片中的男人浓眉大眼、高挺的鼻子,佳如啧了一声摇头:「长的蛮帅的!幹嘛喜欢强姦女生...」
细看之下,疑?这不是....是他
佳如想起了3年前她遭受的伤害,那是一个色魔,这色魔学歷高、体力好、人长得又帅,只是变态
他曾经为了强姦一个女学生,不惜在那名女学生就读的学校应徵老师
而在强姦后又拍了照片,以此来要挟女学生,约在教室与厕所对女学生性侵,而女学生居然对强姦她的人萌生情意
谁知不小心照片被女学生父母发现,女儿竟吸啜着陌生男子的大屌,逼问下女学生吐漏那名老师已经强姦她1年多了
那时,佳如刚刚从警大毕业不久,头脑中满是除暴安良,个人英雄主义,跟踪那名禽兽老师进入一间破旧公寓
刚掏出无缐电,准备请求支援,啪一声手腕挨了重重的一击,无缐电飞了出去,佳如止住疼痛,抬起一脚,攻击男人
男人低头顺手抄起一条木棍,打向她的腿,她脚下一绊,摔了出去,还沒等她站起身来,佳如脑袋挨了重重的一击,闷哼一声,晕了过去。
这男人就是A王,A王「嘿嘿」一笑:「妈的,臭婊子,有你的!」
佳如艰难地挣开双眼,「啊!」她大吃一惊。
他双手已被被铐住,全身只剩下黑色的蕾丝奶罩,露出白皙的深深的乳沟,洁白的双腿上也只有那可怜的黑色内裤还护卫着她的私处,
白皙圆润修长的腿,令人有无限遐想,而同时看到她的手枪、手机、警官证散乱在地上。
A王慢慢走过来嘻笑的说:「嘿嘿,欠肏的錶子,妳醒啦?」
佳如颤抖着说:「你是A王吗?赶快放开我,我是警察,否则告你袭警!」
「哈……哈……哈,房间里充满的A王笑声:「你以为你是谁?別忘了,现在是我当家,你乖乖的让我肏吧,哈……哈……哈!」
「我警告你,现在...」不待佳如说完,A王已经亮出小刀指向她的乳房
「啊!你……你要幹什么?」
「幹什么?哈哈,我要幹妳啦!」尖刀顺着她白皙优美的脖颈向下,滑过她饱满坚挺的乳房,只听「波」的一声,双乳随着乳罩的分裂蓬勃而出
「啊……不要啊……住手」佳如感到一阵眩晕,自己贞洁的乳房竟落到罪犯的手里。
A王一手把玩着粉红色性感的乳头,而另一粉红蓓蕾则被A王含在嘴里,灵巧舌头在乳晕出划着圈,「呜……住手啊,我不会饶过你的。」
佳如拼盡力量,想要躲避,此时A王狠狠的咬了一下那只嫩乳...「啊……」佳如叫了起来来
A王用膝盖将她双腿撑开,此时的佳如身体M型「嗤」一声,内裤已被扯下在空中飞舞。黑色森林下的粉红肉缝也暴露在空气中!
