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女友的淫逼被人插

午在家吃饭的时候,就感觉坐在饭桌对面的老婆脸色不太好, 话也不说只是低着头默默的吃饭,不象平常的时候总爱老公长老公短的劝我吃菜。刚刚吃了小半碗就独自坐到沙发上去喝水,久久的端着喝空了的茶杯,眼神也不知落在了哪个地方。看上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问她怎?了,她只是含煳其词的摇摇头说:可能有点感冒,头有点不舒服。 我也就沒有太在意,只是叮嘱她吃完饭吃点药,想休息的话就给公司?领导请个假,多註意身体。 张先生不等我说话,又连声道歉送张先生和他的秘书小王出了酒店后,我也乐的可以休息半天,于是也就打车回家。
到家门口,我轻轻的把钥匙插进门锁?,打开门,生怕吵醒午睡的妻子。 一进门,我就发现门口的鞋架上多了一双粗大的黑色男式欧板皮鞋,“谁会在中午大家出门上班的时间到我家来呢?”我不由的纳闷。再说就算有客人在家,也该在客厅?坐呀,更何况家?只有老婆一个女人在,怎?客厅?沒人?
正纳闷之时,我突然听到卧室?传出了男人说话的声音,心?不由觉得奇怪,我老婆一个人在家?,来了男客怎?会带到卧室?去?于是我脱了鞋,光着脚悄悄的走近卧室的门边,门沒有关严,从留着的一条门缝?,我被我所看到的景象震呆了。
一个长的油头油脑的大肚男人光着上身躺在我的床上,我的老婆背对门的方向侧身坐在床边正在给这个男人收拾脱下来的上衣。 我立时感觉我的胸腔内腾起有一团灼热的怒火,熊熊火苗在无情的灼烧着我因为气愤而狂跳的心,心室?沸腾的血沿着大动脉一股一股的有力喷涌到大脑,不停的涌上来,越积越多撑的七窍都在膨胀,似乎倾刻之间就要从眼睛、鼻孔、耳窝?迸出。我?腿就要踹门,但就在这一瞬间,我停住了半空中的腿。
一个猥亵的念头跳出来占据了我的思维打败了我的理智,一种偷窥的快感邪恶的挡在我的面前。它在我的脑海?极力的挑逗和怂恿着我:任何男人都无法忍受自己女人的肉体被另一个男人占有,更何况是当着自己的面去进入她的身体。但任何一个男人又都沒有能静静的在不为任何人知的情况下亲眼看到自己所爱的人被人侵犯的整个过程的机会,而且还是真实的现场偷窥。而眼前你能,你有机会在沒有任何人知道包括你老婆和这个胖男人知道的情况下看到她和別人私通。 这个卑劣的念头在极力寻找我内心深处骯脏的思绪,它在搅起我内心世界?的另一个我的共鸣,它在搜寻我最无耻最下流的能激起我相信它、顺服它的东西来和它同流合污,它想要说服我,极力的让我产生了一种猥亵的念头,极力的让我放下?起的愤怒的腿,极力的让我从内心?产生想静静的偷窥我老婆在別的男人跨下的模样的念头。
“我老公下午去谈合同,但也许会很快回来的,你不是说好不会来我家打扰我的吗?求你了,你走吧,我晚上来找你不行吗?赵总!”这是我老婆的声音。
“我就想在你家?,你老公的床上操你,你老公今天下午去谈生意应该不会太快回来,你怕什??不要再?嗦了,快点把我带来的东西都拿出来吧!”那个胖男人边说边用手扯着我老婆的头发拼命的向下拉。
“疼,你弄疼我了,你放手呀!”老婆用手拉着那男人扯头发的一只手小声的叫着。
“快点,先让我亲一下嘴。”男人并沒有放手的意思,反而越用力的把我老婆的头拉向他的嘴边。
老婆的嘴被胖男人肥厚的嘴唇完全包了起来,胖男人刻意的发出“??”的亲吻声。却仍不松开扯着她头发的手。 “吸我的舌头”胖男人伸出长长的舌头命令 老婆只能疼的皱着眉头勉强的张着两片勾勒的十分妖艷的嘴唇去吮着那肥大的舌头。我能断言,老婆今天化装的暗红色口红和这样妩媚的唇缐是我结婚两年来从沒有见她化过的。我相信这是为这个胖男人特意化的。
“嗯,真爽,他妈的,你的口水都是香的”胖男人亲了一阵后,放开我老婆“你老公真是有艷福,能找到你这样的女人,可是他却不知道老子给他了一顶帽子带。哈哈…”胖男人得意的笑起来,笑声似一把剑,刺穿了我的心脏,血从穿透的伤口?喷射在我的五脏六腑。
“快把衣服脱了吧,让老子今天好好的在他的地盘上操你一次。”
“只这一次好吗?我真的很怕,以后別来我家了,在其它地方我都答应你行吗?”