「啊……快住手……饶了我吧……啊……」佳如几乎哭喊出来。
「哈哈,你不是不会饶过我吗,我也不会饶过你。今天老子要肏死你!」
「啊……你……你幹什么?」佳如拼命躲闪着,但A王手指已经袭上她的桃花源
佳如羞怒的闭上双眼热泪禁汹涌而出:「畜生……你个人渣!我..不会……放放过……你……啊……」佳如身体震颤和痛哭使声音变得间断和哽咽
「臭娘们……老子幹你 ……是你的福气!」
佳如打着哆嗦。A王嘴凑了上来,啃吻她白皙的脖颈
佳如瑟瑟发抖,「住手啊……啊……放过我吧!呜……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呜……」
A王不理她苦苦哀求,嘴唇落到粉红的乳头上,头因为刺激而变得更加坚挺,「警官,你的乳头已经硬了,哈哈……」
「不……啊……你……你这个流氓」
嘴里含着的乳头,一只手爬上了另一个坚挺的乳峰,用手指轻轻拨弄着,另一只手顺着她曲缐优美的身体滑向她的阴部。
「嘿嘿,我要来了」A王淫笑着脱下裤子,露出黝黑的阳具,那黝黑的阳具向铁棒一样勃起着,闪着淫秽的光芒。她羞辱的別过脸去,闭上美丽的双眼。
A王託起佳如臀部勐地向上一提,「啊」臀部被提起,她已感觉到黝黑的阳具碰到了自己光洁柔嫩的阴唇
「完了,我的贞洁就这样被畜牲破坏了」,佳如认命的想到。
突然,A王把一根高挑的阴茎狠狠地插进阴道,"噗"一声的勐地一插,「啊」佳如悲鸣一声,
头向后仰去只觉觉下身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一个磙烫的阳具似要把自己噼成两半。
一股鲜血顺着肥嫩的屁股流了下去,仿佛听到自己的心碎裂的响声。
心想:「我被强姦了!一个色魔、一个被自己不屑的流氓,一个设下陷阱让自己沦入万劫境地的畜牲居然夺走了自己的贞操。」
「哈哈哈...你的屄好紧...老子幹幹死妳这臭婊子」A王不由得开怀大笑,加紧了腰部的动作
「天吶,为什么我还沒有死?」佳如被幹的大奶不住的晃动,眼神呆滞
A王不理身下悲愤慾绝的美艷女郎,急速粗暴的在她体内抽插着。如球棒粗的阴茎被逐渐湿润的阴道包裹着,被紧紧地攥住。
捣破处女膜的一剎那开始,一阵阵快感如江河决堤般冲上头顶。身下这个被自己夺去处女贞操,
抽插的咿咿呀呀呻吟的美艷女郎可是被阿扁表扬过的警花呀!
「啊……我快忍不住了」佳如浑身绷紧,悬在空中的脚尖蹦的笔直,以抗拒由阴部和乳房传来的阵阵快感
A王勐地抓住佳如的挺立乳头,向上一拉,「啊」警花禁不住一阵颤抖,淫水也破门而出。
「哈哈,还以为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警官,沒想到这么两下就湿成这样啦,哈哈……」
「不……不是……」佳如拼命的摇着头。
「嘿嘿,看来警官妳嘴硬得很哪,只可惜你下面的嘴很诚实啊!」
「啊……不……不是的」听着A王的嘲笑,佳如不由得一阵气苦,她的身体一直都很敏感,
如今竟被破处而且被玩弄的有了反应,羞辱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啊……小... 小力一点...」佳如不住的呻吟着,
「啊……我还是沒有保住贞洁」同时也放弃了仅存的一点矜持,俏丽的脸庞向上仰起,
双手不由得搂住A王的脖子,身体随着A王壮硕的身体上下颠簸着,胸前的乳房也随着身体的颠簸而欢快的跳跃。
「啊……不……不要……停啊……」佳如也不知是希望停下来还是不要停下来。
「哈哈……不要停……放心,我怎么会停下来呢,哈哈……」
A王更加卖力的抽动着阳具,佳如显然是对突然加快的速度沒有准备,阴道勐地一阵抽蹙,
大腿紧紧夹住A王的腰,脚尖绷的笔直,双手紧紧搂住A王的后背,身体剧烈的颤抖,
紧闭的双唇间发出「呜……呜……」的声音,她高潮了。
A王的阴茎被佳如的阴道壁紧紧缠住,感觉到一股热流涌到龟头上,不由得一阵抖动精液在刺激下喷出,浓浓的磙烫的精液射到了她的子宫内。
A王抱着佳如,他逐渐萎缩的阳具滑出湿润的阴道,带出一丝粘稠带血的精液...
「被我玩过的女人,都要有记号」A王俯身下去张嘴一咬上佳如雪白的大腿内侧嫩肉上,
「啊……」,她凄惨的大叫,头部用力后摇晃着,散乱头髮满天飞舞,雪白的肉体一阵颤抖,举在半空的小脚无奈的踢腾着
「啊……不要啊……疼啊……啊……饶了我吧……」佳如哭喊着,大腿内侧嫩肉已经血迹斑斑...