“別他妈的废话了,快点脱吧,老子鸡巴都硬的难受了。今天要好好的在你老公的床上替他好好操操你这个骚货,快脱!”
胖男人粗鲁的沖老婆说道。胖男人随着阴茎插入到她嘴?,不由发出了阵阵满足的呻吟。
“看看,这上面粘着的是什??” 胖男人把阴茎从老婆的嘴?抽出来,挺到她的眼前问道。
“我的口红,和口水”老婆看着脸庞前的这根粗大带着口水反光的阴茎回答到
“不,是你的淫水,是从你上面这张阴道?分泌的淫水。”
“是,赵总,是从我这张阴道?分泌的淫水”
“我现在想要用粘着你口红和口水的阴茎抽你淫荡的脸好吗?”
“请赵总用你阴茎抽打我这张淫荡的脸吧!” 此时的老婆似乎也沒有开始时的羞耻感,从她双手仍托着的此时随着有些急促的唿吸开始大幅度的一起一伏的乳房。我相信她已进入了一种性的淫乱的境界,对即将到来的性虐待产生了莫名的期待。
胖男人分开腿跨在老婆的肩上,把老婆的整个头部夹在他的胯间,左手扯着老婆的头发向后拉仰起她的脸,右手握着自己阴茎的根部,象握着一条肉鞭一样,开始一下一下的用阴茎打在她的脸上。阴茎打在脸上发出啪啪的肉响声有节奏的传进我的耳朵?,我感到心脏的跳动已经达到了一种极速,我按着胸口,仿佛在按在那颗要蹦出胸膛的心脏。我羞愧我自己如此的下流,看到自己老婆被陌生男人象性奴一样的虐待却无动于衷,反而会产生性沖动,反而希望这样的虐待更持久更疯狂。胖男人边用力的抽打着老婆,边不时的问“是这样打吗?嗯,是这样吗?” 老婆被每一下重重落下的阴茎打的皱着眉头紧闭了双眼,左右轻轻的扭动脸庞象是想躲闪,又象是在用不同的部位去迎接阴茎的抽打。老婆的这种反应似乎也正是胖男人所想看到,因此她招来一通更勐烈的抽打。持续不停的啪啪声伴着胖男人低沈短促的鼻音回荡在整间不大的卧室上空。老婆开始小声的从喉头发出喃喃的呻吟声 “嗯..嗯...啊..” “打我吧,赵总,打我淫荡的脸,就这样,就..就...这样”
此时的老婆脸部表情开始显的迷乱,这是怎样的一种快感,怎样的一种满足。我能清楚的看到老婆因兴奋和激动而上下不断滑动的喉部运动,听到她越来越急促的唿吸。老婆的呻吟声音也开始变调,变的越来越吭奋。“抽死你,抽死你,骚婊子”胖男人越来越兴奋,每下打的更有力,老婆的脸庞上粘了越来越多的阴茎上敷作的口红和口水,充满了淫秽的神色。在很弱的卧室光缐?泛出让人神迷的淫光。
胖男人粗野的动作,粗秽侮辱的语言不再令我反感,不再令我感到深受侮辱,反而更激起了我更强的性沖动,我甚至开始对自己刚才沒有沖门而入感到庆幸,我甚至无耻的在希望他再粗暴一些。 胖男人似乎抽打累了,放开了扯着老婆头发的手,双手叉着腰,挺直了粗大带着口水反光的阴茎命令道“好了,该你好好侍候我一下了。好好给我吸一阵”  老婆睁开带着迷乱甚至有些陶醉的双眼,双手仍托着一对浑圆的乳房,但奶头明显开始膨胀,仰起头嗍着嘴亲那胖男人的龟头。 “把手背到后面,象被捆着一样。”胖男人边说边把老婆的一双手移到她背后,双手交叉扣着。 她那因吮吸而深陷的双颊,性感的嘴唇,上下来回不间断的套弄着粗大的阴茎时的沈醉表情,这一切都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疯狂。口腔?聚积的越来越多的口水,使每一次的套弄都发出比先前更响的声音,阴茎因出出进进而带出的口水使它折射出更强的反光,老婆嘴唇上轮廓分明的唇缐开始变得模煳,暗红色的口红开始被溢出的口水带到唇缐外的其它部位,一切都显的如此淫秽。胖男人用手铐,反铐着老婆的双手,再次命令她跪了下来。胖男人这次却不急于折磨她,反而远远的站在一边看着这个赤裸美丽的女人,让她?头看着自己,然后慢慢的移动双膝,挪到他的胯前来。胖男人用手托起老婆的脸命令到 “说‘赵总,请允许我用我的淫嘴代替我的阴道来为你的阴茎泄火吧’”“赵总,请你允许我用我的淫嘴代替我的阴道来为你的阴茎泄火吧” 老婆闭上了眼,小声的重復着。啪的一声,胖男人不太重的打了她一个耳光 “妈的,不情愿吗?说的象蚊子叫” “赵总,请你允许我用我的淫嘴代替我的阴道来为你的阴茎泄火吧” 老婆睁着眼睛,又重復了一遍。“哈哈哈,对了嘛,这样日起你来才过瘾嘛” 胖男人用两手按着老婆的头,又开始把阴茎慢慢的向老婆嘴?滑进。 整个卧室?又开始回荡起口交时发出的特有的咕噜声,湿润的咕噜声。 胖男人因为反铐了老婆的双手,就更加肆无忌惮的挺送着阴茎,狠命的抽插起来,每一下的深入,都能听到老婆喉咙深处发出的咕咕声和间或因太深而发出的反胃幹呕声。阴茎的深入喉交,使老婆的口腔?产生更多的粘性唾液,不少的粘液被偶尔因要做长距离沖刺而拖到嘴巴外来的阴茎带出口腔,顺着嘴角滴落到她的乳房和地板上。“我厉害还是你老公厉害?” “说话,是我的阴茎厉害还是你老公的厉害?” “赵总,求求你,不要这样问好吗?” “觉得对不起你老公吗?哈哈…老子就是想要你的这种感觉。真爽!来,让我继续替你老公好好的操操你”胖男人一把提起老婆的头发,向上扯。老婆忍着疼跟着站起身子,刚站直又被胖男人一把推倒在床上。
“睡下,把头悬在床边,让我继续来操你嘴巴” 老婆双手被反扣在背后,只能吃力的慢慢平躺下身体,胖男人却用手扯着老婆的头发按他的要求让老婆调整着身体的方向。 老婆的头被悬在了床尾,脸正好处在站在床尾的胖男人的跨中央,胖男人欣赏着这具美艷的女人的赤裸的肉体,跨间的家伙有节奏的兴奋的轻轻跳动着,胖男人终于再次挺起那粗壮的阴茎慢慢的插进她的嘴?,这次胖男人似乎温柔了许多,一只手撑在床边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一只手在老婆的乳房、小腹来回轻抚着,腰部慢慢的挺送,让阴茎不紧不慢的抽送着老婆的嘴。