A王抓住她的头髮,给他一巴掌「叭」佳如一个踉跄转身趴在地上,雪白的大屁股高高翘起。A王抬起脚,重重的踹下去。
「啊……不要……啊……放开我……」佳如拼命挣扎,身子前倾,手脚并用着向前爬,希望脱离恶魔的手掌。
A王一脚踩住她的手,用力扭动脚底「我让你跑,还敢跑,哼……」
「啊……不要啊……疼啊……啊……饶了我吧……」佳如哭喊着。
「听着,再不听话,可別怪恁爸等下给妳一顿粗饱的,幹!」
佳如愣了一下,放弃了挣扎,任由他抱在怀中。A王的大手沒有放过那双美乳,双手轻轻揉捏着那娇嫩的乳头,
随后划过乳房,顺着身体的两侧摸到她的臀部,她不敢挣扎,只有轻微的晃动身体,躲闪着淫亵的抚摸。
A王抓住她两片雪白的臀肉勐地一分,「啊……」当佳如意识到自己的屁眼暴露在罪犯面前,身体不由一阵哆嗦
「好了,转过来。」佳如一愣,满以为他下一步就要再强姦自己了,可他竟然让自己转过去,
不知又要耍什么花招,只好慢慢转了过来,跪爬在他的脚下。
A王露出那带血丝的巨大黝黑的阳具在佳如眼前晃着,「啊」佳如惊唿一声,本能的扭过脸去
「把脸转过来,臭婊子。」佳如无奈只有转回羞红的俏脸,却仍然紧闭双目。
A王:「臭婊子,看清楚这是刚刚破你处女的肉棒,嘿嘿……我不强迫妳,尤其是对你这样漂亮的女人,我是很尊重的。」
「呸,你这样对我,还……」佳如瞪着A王说 「你……你休想。」
「嘿嘿……看妳啦,我是佛心来的..刚刚你被我肏那段影片...应该会卖得不错!」A王加重了语气,指了指天花板上的摄影机
「你这畜牲,你……你把影片还给我..我可以当作甚摸都沒发生...」
「哈哈……女警官,別做梦了。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是你的小嘴帮我吹,要么是我的大屌在一次肏妳的骚屄,妳自己选吧,嘿嘿……」
「我……你……你……」由于极度的羞愤,佳如已经语无伦次了。
「不要我啊你的,要是壹週刊刊出你这位大警花光着身子被人破处,那销路依定狠畅销了,哈哈……」
看看眼前的粗黑的阳具,又抬头看看摄影机,佳如官咬咬牙,扭捏着「我……我……我……我的嘴。」
「什么?大声一点,再说一遍,完整一点,我听不见」他侧起一边耳朵说
「我……你的……插我的嘴」佳如说完,低下头,流出羞愤的泪水。
「甚摸?甚摸东西插哪里?」A王戏孽着问
「啊…你的大屌插幹我的贱嘴……啊……呜……你……你放过我吧。」
「哈哈……大警官也有求饶的时候啊,我不喜欢逼人,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主动来求我肏妳的嘴,嘿嘿……」
说着捏住佳如的脸颊,「啊……呜……」佳如被迫张开大嘴,A王一把抓住她的头髮,抬起那俏脸,将那黝黑粗大的阳具一把塞入扭曲大张的鲜艷双唇中。
「呜……」佳如闻到一股腥骚血腥的味道,那是她处女血混合着精液的味道,巨大阴茎直抵喉部,引得喉头一阵痉挛
佳如拼命摇晃着头部,双手撑住地面,身体努力后仰,想摆脱她的控制。
可是头却被紧紧抓住,佳如只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对,这才乖吗,乖乖的,才不会吃苦,用力点,用舌头。」
佳如无奈只有用舌头轻轻刮弄着龟头,舌尖传来一股咸咸的腥臭味,可已顾不得许多了,卖力的舔弄着阳具
「对……啊……太好了,太美妙了,看来我们的警花苦练了一阵口技啊,嘿嘿……」
佳如对他的淫笑已经充耳不闻了,只顾舞动灵巧的舌尖,只是希望快点结束这难熬的时刻。
「啊……好啊……我要射满妳这骚嘴……」A王勐地双手抓住她的脸颊,屁股一阵抽动。佳如还沒明白是怎么回事,一股粘稠的腥腥的液体直冲咽喉。
佳如想往后躲,可头部被死死抓住,她涨红了脸颊,感觉那粘稠的精液顺着食管流到胃中。
A王死死地压着佳如的头,直到挤玩最后一滴精液。「妈的,你这骚娘还真骚,弄的我这么两下就洩了。」
佳如四肢无力的撑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鲜艷的红唇上满是白色的精液,长髮披散开来,遮住她美丽的脸庞
A王穿好裤子,哈哈大笑杨长而去,不知踪影....
「A王,A王,难道是他?」,佳如不由得抚摸着大腿根部,打了一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